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7章 战天下(21)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77章 战天下(21)

狼烟四起,兵临城下。 岳云,张宪二将勒马于城下,纵声叱喝,见城上龙唐战将无动于衷,两人面色阴沉下来。 此时。 闻仲下令火器营,先锋营同时杀出,今日他们对武月城势在必得。 三日前得到斥候传来消息,知道龙唐敌军在飞龙关受挫,遭受比蒙王所部伏击,眼下一时间不可能返回。 他们之所以选择今日出击,就是算准了城内龙唐敌军防御空虚,兵力如此悬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飞龙关战败的消息今日会传入城内。 所以,闻仲决定毫不保留,强攻龙月城,今日一战,取下龙月城,让龙唐大军沦为丧家之犬,这是楚帝此战第一部署。 闻仲几人身受楚帝信任,率军攻打龙月城,他们深知此战的重要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杀杀杀! 火器营士兵推动红夷炮向城池逼近,先锋营将士负责战盾防御,以及飞矢碾压,另外后续攻城器械已经横列于野,大军随时倾巢而动。 城池之巅。 侯君集,新文礼见楚军火器营靠近,两人视线注视于楚军阵营上,这一战,楚军显然做了完全准备。 三军攻城颇有章法,没有丝毫混乱,见状,新文礼面色一沉,皱眉道,“将军,楚军来者不善,今日殊死一战在所难免!” “是啊,楚军很务实,这是准备强攻龙月,看来这场死战是无法避免了。” “众将士听令,守城器械准备,滚石流木,飞矢火油时刻准备,一旦楚军靠近,绝不保留。” “新将军,你我率领大军在城门等候,待楚军入城与之决一死战!” 既然无法逃避,只能一决雌雄,这是侯君集,新文礼现在的想法。 就在此时。 城内长街上一匹快马飞驰而来,两人循声看去,斥候勒马于城下,飞身下马,疾驰而至。 “禀将军,大帅在飞龙关遭受楚军伏击,三军损失惨重,大帅命末将前来通知将军,率军前往飞龙关。” “飞龙关失利?” 侯君集,新文礼神情一慌,今日当真是祸不单行,城外楚军正在强攻城池,现在又接到飞龙关战败的消息。 “率军前往飞龙关,难道要放弃龙月城?” 侯君集知道放弃龙月城的后果,一旦城池被楚军占领,他们麾下兵马都成为荒野孤军。 到时候,粮草补给来援都成问题,现在龙唐大军完全是被楚军牵着鼻子走,部署全部被大乱。 轰隆! 轰隆! 接连两道炸天巨响传开,虚空烟雾袅袅腾起,侯君集两人身影一阵,回首向城外看去。 楚军兵临城下,火器疯狂进攻,城池显然朝不保夕,这一刻,两人竟不知如何抉择,麾下五万兵马到底何去何从? “将军,既然大帅有令,我们还是撤出龙月城,前往飞龙关驰援!” “新将军,放弃龙月,楚军将会前后夹击,这场大战我们将无一丝胜算。” 侯君集一拳击中在城池上,心乱如麻。 “将军此言诧异,撤出龙月城或许我们还有扭转乾坤的机会!” 一侧新玲珑突然开口说道,一时间众人视线全部汇聚在她身上。 “将军,楚军强取城池,火器威力无穷,死守城池亦非明智之举,撤出城池后,楚军定然会一路追击,我们可在野猪林设伏。” “大帅兵马已至飞龙关,证实野猪林并没有楚军设伏,正好我们可以利用此地,痛击来犯楚军。” 新玲珑美眸闪烁,瞥了眼跪地的斥候,两靥泛起灿烂的笑意。 “如此甚妙,可以杀楚军一个措手不及!” 新文礼出言附和,目光停留在侯君集身上,显然是在等候他的答案。 “好,就依玲珑姑娘的之意!” “众将士听令,即刻撤出龙月城,将所有器械全部摧毁!” 侯君集,新文礼兄妹三人率领五万兵马离开龙月城,半个时辰后,一道排山倒海的巨响激荡天穹。 远去的龙唐士兵循声回首,他们知道龙月城被楚军攻陷了。 “众将士听令,火速赶往野猪林!” 侯君集纵声下令,话音刚落,新玲珑开口道,“将军,等一等!” “玲珑姑娘有何事?” “将军,三军此去并非是野猪林,而是野鹰峰!” “野鹰峰?” “为什么?” 侯君集知道野鹰峰距离龙月城只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新玲珑突然改变设伏地点,这让他非常疑惑。 “将军,刚才入城的斥候并非是我军之人,要是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是楚军的细作!” “什么!” 侯君集,新文礼同时大惊失色,刚才的斥候要真是楚军细作,那他们等于拱手将龙月城让给楚军。 “到底怎么回事,既然你知道斥候是楚军细作,为何还要怂恿本将军带兵出城,如此未战弃城而逃,我们都逃不了干系。” 侯君集怒不可遏,凌厉的目光注视着新玲珑,这一切皆因她而起。 “将军稍安勿躁!” “楚军利用假斥候传递消息,虽然斥候是假的,但是消息是真的,至少我军在飞龙关战败,绝对是事实。” “既然楚军能利用假斥候,我们为什么不能?” “刚才在城池上,我故意道出我军在野猪林设伏,就是要借斥候之口告诉楚军。” “他们得知我们在野猪林伏击,怎么会去在意野鹰峰,如此之下我军可转败为胜,击败城内十万敌军,我们可带兵再次返回城池,此乃以退为进之法,也是我军当前唯一可行之路。” 新玲珑胸有成竹,一副稳超胜券的样子,侯君集,新文礼,新月娥皆是被她的观察力和智谋震惊。 “玲珑姑娘智谋无双,当真乃是三军之福也!” “三军前往野鹰峰,此战必须痛击楚军!” 侯君集再次下令,三军将士飞驰前行,浩浩荡荡远去。 少时。 侯君集拍马来到新玲珑战马旁,侧目轻笑道:“玲珑姑娘,本将有一事需要你帮助,不知姑娘可否答应。” “将军有何事,尽管吩咐!”新玲珑淡声说道。 “玲珑姑娘,你带着这枚玉坠前往天武阁,去找一位名曰‘南宫适’的人,只要你将玉佩交给他,此事就算结束。” 侯君集说着将玉坠递给新玲珑。 “天武阁,将军说的是神武山上的天武阁?” “正是!” “玲珑明白,即刻前往天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