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地狱门余孽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27章 地狱门余孽

议政殿中。 无敌抽奖还在继续,星宿战将的抽取让楚非梵对所谓的无敌抽奖再次以有了信心。 “滴,正在进行第三次无敌抽奖,请宿主耐心等候!” 这一次楚非梵没有太多的抱怨和唠叨,只是目不转定的注视着系统页面上旋转的指针,其心态跟随着指针的转动咚咚的响起。 “滴,第三轮抽奖结束,恭喜宿主成功召唤武悼天王冉闵。” “武悼天王冉闵?” “冉闵十六国时期冉魏政权建立者,以勇猛著称,年幼时就果断敏锐,石虎很宠爱他,如同对待自己孙子们一样抚养他。冉闵成年后,身高八尺,骁勇善战,勇力过人,多计谋。” “天赐之英烈,救国救民者也!” 楚非梵对冉闵的敬重完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如此民族英雄可以效忠自己简直就是上天最大的眷顾。 “滴,三次无敌召唤结束,请宿主安心等候,所有战将都在前来龙威城的路上!” 三国悍将云集,神秘的星宿战将,武掉天王冉闵,楚非梵不敢想象龙骨入体竟给自己带来如此巨大的好处,看来所有撕心裂肺,噬神碎骨的痛楚都是值得的。 念及于此。 楚非梵起身从上首位置上下来,阔步向议政殿外走去。 “子龙,今日怎么没有见到世信,他是不是身上的伤势尚未痊愈?” “禀皇上,罗护卫有彩蝶姑娘的照顾,身上的伤势早已痊愈,现在两人形影不离,当真羡煞旁人。” “彩蝶?” “看来她就是世信一见钟情之人吧!” “皇上,彩蝶姑娘神通武艺,巾帼不让须眉,他和罗护卫待在一起还是非常般配的。” “哦,去看看!” 楚非梵非常好奇,赵云口中如此厉害的女子,怎么回事天龙皇宫中的婢女,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良久。 两人来到了城中军营中,军中将士都在忙碌着训练,楚非梵没有惊动三军将士,只是和赵云来到罗世信休息的营房中。 “唰!” 赵云撩起营帐上的帘子,紧随其后两人一起来进入营帐之中。 帐中。 罗世信忽见楚非梵到来,快速腾起身子上前,抱拳施礼:“末将恭迎皇上!” “彩蝶,还不见过皇上!” 楚非梵听到罗世信低沉的声音,眸光掠过注视着其身后名为彩蝶的女子,楚非梵明显在彩蝶的倩影上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气,那种来自骨子里的杀戮之意。 “小贱,马上开启扫描功能,传输眼前彩蝶的信息。” “滴,扫描结束,信息已经实时传输到宿主的脑海中!” “哦,原来是地狱门门主的女儿,难怪她会接近罗世信看来也是冲着朕来的,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能耍什么花招!” “鬼彩蝶?” “有点意思!” “奴婢彩蝶,拜见皇上!” “赶紧平身吧!” “世信,你身上的伤势如何?” “谢皇上挂念,末将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只是彩蝶一直担心而已,末将现在可抵抗两牛之力。” 罗世信面带憨笑之色,声音坚定不已的说道。 “身体没事就行,那你今就好好在休息下,朕就不打扰你们了。” 楚非梵临走之时,如刀的眸光若有深意的看了眼鬼彩蝶,起身和赵云离开了营帐。 “子龙,多注意彩蝶,她是地狱门门主的女儿,故意接近世信是一定的是有别的阴谋,世信憨厚老实朕怕他会上当。” “什么,地狱门余孽?” “皇上,子龙这就进入将她拿下,省得她惹是生非!” 赵云面带怒色,紧握腰间青釭剑,声音怒不可遏的说道。 “无妨,地狱门都已经被我们彻底摧毁,难道还会怕她一个女子吗?” “走吧,陪朕去转转!” 说罢。 一阵隆隆马蹄声传来,一名铁鹰锐士策马扬鞭来到,只见其飞身下马,疾步行风的来到楚非梵的身旁。 “禀皇上,城门口出现一名将军想要入城,自称是特意来投靠皇上的。” “一人?” “他没说自己叫什么?” “独孤伐!” “谁?独孤伐?” 听到铁鹰锐士的声音,楚非梵神情一凝,心中暗想:“现在前来的应该是三国悍将三人组,或者是武悼天王冉闵,难道是............” “对,一定是朕的星宿战将来了,独孤伐?这名字不错听着就霸气凌天!” “子龙上马,随朕一起前往城门口看看!” .............. 因担心林子乾带领天代国士兵反扑,所以龙威城四道城门全部紧闭,城墙上安排着重兵把守。在楚非梵和郭嘉,张良的计策中,龙威城下便是和林子乾决意死战之地,或者说是斩杀天代国大军的地方。 阵阵马蹄声不断的逼近城门后,长街上漫天的尘埃飘飞在空气中,楚非梵抬首遥看城池上的旌旗,脸颊上浮现出喜悦的神色。 “终有一日,战争大陆每一座城池上都将会插上楚国的旌旗!” 一道马鸣长嘶声撕裂蔚蓝的虚空,阳光依然娇艳,楚非梵紧勒缰绳控制疾风乌骓继续前行的脚步,抬首声音雄浑有力:“开城门!” “咯吱!” “咯吱!” 城门打开,吊桥收起。 独孤伐如剑般锋芒四射的眸光,穿过城墙洞注视着马背上的楚非梵,上扬的嘴角挂着淡然的笑意,纵马提枪快速向城中狂奔而来。 “子龙,拿枪来!” “嗯!” 赵云先是一愣,接着快速向手中龙胆亮银枪扔给楚非梵,只见其紧握长枪双腿驱马狂奔而起,劲风呼啸而过,周身衣袂在风中飞舞而起,犹如嘶吼的凶兽一般。 独孤伐策马冲过来的身影就像是一颗横空的子弹,所过之处空气都被点燃沸腾起来,人马合一,周空萦绕着浓烈恐怖的可怕战意。 “战!” “战!” 两人同时高吼一声,手中银光四射的长枪不断的撞击在一起,火花飞溅,沙石反卷,两人胯下的战马都在浩瀚的战意威压下低沉的哀鸣嘶吼起来。 “唰!” “唰!” “唰!” 四周守城的士兵和一部分铁鹰锐士全部张弓搭箭,寒光四射的箭羽直指在独孤伐的身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