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恐之,惧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32章 恐之,惧之

黑色袭空,星斗漫天。 一千铁鹰锐士在楚非梵的率领下,如凶残的饿狼一样冲向追风军团之中。 烟鸿朗身旁两名偏将完全没有将区区千人的骑兵队伍放在心上,他们心中只有九品的楚国怎么可能拥有像样的骑兵军团。 “众将士听令,举起你们手中的长枪,屠戮之战开始了!” “楚国的蝼蚁们,受死吧!” 黑暗中,楚非梵听闻敌军戏谑的声音,眸子中迸发出让人望而生畏的杀气,手中神龙战天戟高举而起,胯下疾风乌骓踏空跃起。 “铁鹰锐士,杀!” 一千铁鹰锐士目光锋利如剑,他们没有高呼的口号,只有让天地变色的杀伐,敌军两名偏将带领麾下将士距离楚非梵越来越近。感受到他们身影上萦绕的杀气,瞳眸大睁,脸上不屑的笑容瞬间消失,却而代之的是沉重不已的神色,一股来自心灵深处的刺痛瞬间袭遍全身。 “楚国骑兵?” “他们当真不是从地狱爬起来的嗜血恶魔?” “慌了!” 两名偏将彻底慌了,他们戎马一生,大小战役经历数百场,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让人恐惧的对手,这是第一次他们未战先怯。天代国中上到国君下到百姓,所以人都知道天雄军团的士兵强悍无匹,可在他们看来眼前着一千士兵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战!” 一千铁鹰锐士恶虎入羊群,他们没有锋利的长枪,全部都是一手阔剑,即便如此所过之处敌军无一生还,飞溅而起的鲜血划过夜空,追风军团的士兵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楚非梵长戟碎空掠出,两名迎面袭杀而来的敌军瞬间一命呜呼倒在血泊之中,他紧勒缰绳,乍然抬首,如刀的眸光停留在两名偏将军身上。 “嘲讽我们是蝼蚁?” “今夜就要你知道蝼蚁是如何撼动巨象的,收拾吧!” 烟鸿朗目光一直注视着两名偏将军身影上,看着节节溃退的士兵他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两名偏将的麾下士兵的战力他可是心知肚明,不可能如此就被楚军击败。 于此同时。 白起,典韦,赵云,独孤伐,带领着大军向追风军团吞噬了过来,四面八方的杀喊声同时响起,数万把高举而起的火把将夜空照耀的如白昼一样,万马崩腾而过完全以碾压之姿冲向追风军团之中。 烟鸿朗和冯升听到如万军雷霆的马蹄之声,神情一紧,紧勒缰绳回身环顾四周,看着铺天盖地的大军如奔涌的洪流而来,两人眼眸中同时腾起绝望之色。 “将军,敌军早有预谋,赶紧撤,再不走怕是就要全军覆没在函峰关了!” “狡诈的楚军,竟在这里隐藏近十万大军,简直可恶至极,气煞我也!” “冯升,下令全军后撤一定要突围出去!” “传将令,撤!” “撤!” 三万追风骑兵听到撤退令,手中长剑疯狂的拍打在胯下战马的身影上,震天的马鸣长嘶声响起,追风军团众将士回马快速向函峰关外奔袭而去。 夜色下万马狂奔追逐之战拉开了序幕,追风军团三万大军在楚非梵的力压下快速快退,惨死在楚军手中的将士为数不多,到时他们自己互相撞击,慌乱不堪的践踏让很多士兵和战马惨死在了铁骑的鞭挞下。 乱战开启,追风军团面对他们三倍以上的楚军,此时浓郁的恐慌之气笼罩在大军的上空,兵败如山倒,在楚军撼天的喊杀声中追风兵团不断的溃逃,原本整齐有序的阵型眼下已经彻底被冲击的散开。 面对数十万如豺狼恶虎般的楚军,追风兵团胯下的战马都开始瑟瑟发抖,楚军人多势众来回的冲杀数次,追风兵团已经彻底被冲杀的毫无战斗之力。 楚非梵抬手将滴血的长戟抽回,抬首注视着敌军开始溃逃,随即下令全军乘胜追击,紧紧的咬住追风军团。 一场鏖战整整持续了三个时辰,追风军团只有不到五千人突围城去,向金函城方向狂奔而去,看着敌军丢盔弃甲,旌旗倒地慌乱的逃走,楚军扬起手中兵刃兴奋的高呼起来。 “白起,独孤伐,敬德传朕军令,打扫战场,全军撤回玉龙城备战!” “此战天代军团被我军重创,相信很快他们就会携大军反扑上来,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让众将士酒足饭饱,养精蓄锐。” “撤!” “全军火速返回玉龙城!” 一道军令瞬间传遍三军之中,简单的将战场打扫了下,楚非梵带领全军披星戴月火速向玉龙城中狂奔而去。 .............. 夜风吹徐而过,楚国大军手执火把如一条盘踞在天地间的巨龙,翱翔在夜空下快速消失在玉龙城中。 此时的函峰关,血红之光依旧只照耀的夜空赤红一片,堆积如山的残尸让人心惊,战马分裂,整个函峰关完全就是地狱的屠戮炼狱。 月色悬空,阴风列列,飞扬起的黄沙遮盖住正在冒着青烟的旌旗,空气中浓郁刺鼻的血腥之气随风向四周飘散而去,周空里好像还一直回荡着不绝于耳的杀喊和厮杀声。 地面上残尸遍野,满目疮痍,到处弥漫着绝望痛苦的嘶吼,就连丛林中的凶兽都远远的避开这恐怖的函峰关。 一旁山巅上,一头仰天长啸的巨狼,幽蓝着的目光注视着地面上的尸体,长啸数声后,只见其带领着身旁的狼群快速消失在山巅之上。 阴风怒嚎,血染大地。 大战落幕,天地俱静。 金函城外,烟鸿朗带着仅剩的五千残兵败将返回城中,此时城中大营中军医正在为他包扎伤口,他身上的战甲被血渍浸湿贴在身体上,一道道反卷而起的剑痕触目惊心。 “唰!” “唰!” 大营中瞬间冲进来两名一身戎装的男子,两人看着烟鸿朗鲜血淋漓的身子,眼眸中腾起浓烈的愤怒之火,声音冷冽:“到底怎么回事,三万追风军团怎么就剩下不足五千人了。” “是啊,你们到底在函峰关外遭遇了什么?” “两位将军不知,狡诈的楚军在函峰关外设下圈套就等着我军进入,幸亏将军发现的早不然那五千人怕是也回不来了。” 冯升神情睚眦欲裂,强忍着体内传来的蚀骨之痛,声音怒不可遏的说道。 “什么!” “真没想到楚国竟然敢先发制人,看来楚帝真如传闻的一样,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铁血皇帝。” “冯升,楚军在函峰关设伏共有敌军几何?” “回将军话,敌军至少在十万余众!” 冯升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声音笃定的说道。 “十万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