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8章 战天下(22)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78章 战天下(22)

龙月城内。 闻仲,贾复,裴元庆,岳云,张宪,余化诸将纵马于长街上。 众将脸颊上噙着狂喜之色,此战不费一兵一卒攻下龙月城,完成楚帝部署的第一步,也算是没有辜负圣恩。 战马嘶风前行中,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长街上,跪地禀拳施礼,“末将背嵬军先锋校尉,见过诸位将军。” 见状。 闻仲等人提缰勒马,视线汇聚在来人身上,今日一战能够如此简单,此人功不可没。 如果不是他伪装成敌军斥候,将飞龙关战败的消息传入城内,龙唐敌军也不会弃城而去。 “尔今日立下大功,待大战结束,本将一定上报陛下!” “将军,末将另有一事禀报!” “唔,尔有何事,速速道来!” 闻仲抬手示意校尉起身,出言问询道。 “禀将军,末将亲耳听到龙唐敌军的部署,他们准备在野猪林设伏我军!” “野猪林设伏?” 闻仲回身示意,背后将领把军事地志图送了上来,打开地图目光浏览了一遍。 “此去野猪林路途不算太远,穿过野鹰峰在有半日即可抵达,既然敌军愿意在野猪林设伏,就让他们好好等候!” 听到闻仲之言,诸将纷纷纵声狂笑,只有校尉一人一头雾水,不知他们话中何意。 “来人,传令下去,大军死守龙月城,四城防御皆不可掉以轻心!” 闻仲纵声下令,传令兵提缰回马,飞速奔袭在长街上。 “将军,既已知晓敌军在野猪林设伏,为何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彻底将龙月城敌军击败。” 校尉将领最终还是按捺不住,面色惶恐的询问道。 “不用追击,本将奉陛下之命镇守龙月城,至于野猪林的龙唐敌军,就让他们自生自灭!” 话音落。 众将提缰拍马,快速向城内将军府飞飞奔过去。 龙唐敌军撤出龙月城轻装简行,携带的粮草和干粮最多可坚持五日时间,只要他们在野猪林等不到楚军,五日之后粮草尽失,那个时候他们将不攻自破。 闻仲觉得没有必要劳师动众,等候五日时间,或许敌军还会自动送上门来,现在龙月城落入他们手中,城外敌军已经彻底成为无家可归的孤军。 孤军难支,时间会打破他们心理防线,最终只能成为一盘散沙,各自奔走离去。 ............ 金乌西落,玉兔东升。 野鹰峰上氤氲雾气笼罩,侯君集,新文礼二将带兵在山峰上设伏等候楚军到来,此番,两人精密部署,相信一定可以重创楚军。 时间滴滴哒哒溜走,转眼间,如墨的夜色将天地覆盖,两人负手而立,举目远眺龙月城方向。 虚空陷入黑暗中,天地间一片死寂。 根本就没有追兵前来的迹象,侯君集不禁面露急色,心下有一股不祥预感。 一天。 又一天。 一晃四天过去了。 侯君集先后派出数十道斥候前去龙月城探查,回来后给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城门禁闭,严防死守!” 直到这一刻,侯君集才接受了事实,他们拱手将龙月城交给楚军,让三军将士在荒野中藏身四天时间。 侯君集起身瞥了眼新文礼,两人移步向山峰一侧走去,来到山崖边上,前方云雾缭绕,清风袭过,战袍怒卷,他们宛若置身仙境中。 “新将军,楚军是不会出城了,接下来我们该如何!” “龙月城一战,你们守城不利,返回龙都后罪责是无法逃脱了。” 侯君集皱眉,忧心忡忡的样子。 “将军,三军将士粮草不济,最多在坚持一天时间,末将一直也在思索接下来该如何。” “要是再为三军找不到一处栖身之地,我们将会自乱阵脚,末将以为应前往飞龙关与大帅汇合。” 新文礼依旧忧愁不已,但他知道为今之计,与大军汇合或许是最好的办法,留在野鹰峰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丢了城池,有何颜面去见大帅?” “再等等,待玲珑姑娘返回,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侯君集长叹一声,愁容满布,到现在他还是不甘心将龙月城让给楚军,期待着新玲珑完成任务。 一晃又是三天时间,野鹰峰上能吃的东西被五万龙唐士兵搜刮一空,时下已经有士兵开始心生退意。 他们觉得留在野鹰峰坐以待毙,还不如下山逃命去,很多人开始蠢蠢欲动,期间有人逃走被发现。 侯君集一怒之下斩杀十余人,这才短时间震慑,可他知道绝非长久之计,要是再无法为三军将士找到一条活路,最后群起而乱。 那时候,就不是杀几个人那么简单了。 正午时分,阳光穿透树枝洒落在地面上,龙唐士兵慵懒的靠在古树上,一个个昏昏欲睡,士气涣散到极致。 此刻。 就算城内楚军到来,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能不能下山都是未知数,上阵杀敌根本就是软脚虾,战斗力更是一塌糊涂。 哒哒哒~ 哒哒哒~ 荒野中突然传来隆隆马蹄声,侯君集循声而动,倏然腾起身影向山峰下远眺过去,见荒野中只有五匹快马飞驰而来,皱眉舒展,眼眸微眯着,两颊上泛起狂喜之色。 “玲珑姑娘回来了,她完成任务了!” 侯君集喃喃低语着,心下兴奋不已,移步快速向山脚下冲去。 少时。 五人勒马于山峰下,新玲珑环顾左右,发现丝毫没有激斗过的痕迹,两靥泛起疑惑之色。 难道楚军没有出现? 就在此时,侯君集带领百名玄甲军下山,手扶腰间阔剑,大步流星向前走来。 “大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三弟!” 南宫适纵身跃下马背,飞奔上前将侯君集揽入怀中,两名七尺男儿拥抱在一起,足见他们之间感情之深厚。 “三弟,玲珑姑娘将一切都已告知,接下来只要三弟一句话,大哥马首是瞻,上刀山下火海,绝不退缩一步。” 南宫适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突然想到什么,这才转身指着背后马背上三人介绍。 “三弟,他们三人也是我的兄弟,接下来也听三弟的调遣!” “魏贲,郑伦、陈奇,还不赶紧上前见过我三弟!” 闻声,马背上四人飞身下马,阔步上前禀拳见礼,目光打量着侯君集,神情有些倨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