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表明身份,前往纳兰府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0章 表明身份,前往纳兰府

青木城中,刑天烈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带路,楚非梵,南宫曦,李林,李大锤,龙一等人紧随其后。 一路走来,整个青木城中百姓都对刑天烈非常敬畏,赞许之声不绝于耳,楚非梵真的没有想到支离破碎的紫楚国,还会有如此祥和的一座城池。 城中百姓生活算不上富裕,可勉强也能自给自足,并且楚非梵发现整个青木城中全民皆兵。 “邢将军治理有方,这青木城在你的管理下真是井井有条!”楚非梵神色淡然,眼眸中闪烁着欣赏之光,声音敬重的说道。 “先生,谬赞了!” “在下身为青木城守将,上要对得起皇上,下不能辜负老百姓的期望。所以有义务保护城中百姓的安慰,现在紫楚常年受到各国的打压和蚕食,百姓生活的苦不堪言。这青木城能坚持到什么时间,也尚未可知,所以能让他们安静的生活一天算一天吧!” 刑天烈刚毅的脸颊上涌现出一抹无奈之色,眼眸中闪烁着凌厉的寒芒,声音平静自若的说道。 “邢将军,心怀大志,带领虎狼之师镇守青木城多年,风云国都没能越雷池一步。现在青木城中全民皆兵,将军应该更有信心才对!” “先生有所不知,很多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青木城中也并不太平,我们还是先回府吧!”刑天烈神情凝重,眼眸中闪烁着一股无奈之色,声音黯淡的说道。 良久。 众人下马来到一座府邸,刑天烈前面引路,请众人入府一叙。 将军府中,楚非梵一路走来将一切全部都看在眼中,心中微微有些酸楚,刑天烈怎么也是一方将士最高的统帅。 可将军府里,除了守门的两名将士意外,四下空无一人,竟连一个丫鬟都没有,除了简单的生活起居之物,再无他物。 “来,众位里面请,你们都是从皇城前来,府中太过简陋,诸位多担待。”刑天烈神情无奈,尴尬的苦笑一声,声音平静的说道。 “无妨,邢将军一心为民,生活如此清苦,我等皆是紫楚臣民,尚不可做到将军如此,岂能有理埋怨将军招呼不周?”楚非梵脸颊上涌现出一抹自责之色,声音敬畏的说道。 “李林你带着大锤,龙一几人去府外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进入府中,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和刑将军商谈。” “是,公子!” 南宫曦看着李林众人离开,俏眸中闪烁着一丝疑惑之色,声音不解道:“既然两位有重要的事情相商,那我就先退下了!” “南宫小姐,你就不必离开了,接下的事情可能你也比较感兴趣!”楚非梵轻笑一声,神色冷峻,声音淡然的说道。 南宫曦俏脸上涌现出一抹好奇之色,眼眸中注视着楚非梵,倩影骤然坐在了他的旁边。 “先生器宇轩昂,周身上萦绕着浓烈的王者之气,想来在紫薇皇城中地位不低,不知这次前来找本将军有何事?”刑天烈看了眼楚非梵,问出了困惑自己已久的疑问。 “将军既然可以看出在下身有王者之气,难道对我的身份不好奇?数日前皇上驾崩,全国下发诏令,将军为何没有回京复命?” 楚非梵神情突然冰冷,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寒芒,声音凛冽的问道。 “先皇仙逝,新帝上位,作为臣子我本应返回皇城,可是城中情况复杂我一时无法脱身。加上纳兰恒有左丞相纳兰风送来的皇上手谕,所以我才没有返回皇城,先生难道是新帝派来的使臣?” 刑天烈神情一凝,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惊慌之声,声音警惕的问道。 “皇上的使臣?” “邢将军,寡人站在你面前你都不认识,皇不知臣,臣不识皇,真是让人感到可悲!” 闻言。 刑天烈和南宫曦脸颊上纷纷涌现出一抹惊慌之色,目光死死的盯着楚非梵,心中疑虑万千,难道眼前这少年真的是紫楚国的新皇帝? “先生,真的是紫楚国新帝?”刑天烈依旧是一副无法相信的神色,声音惊愕的再次确认道。 “邢将军,寡人三日前登基,全国都颁发了诏令,你们三大军团虽然没有一人回京复命,但诏令肯定都收到了。那上面有寡人的样貌,你可拿出来比对一番。” “新帝诏令?” “新帝诏令,臣确实没有收到,想来一定是纳兰恒故意将诏令私藏,先生自称是新帝,可有胆量随我一起前往纳兰府中!” 刑天烈神情平静如水,眼前这少年虽自称是新帝,可他也不能只听他一人之言,所以他决定让楚非梵陪自己一起前往纳兰恒的府邸,找出诏令一探真伪。 “寡人,正有此意!走吧,南宫小姐,一起去看看吧!” 李林见楚非梵和刑天烈出来,阔步上前,神情紧张道:“公子,你没事吧!” “没事,走吧,陪邢将军一起前往纳兰府去看看热闹!”楚非梵轻笑一声,神色云淡风轻,纵身一跃跳到马背之上,声音淡然的说道。 ......... 良久。 楚非梵一行人在刑天烈的带领下,来到了纳兰恒府外,此时,纳兰恒的府兵和刑风带来的士兵已经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械斗。 “所有人都给我住手,去通知纳兰恒,就说本将军找他有重要的事情!”刑天烈身影从马背上跃下,神情狠辣,声音暴怒的说道。 门口的士兵快速向府中跑了进去,一炷香的时间,纳兰恒带着数十名偏将从府里走了出来。 “将军,你来的正好,属下正想问问将军这是何意,为什么要派军队将我的府邸包围?”纳兰恒一上来就是一副质问的口气,声音冰冷的问道。 “纳兰将军,本将军今日来有两件事情想要问你,还望你能如实回答,不然你就别怪本将军不顾及情面,将你纳兰府连根拔起。”刑天烈神情冰冷,眼眸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气,声音霸道的说道。 “邢将军,何事让你如此震怒,你可别忘了,紫林军所有的军备补给可都是我纳兰府在供应,你想将我纳兰府连根拔起,怕是手下的将士不会答应吧!” “我们决不答应!” “我们决不答应!“ 纳兰恒身边的几名偏将全部都是一脸愤怒之色,声音不悦的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