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这一夜,刺激《第一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13章 这一夜,刺激《第一更!》

皎洁的月光顺着门缝洒落在地面和林筠两人的身影上,朦胧的诱惑才是最致命的,楚非梵此刻体内乱窜的火苗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不知是因为体内神龙之血的原因,还是因为和貂蝉,南宫曦有了肌肤之亲的原因,此时他连呼吸都变的紧促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的定力当真如此差?” “上次与貂蝉的荒唐一夜就是因为身体不受控制,难道今夜又要重蹈覆辙?” “小贱,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救治他们两人?” “抱歉,此问题系统没有办法解决宿主自己想办法,系统温馨提示春宵一刻值千金,宿主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小贱坏笑声回荡在楚非梵的脑海中,他涨红着脸,眸子中闪烁着怒色,心中暗想:“看来今夜又是荒唐的一夜。” 就在此时,林筠的倩影快速向他冲了过来,大张开来的双臂向他脖颈上环抱而来,只见其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笑靥殷红,整个人充满了别样的风情。 楚非梵本以为只有林筠向自己扑了,没想到上官邦宁也丝毫没有迟疑,莲步生风的向自己冲了过来。 “不是吧,这下可刺激了!” 林筠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双臂攀在楚非梵的脖颈上,如樱的红唇贴在楚非梵的脸颊上。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俏佳人,感受到来自脖颈的柔软,迎面飞来的如兰的气息,他瞬间心猿意马抬手将林筠揽入怀中,向面前的床榻走了过去。 “刺啦!” 一道清脆的撕扯声响起,这一瞬间林筠突然残存意识变的清明,冷冷的望着和自己只有咫尺之遥的楚非梵。 “不要!” 林筠俏眸中浓烈的杀气闪过,纤手一挥,想要试图推开面前的楚非梵,另一只玉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襟。可残存的意识只有那一瞬间而已,很快她的身体就在一次被体内的一笑散控制。 楚非梵只感觉后背传来一阵温热,侧目看去见上官邦宁俏脸绯红,吐气如莲,双手紧紧的怀抱在自己的腰上。 “这是闹怎样?双推?” 前有林筠如同蛇一般的缠在了他的身体上,万般柔软触感和幽香让他无法控制,现在上官邦俏脸紧贴楚非梵面颊,牙齿轻咬在他的耳垂上,让人沉醉的声音不断的传入他的耳中。 楚非梵此时完全顾及不了太多,眼前的情况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他彻底成为了进攻之人。 阴鬼涧山巅上的木屋中,顿时间春意盎然,让人着迷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长夜过半。 窗外的风声传入房间之中,楚非梵微微睁开眼眸,呼吸着空气中传来的香气,侧目向两旁看去发现竟然只有林筠一人。 “怎么会这样,昨夜明明是..............” “难道那女子因为委身于我之事,想不开去做傻事了?” 楚非梵轻轻移开林筠搭在自己身体的手臂,下床穿上地面上洒落的衣物起身向门外走去。 “咯吱!” 楚非梵打开房门呼吸着夜空下的空气,疾步来到院中却发现竟空无一人。 “来人啊!” “皇上,有什么吩咐?” 赵云带着三名铁鹰锐士快速来到院中,声音急切的问道。 “子龙,可有看到一名女子离开这里?” “禀皇上,子时刚过一名女子离开了这里,末将根本就拦不住她,所以派了三名锐士将她安全送到了山下。” “哦,对了皇上,这块玉佩是那女子离开是留下的,她特意交代让末将交给皇上!” 说罢。 赵云抬手将一块用手绢包裹的玉佩递给了楚非梵,看着手中刺有鸳鸯的手绢,他慢慢打开将里面的玉佩攥在手中。 “又是一个不辞而别的女人,天下之大,朕要在哪里才能找到你们?” 楚非梵并不是滥情之人,不管是貂蝉也好,上官邦宁也罢,虽然都是在莫名其名的情况下有了关系。但他不会推卸责任,既是自己的女人,他就要保护他们的周全。 “子龙留下三名锐士在这里守护,等房中的女子醒来将她送回盘龙城皇宫,其他人马上出发直逼龙威城!” 楚非梵抬手将手中玉佩放入怀中,眸光上扬看了眼暗夜苍穹,声音浑厚的说道。 “末将领命!” ............ 然。 此时的安龙城外,白起带领的大军已经直逼城下,本来典韦奉命来试探安龙城中敌军的战力。可他们整整叫阵数十个时辰,龙安城门紧闭,城墙上悬挂免战牌。 对于典韦这种暴脾气来说,他岂能不恼羞成怒,一气之下让黑狼骑向安龙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龙安城中呼延泽下达的命令是,只要楚国军队来到城下就攻击,如果不攻城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黑狼军团接连发起数次攻击都没能将城池攻破,所以典韦这次通知白起让他带领战狼军团一起来攻城。 在白起看来安龙城中统军将领之所以如此,怕是只有两个原因:第一,避而不战死守安龙城,惧怕楚国大军。第二,等待援军的到来好一举歼灭他们。 “典韦,你带领黑狼军团携重型攻城器械攻打东门!” “木兰,初月你们两人领麾下士兵携攻城起佯攻西门!” “林冲,天鹰你们两人带天灵城中士兵佯攻北门!” “其余将士和我一起攻打南门,不断东门还是南门得手,全军快速汇集一处杀入安龙城中,在拂晓升起之前一定要将安龙城攻破。” “郭嘉,子房两位军师之意是不是如此?” 白起转身眸光停留在郭嘉和张良的身影上,声音恭敬的问道。 “正是此意!” “此计声东击西,虚实不定,如此城中大军将不知我军主力在何处,将军带领战狼军团便可一击命中攻破南门。” 张良眼眸中精光闪烁,神情云淡风轻,声音平静如水的说道。 “两位将军智计深远,如此以来城中敌军四面楚歌,怕是会被我楚国士兵的杀喊声震的肝胆欲裂,惶惶不可终日。” “杀!” “杀!” 一道冲天的银光腾起,白起手中擎天破龙戟高举而起,胯下狮子骢狂嘶一声,化为一道黑色的精芒消失在夜色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