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清剿阴鬼涧山贼《第三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11章 清剿阴鬼涧山贼《第三更!》

楚非梵听到赵云低沉的声音,乍然抬首,明亮的眸光向丛林一侧看去,抬手示意身后的铁鹰锐士全部隐藏了下来。 月光洒落林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断向楚非梵几人靠近,几声放浪的笑声不断的回荡在夜空之下。 “大哥,这一票真不错,两位美娇娘带上山大哥和二当家一人一个,那生活可当真是神仙都羡慕。” “赖头青你还别说,这两位姑娘美若天仙真是让人欲罢不能,通知众家兄弟赶紧赶路,今夜回山寨我就要洞房花烛。” 一行人戏谑的声音飘荡在夜空之下,他们并没有向丛林走来而是沿着山涧的小道向山上走去。 “山贼?” 楚非梵自语一声,眸光随着离开的山贼看去,发现他们押着两名姑娘向山上走去,其中一名就是离开楚国皇宫的林筠公主。 “看来她还是离开了楚国,不过可惜刚出虎口又落如狼窝!” “皇上,阴鬼涧这群山贼在这一带臭名远扬,他们打家劫舍,斩杀过往的商队,可谓是无恶不作,无恶不为。临行前白起将军特意嘱咐过遇到他们一定要远离,待攻破天龙国在派遣大军围剿。” “子龙,他们在此处占山为王,怕是斩杀的百姓和商队不单单是天龙国之人,怕是我们出国百姓他们也没少杀,如此十恶不赦之人,朕既然遇到了岂能让他们逃之夭夭。” “传令下去,今夜铁鹰锐士和燕云十八骑潜入山上,将盘踞在山上的这伙毒瘤彻底拔出了。” 楚非梵一直以来都眼里容不得一颗沙子,这伙山贼再次为害乡里多年,今夜被他遇上楚非梵岂能错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下令清剿这伙山贼众将士全部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夜风轻轻吹拂,楚非梵命令众将士将战马全部藏在山下的丛林之中,他们踏着月色向山巅上的山寨中摸了过去。 一个时辰之后。 楚非梵带领赵云,罗世信,楚炎龙还有五百锐士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山寨的外面,沿途所有的暗哨都已经被他们全部清除。 此时山寨中今日的收获颇丰加上大当家和二当家今夜新婚,全寨子的山贼陷入了狂欢之中。 山寨大当家盗辛知道眼下楚国和天龙国交战在即,他们又隐藏在如此孤峰之上,根本就不会有人坏他们的好事。所以他们才肆无忌惮的狂欢,今夜准备享受着天上掉下来的美人。 盗辛布满刀疤的脸颊上洋溢着兴奋的神色,完全不知道死亡的丧钟已经悄悄的在接近他们。 山寨外的木楼上两名山贼来回转动着身子,目光从周围的丛林上扫视而过停留在热闹非凡的寨子中,完全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楚非梵抬手示意身后的两名士兵将木楼上的山贼解决掉,顷刻间只见两名燕云十八级的成员疾步穿梭向前,取下负于后背上的巨弓张弓搭箭。 “唰!” “唰!” 接连两道破空之声响起,飞出的箭羽如黑暗中的激光般穿透了两名山贼的脖颈,只见两人应声趴在了木楼的栏杆上。 “子龙,你带领一队铁鹰锐士从左翼杀入山寨之中!” “世信,你带领一队人从右翼杀入山寨。” “炎龙,你带领一队人绕道山寨的后面,切不可让一人逃脱,今夜朕将要将他们连根拔起,彻底消灭!” 一声令下,三人各自带领数百人穿梭在及腰的草丛之中,快速向山寨包围了过去。 楚非梵身先士卒带领着燕云十八骑和数百铁鹰锐士冲到了山寨大门口,看着院中几名摇摇晃晃的山贼,楚非梵手执湛卢长剑,身影掠动化为一道残影向山贼袭杀了过去。 此时山寨忠义堂中,大当家盗辛和二当家盗天早已经离开,去享受属于他们的美人窝。 山寨后院中,盗天有些微醉,胀红的脸颊上噙着邪恶的坏笑:“大哥,今夜这两位姑娘可都是百年难遇的倾世佳人,弟弟有个提议不知大哥感不感兴趣?” “愿闻其详!” 盗天摇晃着身体来到盗辛的身旁,脸颊上浮现出淫,荡的笑容,抬首在其耳畔低语了几句,眼眸中闪烁这询问之色注视盗辛。 “哈哈,每想到弟弟还有如此爱好,不过正合我意,只是她们两人会答应?” “哥哥放心,此事弟弟早已安排妥当,一笑散的功效哥哥可是心知都明的,现在哥哥就等着好好享受生活吧!” 伴随着两人淫,荡的笑声飘荡在夜空之中,山寨后院的房屋的木门被盗辛和盗天退了开来。 “哈哈,美人,是不是等的着急了,别急,今夜一定让你们飘飘欲,仙。” 盗天的声音向起,林筠和床榻上的另一名女子眼眸中早已充满柔情,可当看到盗辛和盗天到来两人皆是花容失色,强行压制着体内传来的火焰,倩影不断的向床榻后褪去。 “小美人,不要惊慌,我们这就来了!” 盗辛侧目看了眼盗天,两人相视一笑,起身快速向床榻上扑了过去,林筠和上官邦宁摇晃着身影快速向一旁跑去。 “想跑,老子为了抢你回来可是损失了两名兄弟,今夜要是不陪老子好好乐呵乐呵,就将你们剁了喂狼!” 盗辛神情睚眦欲裂,布满刀疤的脸颊变的更加的恐怖狰狞,阴鸷的眸子中目光邪恶阴狠,身影愤怒的咆哮道。 面对盗辛的恐吓林筠和上官邦宁俏脸吓的惨白,朱唇轻启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此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哈哈,服用了一笑散就算是神仙也要步入凡俗,享受着让人疯狂的喜悦!” 盗辛看着两人痛苦的样子就知道她们体内的一笑散发挥了作用,声音一闪如恶虎扑食一样再次向林筠扑了过去。 “刺啦!” 一道清脆的撕扯声响起,上官邦宁倩影上的轻纱裙被撕扯掉了,盗辛将抓在手中的纱幔放在鼻尖上轻轻闻了下,整个人瞬间沉浸在无尽的香气之中。 “好香!” 看到盗辛沉醉的样子,盗天心猿意马,赤红的眸子停留在林筠的倩影上,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大步跨出伸手向林筠的抓了过去。 “不要!” “求求你们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