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怒斩纳兰恒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2章 怒斩纳兰恒

“纳兰恒,你说本将军通敌卖国,好大的胆子。” “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城中是有你五千兵马,可那又如何,他们和你一样也都是只会吸食百姓心血的蛀虫。” “区区五千毫无战斗之力的熊兵,还想奈我何,你真是高看你自己了!” “受死吧!” 刑天烈眼眸中灭杀之意长存,手中战龙大刀横空劈落,一道半月状的刀锋划过。纳兰恒强忍着虎口传来的痛楚,举起手中的玄铁长剑试图挡住,迎面落下的银白色刀芒。 “砰!” 一道兵刃相撞的刺耳之声响起,刑天烈周身上萦绕着浓烈的杀意,虎目大睁,怒视着战龙大刀下的纳兰恒。 “哐!” 纳兰恒手掌的玄铁长剑一分为二,跌落在地面之上。一股浓郁的血柱飙飞而起,只见其一只手臂断裂,鲜血汩汩而流,将他身影上的白色华服染得赤红一片。 “啊!” 一道惨叫哀嚎之声响起,刑天烈手中的战龙大刀再次举起,风云骤变,这一刀斩落而下,纳兰恒铁定身首异处。 “等等!” “邢将军刀下留人,现在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杀他只在一念之间,但他这条狗命留着还有用!” 楚非梵看着地面上惨叫连连,肆意翻滚的纳兰恒,起身阔步向他走了过去。众人此时全部沉浸在刑天烈刚才那狂猛的刀威之下,见楚非梵向纳兰恒走来,手中长剑,长矛颤抖着,身影快速向后退去,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惶恐之色。 “砰!” 楚非梵一脚踩在纳兰恒的残缺的手臂上,一道惨叫之声响起,众人只感觉心灵都在颤抖,冷汗瞬间从后背溢出。 纳兰恒惨叫一声,脸色苍白如纸,气息变得羸弱,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愤恨之色。 “说,新帝诏令在哪里?” “哈哈,你想得到新帝诏令,别妄想了,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不会得到!” 纳兰恒冷笑一声,眼眸中闪过一丝狡诈之色,他心中明白楚非梵肯定是想得到新帝诏令证明自己的身份,用来震慑城中的将士归附与他。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寡人就送你上路!” “唰!” 楚非梵身影快速旋转,一把将身旁将士手中的长剑夺过,手起剑影闪,一道血光划过,纳兰恒倒在血泊之中,身影之上气息全无。 “寡人?” “他怎么自称寡人?” “他到底是谁?” 诸将听到楚非梵自称寡人,神情均是一惊,眼眸中腾起一股浓烈的惶恐之色,心中对眼前这少年充满了好奇。 就连李大锤也一脸迷茫之色,疑惑的虎目向李林看去,见他轻轻向自己颔首,身形一震,脸颊上浮现出一股浓郁的敬畏之色。 “众将士听令,寡人就是紫楚新帝,楚非梵!” “纳兰恒暗藏新帝诏令,诸将皆受蒙蔽,寡人可以既往不咎,但要是有人还冥顽不灵,那么下场就和他一样。” 楚非梵手中长剑指着倒在血泊之中的纳兰恒,神情冰冷,眼眸中闪烁着凌厉的寒芒,声音霸气凌天的说道。 言毕。 诸将面面相觑,脸颊上神色依旧布满了怀疑之色,可碍于此时生命受到威胁,所以没有一人吭声。 “哐!” “哐!” 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数千兵马自城中向纳兰府疾行而来,领头的两名将领,身披银白色铠甲,手执长枪,周身上散发着骇人的肃杀之气。 “何人敢在纳兰将军府外造次,还不赶紧束手就擒,难道等本将军亲自动手?”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领头的两名将领已经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木将军,蓝将军,刑天烈勾结风云国奸细想要将我们全部诛杀,现在事情败露他们竟然将纳兰恒将军斩杀!”一名副将神情阴狠,声音愤怒的咆哮道。 “左木林,你还敢胡言!” “唰!” 刑天烈眼眸中赤红的目光闪烁,手中战龙大刀宛若一条飞舞的毒蛇一般,化为一道残影掠过,直接将左木林的身形穿透。 “木将军,蓝将军,你们两人虽是纳兰恒的手下,但是你别忘了,你们也是紫楚国的士兵,现在皇上亲临青木城,难道你们还敢放肆不可!” 刑天烈收回还在滴血的战龙大刀,脸上神情冰冷,声音雄浑的说道。 “皇上?” “邢将军,你可真是会开玩笑,新帝上位短短三天,皇城之中又有反叛,他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了,怎么会出现在青木城中!”蓝子凌神情奸诈,眼眸中浓烈的杀气荡漾,声音不屑的说道。 “蓝将军既然对皇城的事情知道如此清楚,想来对寡人也是非常了解了!”楚非梵乍然抬首,骤然转身,凌厉的目光凝视着蓝子陵,声音森寒的说道。 “不,不可能,你应该已经死在庆国公柳擎手中,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蓝子陵双手紧紧的抓着手中的缰绳,努力稳住自己摇晃的身形,眼眸深处一抹狡诈之色一闪即逝,声音惶恐不已的说道。 “反贼柳擎已经在皇城被斩,整个柳家无一幸免,纳兰恒欺君罔上,鱼肉百姓也已经被寡人斩杀,难道你们也想和他们一样?” 楚非梵霸道的声音响起,凌厉蚀骨的目光从蓝子陵身影上划过,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被黑暗中的毒蛇盯上了一样,一道来自心灵的刺痛和颤抖瞬间袭遍全身。 “你的确是新帝,不过可惜青木城中紫林军团的将士都只听纳兰恒将军的,将军现在已死,那你就去给他陪葬吧!” “只要将你斩杀在青木城中,到时整个紫楚国将在左丞相纳兰大人的掌控之中,纳兰家就是紫楚的新主人,你们楚家彻底就成为过去了。” 蓝子陵和木兴华相视一眼,两人眼眸中同时腾起一股冰冷的杀意,手臂抬起挥动,身后左右的两列士兵,手持战盾快速向前冲了上去,将所有人全部包围其中。 “弓弩手准备,凡是敢抗拒者,全部乱箭射死!” “蓝子陵,木兴华,你们敢对皇上不敬,难道不怕被灭九族?” 刑天烈神情凝重,眼眸中闪烁着担忧之色,身影快速向前将楚非梵挡在自己的身后,厉声怒喝道。 “哈哈,刑天烈,你效忠的皇上是他,可我们不是,我们效忠的是纳兰风大人。既然你想效忠皇上,那今天就被他一起下地狱去吧!” 蓝子陵冷笑一声,冷眸中闪烁着不屑之声,声音戏虐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