第248章 狄仁杰,我要杀了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48章 狄仁杰,我要杀了你

“什么,你竟然怀疑是驿馆中人将赤乌国使臣杀害,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楚帝,楚国之臣都是如此口出狂言?他可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两位使者何必如此惊慌,包拯并没有说是你们刺杀了白枫木,难道你们是做贼心虚?” 包拯一句话说完,六国使臣瞬间哑口无言,楚非梵抬首看了眼众人的样子,嘴角噙着笑意:“包拯,你继续!” “赤乌使者白枫木死于一剑之下,包拯问过驿馆中所有人,能有这样武功的只有六人,他们分别就是六国的护卫将军,太叔魏将军身为赤乌使臣的护卫,他是绝对不会监守自盗的。” “所以凶手就在其他五国的护卫将军中,但杀人者非一人而是两人合力为之。” 听到包拯的声音所有人面面相觑,战战兢兢,纷纷左右环顾。包拯身影骤然从地面上腾起,目光停留在驿馆中负责接待的管事身影上。 “从表面上看白枫木使者是死于昨夜凌晨,其实他是死于昨天黄昏时分。” “黄昏时分?” “不可能,黄昏时分正是驿馆晚宴的时候,大人当时和我们一起用的晚宴,他怎么可能是哪个时候死的吗?” 太叔魏神情愤怒,目怒注视着包拯,声音冷冽的反问道。 “太叔魏将军,包拯之前问过你白枫木使者昨天有什么不同,你说他昨天晚宴之后称身体不适就早早回去休息了,对吗?” “的确如此,当时很多人都知道,大人用膳到一半说自己身体抱恙就先回房间休息了。” “没错,就是在白枫木使者返回房间后,他就被人杀害了。他之所以会觉得不舒服那是因为他的饭菜是被别人动过手脚的。先前包拯和狄大人在仵作那里得知,白枫木使者胃液里发现少量的蒙汗药残余,这就足矣表明有人在他的饭菜里下了药。” “刚才我问过所有人大家都知道驿馆中的饭菜,都是有管事大人亲自派人送给各国使者的。所以在饭菜中做手脚之人就是管事大人。” “哈哈,楚帝,楚国之臣都是如此一片胡言,妄下定论的?” “管事负责送菜,他就是下毒之人,如此说法当真让人不能信服。” “那是因为管事大人是天代国的子民,他如此做法只是为了挑起储赤乌和楚国的战乱,如此以来诸国的注意力就不会放在天代国了。” “管事大人不知包拯说的对是不对?” “没有,小人没有杀害白枫木大人,小人根本就不是天代国子民,这简直就是血口喷人,找不到凶手想让小人做替罪羊。小人只是普通的百姓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一剑封喉杀死使者大人?” 管事大人跪地,整个人瑟瑟发抖,声音颤抖的说道。 “那是因为有人在帮你!” 狄仁杰突然站了出来,眸光打量了下地面上的管事,声音坚定不已的说道。 “包拯你是天代国子民,你不呼喊冤枉,那就想让本大人来证明你的身份!” “天代国人生活安逸富足,所以他们每逢月底天代国百姓家里都会大吃一次,他们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各种动物的肝脏,而且每次盛宴之后家中男丁都会沐浴上香,已敬祖先。” “天代国的先祖为了彰显国家的强大,数百年前他们就将一些文字加以改动,时至今日虽然战争大陆的文字已经统一,但是天代国百姓还是会下意识的书写出属于自己国家的文字。” “侍卫,将从管事房中搜到的手札让大家看看,还有大家可以去闻闻,看管事身上的不是还残留焚香后的气味。”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此时的管事大人面如死灰,他没想到包拯和狄仁杰如此心细如发,短短的一个时辰内竟然发现了这么多的蛛丝马迹。 “是,我知道不是你,你只是帮凶而已,真正杀人的是他。” “唰!” 狄仁杰骤然转身,抬手直指大越过护卫将军林昌,只见其嘴角噙着冷笑之色,阔步向前来到狄仁杰的面前。 “为什么说是我,昨日黄昏本将军一直在醉风楼中喝酒,那里的小二和老板都可以为我作证,你们不是前面就问过了?” “没错,将军是在醉风楼中,可是在进入包间后留在里面的并不是将军而是你麾下的偏将,对是不对!” “哈哈,何以见得?” 林昌抬头狂笑,面对狄仁杰的咄咄逼人,他神色没有丝毫的紧张之感,整个人依旧云淡风轻。 “看来林将军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来人将林将军的偏将和醉风楼的掌柜的带上来!” 两人被巡防营的侍卫带了上来,掌柜的跪在地面吓的早已魂飞魄散,不停的大喊自己愿望。 然而。 狄仁杰并没有太多的为难他,只是让他将昨日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而已。 “林将军,昨天黄昏你将偏将留在酒楼中,伪装成你们在喝酒的样子,而自己却再次返回驿馆出手将赤乌国使臣斩杀。” “哈哈,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有何证据可以证明我杀人,还有我为什么要杀赤乌使臣,这不是为我们大越国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狄仁杰见林昌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轻笑一声,声音洪亮:“那是因为林昌将军也是天代国之人。” “什么!” “什么!” 六国之人就是一脸的震惊,大越国的使臣更是无法相信,林昌和自己同朝为官近十年,他怎么可能是天代国之人? “哈哈,笑话,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本将军要是天代国之人为何会在大越国位居高位,而不去效忠自己的国家。” “这些就需要林将军来告诉我们了,至于我是如何知道将军为什么是天代国之人,其实很简单那是因为将军在醉风楼里吃的东西又问题。” “将军为天代国子民,所以每个月底同样会有一次美食的盛宴,醉风楼中包厢里的酒菜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越国子民从不食动物脏器,而掌柜的却说将军的包厢中连续点了两次菜。这是为何?” “在将军离开醉风楼后,你麾下的偏将为了完成你交代的任务,所以他就必须不停的喝酒,可他却发现面前的酒菜都是动物的脏器,所以他便重新点了一桌菜。” “而掌柜的告诉我们撤走的那桌菜都是有动物脏器做成的,不知将军还有何话要说?” “不可能!” “哈哈哈,没想到我百密一疏,自以为精心策划的天衣无缝,没想到最后却因为一桌菜而暴露了自己!” “我不甘心!” “不甘心!” “狄仁杰,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