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一个时辰破案,你信吗?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47章 一个时辰破案,你信吗?

帝都。 盘龙城,皇家驿馆外,早已经被巡防营的士兵包围,六国之一的赤乌国使臣被杀,这件事情对于楚国来说当真是致命的。 六国来贺,分别是赤乌,南汉,大乾,明岚,大越,玄赤六国。 现在赤乌国使者死于非命,其他五国使臣都是人心惶惶,吵嚷着要见楚帝,而且赤乌国同使臣一起前来的护卫将军太叔魏,强烈要求楚国一定要给赤乌一个满意的答复。不交出杀人凶手,刺杀使臣的罪名就落在楚国的头上,赤乌国将即刻挥军攻打楚国。 整个驿馆中喧闹一片,巡防营虽然将使者被杀的消息封锁,但驿馆外同样百姓围观如山。 “你们楚国皇帝什么时间来捉拿凶手,难道是被吓得不敢出现了?” “我们六国来贺,现在发生如此事情,要是凶兽一直逍遥法外,我们的生命安全根本无法得到保证。” “赶紧让你们楚帝前来,否则本将军即刻书信回国,到时赤乌国十万雄兵将大军逼境。” “谁说朕不敢前来!” “赤乌要想发兵攻楚,朕有何惧之,但就怕被别人当枪使,自己还不知道!” 一道霸气凌天的声音响起,六国使臣纷纷侧目,视线向驿馆门口汇聚过去,只见楚非梵身后带着狄仁杰,包拯,秦琼三人阔步来到了驿馆之中。 “他就是楚国皇帝,如此年轻就有目下的丰功伟绩,看来当真不可小觑啊!” “列国将楚帝吹捧的如神明一般,某还以为他是三头六臂,没想到却是个俊朗的少年,哈哈..........” “楚帝,终于出现了,既然如此,希望可以找出凶手给赤乌国一个合理的解释。” 太叔魏虎目大睁,身披戎装而立,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传遍在驿馆的上空。 此时。 六国使臣都在等着看楚非梵的笑话,众所周知这件事情要是不能得到妥善的处理,就是可以将楚国推向绝境的导火索,他们都很想看看风头无二的楚帝,到底如何解决杀人案。 “太叔魏将军,首先此事发生在楚国皇城朕深表遗憾,对于贵国使臣的惨死,楚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将军放心,这件事情朕很快会给你个交代。” “敢在楚国皇城行凶杀人者,朕定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包拯,狄仁杰,朕给你们一天时间破案,明日此时朕要知道是何人将赤乌使臣斩杀在驿馆之中。” “禀皇上,何须一天时间,一个时辰足以,狄大人觉得意下如何?” 包拯抱拳施礼,平静如水的声音响起,侧目看了眼狄仁杰,两人脸上同时浮现出神秘的笑容。 “一个时辰,正合我意!” “封锁驿馆,任何人不得进出!” “一个时辰,楚国的官员是不是疯了?” “一个时辰就想破案,真以为刺客是傻子?” “一个时辰?看来楚国官员和楚帝一样的狂妄自大,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面对六国使臣的冷嘲热讽,包拯和狄仁杰并没有理会众人,神情依旧古井无波,在守卫驿馆的士兵带领下想案发现场走去。 楚非梵看着六国使臣脸上戏谑的表情,嘴角上扬噙着笑意,心中暗语:“包拯和狄卿可都是破案如神的高手,既然他们亲口说是一个时辰足以,想必他们心中早已经都了定计。” 从楚非梵接到小桂子传来六国时辰被杀的消息,他就命人将狄仁杰和包拯两人召来,一路上小桂子将他所指的一切如数告诉两人。 看到刚才两人的样子,楚非梵心中坚信一个时辰,使者被杀案一定可以水落石出,将杀人凶手绳之于法。 一个时辰中。 狄仁杰和包拯将驿馆中所有人全部盘问了一边,反复勘察杀人现场,然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据。见状,楚非梵神情一凛,喃喃自语:“看来这杀人凶手隐藏的很深,这件案子怕是非常棘手,这时间马上就要到,也不知道包拯个狄仁杰能不能破案。” “楚帝,这一个时辰马上可就要到了,他们二位要是在无法找到杀人凶手,那就休怪赤乌发飙了。” “嚣张,一个时辰想要破案简直难于登天,看他们的样子怕也是功败垂成了。” “楚帝,楚国为官者都是如此的自大?我们六国使臣研究着杀人案都数个时辰过去一点头绪都没有,他们一个时辰想要破案何人会信吗?” “朕,相信!” “楚之臣子,朕当然深信不疑,再说尔等无法找到真凶,并不代表朕的臣子不可以!” 楚非梵神情坚定,如剑的眸光注视着六国使臣,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声音响起。 “他们可都是智商破百的妖孽存在,岂是你们这种凡夫俗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楚非梵注视着眼前的六国使臣,对于这些庸碌之辈,他眸子中充满了厌恶之色。 一个时辰到。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只见包拯和狄仁杰两人云淡风轻,神色从容不迫的向楚非梵走了过来,他们身后四名巡防营的士兵抬着赤乌国使臣的尸体。 驿馆大厅中,包拯和狄仁杰两人神情坚毅,完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眸光从整个馆驿所有人身上划过,因为接下来就是揭晓谜底,谁到底是杀人凶手。 “禀皇上,微臣和包拯已经找到刺杀赤乌时辰的刺客了。” “什么,这就对不可能,他们只是简单的问话和勘察现场而已,怎么可以找出谁是凶手?” “就是,一定是想滥竽充数,随便找一个替死鬼来糊弄太叔魏的。” “一定是这样,我们就看看他楚帝这次怎么收场此时!” 众人低头窃窃私语着,没有人相信包拯和狄仁杰一个时辰可以找出凶兽。 “包拯,狄卿,既然凶手已经找到,那就昭告天下,让各国使臣看看到底是何人刺杀了赤乌国的时辰。” “是,臣这就为各国使臣解开谜底。” “赤乌使臣白枫木然伤痕遍体,但真正的至于他死亡的是脖颈上的剑伤,一剑封喉。至于那些其他的伤痕都是人死后,杀人者故意强加上去来混淆视听的。” “一剑封喉!” “试问驿馆坐落楚国皇城中巡防营和驿馆护卫将这里保护的水泄不通,别说侵入杀人,怕是连一只苍蝇进入都非常难吧。” “现在可以排除有人潜入杀人,所以杀人者就在你们之中,因为只有馆驿中人,才有机会接触到使臣白枫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