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以德服人《第五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90章 以德服人《第五更!》

王府中。 楚非梵匆忙的向府外走去,脸上神色有些紧张,心中暗想:“这宛城中百姓素来彪悍有都崇尚武力,这些人要是真的起来反抗,他又不能将所有百姓全部屠戮。” 念及于此。 楚非梵脚下的步伐更加轻快,回身对着紧跟在身后的罗世信:“赶紧备马!” 军营外密密匝匝的百姓将大门他堵得水泄不通,众士兵手执长矛将百姓挡在了大营外,众人情绪激昂,嘈杂声一片都是要求将申屠圣和第五阔释放。 目下宛城王东里元克已经被斩,头颅还悬挂在城墙之上,宛城军中除了已经成为俘虏的一万人,军中将领就只剩下第五阔和申屠圣。 第五阔和申屠圣两人被俘,可是他们拒绝投降所以被关押了起来,城中百姓如此强烈的要求释放两人,起初周瑜和宋无缺都以为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城中百姓。 可在俘兵中简单了解了下,原来是因为这两人都是宛城中最强悍的存在,宛城王十三义子中其他人都是祸害百姓,鱼肉乡里败类。只有这两人心中装着百姓,第五阔对待敌人心狠手辣,可他从来没有欺负过百姓,也不允许手下将士欺负百姓。 申屠圣亦是如此,他更是宛城中少有的智者,两人在宛城百姓中声望远远要超过宛城王东里元克,百姓包围军营只是希望楚非梵将两人释放。 赵云,典韦,周瑜,宋无缺等人全部站在军营中的高台上,眼眸中纷纷闪烁着焦急之色,白起突然开口:“这罗侍卫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有回来?” “白将军,莫急,这宛城百姓只是向让吾皇释放申屠圣和第五阔两人而已,他们不会袭击我军士兵的。” 说罢。 军营外隆隆马蹄声传来,只见楚非梵策马扬鞭向军营袭来,众百姓纷纷循声开去,眸光停留在楚非梵的身影上。 一道马鸣嘶吼声响起,楚非梵胯下疾风乌骓前蹄高举而起悬浮在空气之中,百姓见状纷纷向后退去。 “砰!” 一道清脆的抽打声响起,只见楚非梵手中长鞭凌空落下抽打在乌骓马的后背上,眸光从面前百姓的身影上划过。 “释放申屠圣,释放第五阔!” “释放申屠圣,释放第五阔!” 楚非梵听着众百姓高亢的吼声,飞身下马阔步向军营中走去,众百姓无一人敢挡纷纷退开让他进入军营之中。 “来人,带第五阔和申屠圣上来!” “寡人今日就要让宛城百姓明白,这宛城是寡人的宛城,他们既是紫楚子民就要遵守紫楚的法度。” 楚非梵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众百姓的呼喊声戛然而止,眸光全部向军营深处看去,此时,数十名士兵将第五阔和申屠圣押了上来。 “来人,将他们两人身上的铁链全部打开!” “嗯!” 数十名士兵听到楚非梵的声音神情先是一愣,接着起身快速上前将两人的手铐和脚镣全部打开。 诸将皆是一脸的疑惑不知楚非梵到底何意,可楚非梵已经决定的事情他们也不敢提出异议,只能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申屠圣,第五阔尔等两人现在可以离开了!” “皇上,不能放这两人离开,还请皇上三思啊!” “还请皇上三思!” 诸将纷纷跪下施礼,声音坚定的说道。 “诸将赶紧平身,寡人可以攻破宛城,击败东里元克数万大军,难道还会怕他们两人?” 申屠圣不知楚非梵何意,眸光打量着眼前这位久负盛名的紫楚皇帝,声音浑厚有力:“汝当真放我二人离开?” “君无戏言,难道寡人还会当着自己的子民出尔反尔?” “再说寡人要是真想杀你们两人,尔等怕是早在昨日就已经命丧黄泉,第五阔将军是也不是?” 申屠圣听到楚非梵的话,不知其话中何意,脸颊上浮现出疑惑之色,侧目向身旁的第五阔看了过去。 “谋谨记昨日赵将军不杀之恩!” “行了,昨日寡人不杀尔等,今日就更不会杀你们了,现在速速离开这里,天下之大尔等想去哪里就去那里!” 楚非梵拂袖挥手示意两人离开军营,此举到时让第五阔和申屠圣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天下之大,某有能去哪里?” 第五阔口中喃喃自语着,起身向军营外走去,双脚刚刚踏出军营,转身又返了回来,跪倒在地面上双手抱拳施礼:“听闻皇上颁发招贤令,草民第五阔现在已是自由身,毛遂自荐愿意加入紫楚军队,还望皇上可以将某收下。” “第五将军之神勇,众人皆知,将军愿意加入紫楚,寡人欢迎之至。” 说罢。 楚非梵眸光停留在申屠圣的身影上,第五阔将一切都看在眼中,雄浑的声音响起:“申屠,你不是常说皇上是天下奇主可以成就万世霸业?现在皇上就在你面前,你为何不把握机会?” “道不同,不相与谋!” “紫楚虽好但不是我的归宿,某还是在这宛城中做一只闲云野鹤吧!” 申屠圣神情落寞,声音低沉的说着,冲着第五阔轻轻摆了摆手,起身向军营外走去。 “皇上,就这样让他走了?” “炎龙,寡人一言九鼎,想来都是以德服人,申屠将军既然愿意做闲云野鹤那就让他去便是,何必为难他?” 楚非梵知道申屠圣和第五阔一样,一个有勇无谋,一个有勇又有智谋,申屠圣选择做一只闲散之人也不愿意加入紫楚,那是他还没有忘记东里元克那份恩情。 “皇上,百姓都退走了,这申屠圣会不会再次组织百姓对抗我紫楚大军?” “诸将放心,此人心已死,已经对我紫楚没有任何威胁!” “行了,军营之事已经尘埃落定,诸将随寡人一起返回王府商榷下下何时班师回朝!” 诸将紧随楚非梵刚刚离开军营,就见一名士兵拍马上前,响亮的声音响起:“禀皇上,城门口发现一人鬼鬼祟祟想要浑水摸鱼离开宛城,现在已经被我军控制。其身份不明,还望皇上示下。” “身份不明之人?” “命令守城将士将他带到王府,寡人倒是对此人充满了好奇,会不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