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魏王李泰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97章 魏王李泰

魏王府。 李泰设下鸿门宴,八国联军首领不明情况而来。 原本趾高气昂,藐视李泰这个即将失去庇佑的王爷,却没想到他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这一刻。 八国联军首领看着地面上闪烁的金叶子,面色苍白如纸,感觉呼吸都紧张起来,仿佛,心跳瞬时会停止一般。 听到魏王李泰想要掌控龙唐,击败楚军,成为天下之王,八国联军首领觉得眼前李泰根本不是人。 宛若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随时会在毫无声息下发起诡谲的攻击。 “本王的提议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李泰两颊上依旧噙着憨厚的笑意,但却给人一种冰冷蚀骨的感觉,这一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八国联军首领丝毫不敢忤逆李泰的意思,因为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要是不答应他的要求。 地面上倒竖的金叶子,下一秒,就会没入他们体内。 “车迟国愿意追随魏王殿下,赴汤蹈火,绝不退缩一步!” 一道雄浑铿锵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出言附和,表示愿意为李泰上刀山,下火海。 见状。 李泰淡然轻笑,一双眸子,闪烁着阴桀,一抬手,一枚玉瓶出现在众人面前案牍上。 “诸位首领修为太弱,这枚丹药算是你们臣服于本王的赏赐,日后只要尔等忠于效命,本王绝不吝啬赏赐!” 众人看着案牍上玉瓶,心生疑惑,他们不相信李泰会这么好心,赏赐丹药给他们提升修为。 笃定玉瓶中丹药绝不简单,明知这一切都是李泰的阴谋,可他们却不敢反驳。 服下丹药或许会非常痛苦,但至少能够活下去,可要是当机立断决绝,马上就是一具尸体。 无奈之下,众人相继上前,将玉瓶打开,吞服李泰准备好的丹药。 “此丹药乃是本王研制的毒丹,起初十日发作一次,越往后发作的时间会越长,不过需要本王的解药。” “虽然是毒丹,但的确有提升修为的功效。” “你们可以背叛我父皇,也就会背叛本王,这只是未雨绸缪!” 在李泰眼中八国联军首领根本就是墙头草,没有信任可言,当前他们有利用的价值,尚且不能斩杀。 八国联军首领服下毒丹,短时间内,他们必将是唯命是从,不敢有丝毫的异心。 “明日拂晓,集结大军在皇宫外,随时等候本王的信号。” 李泰看向众人,霸道的声音响起。 “我等谨遵魏王殿下旨意!” 众人耷拉着脑袋离开魏王府,相比于李世民而言,李泰才是最阴毒之人,这一刻,他们懊悔不已,可惜已经为时已晚。 子夜,月凉如水。 无垠穹苍透着几分苍凉,龙都夜间和白天的根本就是两重天。 魏王府后花园。 李泰仰望夜空,天上残月似钩,两颊噙着笑意,喃喃自语道:“终于到本王席卷天下了。” “楚帝,你准备好迎接本王的怒火!” 就在此时,黑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四名身披赤色铠甲的将领出现,“禀王爷,魑魅魍魉四军已经集结完毕。” “下去准备,明日随本王一起入宫!” 四人领命转身离去。 少时。 又有三道身影出现,此次前来之人并非是战将。 来人身上真气缥缈,眉宇间噙着一股阴狠,出现在李泰背后,禀拳施礼,“王爷,狂鲨,邪风,狂尸已经准备就绪,只待王爷一声令下,随时可投入战斗中。” “狂鲨行者,你带着这枚界主令前往城外调遣二十万军兵临龙都城下。” “狂尸行者,明日随本王一起入宫,斩杀李世民!” “邪风行者,率领你麾下之人,前往城外注意楚军的一举一动。” 李泰并未回首,目光依旧停留在面前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背后三人领命离去,好似幽灵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 翌日。 拂晓时分。 魏王李泰带着人前往皇宫,要求面见李世民。 原本李世民一直在闭关中,恰逢今日出关,就接到内侍传来消息,得知李泰带人入宫。 “陛下,魏王此番入宫来者不善,老奴以为陛下还是早做打算!” 内侍面色担忧,躬身施礼说道。 “无妨,该来的,总是要来!” 李世民凛然不惧,一双眸子,精芒闪烁,李泰为他的三儿子,其到底有几斤几两,他心知肚明。 这几年,李泰的那些小动作,看似隐藏的天衣无缝,可惜不可能逃过李世民的视线。 父子两人间隙已深,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是迟早要面对的,李世民本以为李泰会在大战落幕之后,没想到他居然提前逼宫。 城内群魔乱舞,城外楚军虎视眈眈,李泰这个时候出手,他不会如此愚蠢。 这一刻。 李世民脑海中思绪万千,总感觉有些地方想不明白,即便如此,他还是下令内侍传李泰前来御书房。 少时。 李泰进入御书房,昂首看了眼端坐在上首位置的李世民,并未躬身施礼。 “父皇,儿臣今日前来有一事相求,望父皇能够应允!” 看到李泰稳超胜券的样子,李世民面色无波,缓缓说道:“什么事情,需要现在说?” “眼下国将不国,朕没有心思听你所说之事。” “是吗?” “儿臣要说之事和福父皇有关系!” “父皇执政,屡屡败给楚国,龙唐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儿臣以为父皇不适合做龙唐一国之君,还希望父皇以大局为重,将皇位传于儿臣。” 李泰稳如泰山,气定神闲的说道。 “传位于你?” “你何德何能,想要做龙唐之皇,三年前你随朕一起从恶魔之森返回,最后夺舍泰儿,在龙唐藏身三年之久。” “你以为这一切朕都不知道?” “此番想要借助界主之力,控制龙唐,完成你的野心!” 李世民稳坐上首位置,眸光打量着李泰,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原本太子承乾身亡后,李世民就考虑传位于李泰,可一想到他心术不正,又非我主族类,才将传位的念头放弃。 不然,在他闭关这段时间里,监国之人不可能是蜀王李恪。 “既然你都已经知晓,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传位于我,可让你安度晚年。” “别逼着我,重走你的老路,血溅玄武门,血染龙都长街,现在你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还有什么实力和底蕴与我相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