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宛城鏖战《第三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8章 宛城鏖战《第三更!》

宛城外。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残尸堆积如山,鲜血流淌过地面如红河水一样,血染苍穹色变,战气凌天穹。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军在宛城下整整鏖战了数时辰,双方死伤无数,众将士也都已经杀的精疲力竭,鲜血将身上的铠甲染红,紧紧的贴在身影上。 楚非梵手中长戟横空穿过,数十名血狼骑的士兵倒在了血泊中,他乍然抬首,如刀的眸光停留在东里元克的身影上,两人身上皆是狂暴的杀意。 此战必有胜负,两人之间必有一死,生者可得天下,死者魂飞湮灭。 “杀!” “杀!” 两人怒视对方,同时怒吼一声,只见楚非梵提戟纵马快速向东里元克冲了过去,东里元克气势丝毫不弱,手执擎天长槊,拍马冲杀了过来。 另一边。 赵云手中长枪银光纵横正和仇伐激战在一起,白起破龙擎天戟碎空斩落而下,和申屠圣的大刀撞击在一起。 宋无缺,典韦,罗世信带着数万士兵正在血狼团酣战,血狼团的强悍绝非空穴来风,众人杀伐果断,一招一式都是杀人的绝技,没有丝毫花哨的动作。 这一万血狼团的战力堪比紫楚大军三万人,典韦手执双铁戟,在敌阵中往来冲杀,虽然身上鲜血淋漓,血染战袍,仍然浴血奋战。 良久。 林冲,秦良玉,公羊洵三人带兵冲进了宛城,东里元克的几名义子除了申屠圣,仇伐,第五阔,三人尚在,其他人早已就成为了诸将的枪下之鬼。 罗世信以一挑三,手中镔铁枪斩杀了风浩,左忠,嬴开三人,虞刚死在了楚炎龙的手下,戚风被林冲斩杀,戎五被公羊洵手中的开山巨斧斩断。 林冲几人冲入宛城之中占领了城池,他们将紫楚的旌旗挂在了城头上,此时正在和楚非梵酣战的东里元克见宛城失手,周身上的怒杀之色更胜,手中长槊裂空而来,大开大合的刺杀在楚非梵的身上。 东里元克本以为自己麾下仇伐,申屠圣,第五阔三人带领着血狼军团,可以轻轻松松将紫楚大军击败。可没想到紫楚大军在几位将领的带领下,没有丝毫的退缩,数万将士无一人怯战后退。 更甚者,楚非梵麾下大军中战将强悍无匹,就连仇伐,申屠圣,第五阔三人在对方手下也丝毫没有占到便宜。 此时城已破,军心以乱,士气一落千丈,东里元克神情睚眦欲裂,心中清楚要是自己无法将眼前的楚非梵斩于马下,宛城将会土崩瓦解彻底沦陷,就连自己怕是也性命不保。 “楚非梵,看来所有人都轻视你了,就连本王也被蒙蔽,但今天汝必须死!” “东里元克,看看你身后城墙上的旌旗,现在宛城以在寡人大军的掌控中,寡人一统风云势在必得,汝妄图垂死挣扎,当真就是以卵击石,现在下马受降,尚可以给你一具全尸。” “投降?” “老夫纵横沙场数十载,大小战役数百场,大月国见到本王都退避三舍,你现在让我下马投降,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东里元克神情睚眦欲裂,微眯的眼眸中目光如剑,手中长槊破空袭来,完全一副和楚非梵拼命的样子。 “强弩之末,何必苟延残喘!” “唰!” 楚非梵乍然抬首,眸光停留在迎面刺来的长槊之上,一道劲风铺面而来激荡起楚非梵两鬓的青丝在风中摇曳。当长槊距离他咫尺之间时,楚非梵的身影向马背一侧倒下,负于后背的长戟如闪电般掠去。 东里元克眼眸中腾起错愕之色,见自己长槊的攻击落空,刚欲收回兵刃就见一道银光向自己的头顶上袭杀而来。 “砰!” 一道响亮的碰撞声响起,东里元克头顶上的乌金五龙冠被击飞了出去,他一头的长发洒落下来遮盖住了他的脸颊。 “啊!” “楚非梵,本王杀了你!” 东里元克抬手将遮面的青丝拨开,眼眸中赤红的怒火奔涌,声音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楚非梵丝毫没有理会东里元克的咆哮声,手中长戟再次化为一道银光,刁钻如蛇一般向东里元克脖颈上袭杀而去。 一切都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东里元克只感觉一道冰冷的寒芒袭来,手中长槊挡在了身前,轰的一声长戟撞击在槊柄上,一道疼痛感瞬间传遍手臂,东里元克知道自己的手骨已经断裂。 “哒哒哒.......” 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响起,只见东里元克紧勒缰绳回马快速向宛城一侧狂奔而去,楚非梵见其想要逃走提戟纵马追了上去。 主将衰,士气落,宛城王都已经开始抱头鼠窜,麾下的士兵全都惊慌失措,战力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轰!” “轰!” 接连数到巨大的撞击声惊天动地,众人的视线全部循声看去,只见赵子龙手中的银枪穿透了仇伐的身体,血柱飙飞而起散落在虚空之中,仇伐的身影从马背上跌落下倒在了血泊之中。 血狼军团众士兵见统领仇伐都已身死于马下,眼眸中纷纷腾起慌乱之色,面对紫楚士兵的冲杀吓得一哄而散向四周逃窜而走。 白起,宋无缺,赵云,典韦,周瑜诸将见敌军看起溃退,手中沾满鲜血的兵刃高举而起,一鼓作气向溃逃的敌军追了上去。 兵败如山倒,士气落千丈,宛城军此时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像山崩一样的垮下来,众将士只顾争相逃命,互相冲撞践踏,死伤无数。 一鼓作气,势如破竹的紫楚大军瞬间以碾压势向逃兵追杀了上去,霎时间,宛城下传来一道道惨叫哀嚎声。 大战胜负已分,宛城大军死的死,伤的伤,被俘的被俘,三万大军和一万血狼军团的士兵,目下也所剩无几。 放眼望去,宛城城池下,血流横河,尸横遍野,残尸堆积如山,空气中刺鼻的血腥之气萦绕,到处弥漫着绝望痛苦的嘶吼。就连宛城外四周丛林中的野兽都远离了这片丛林,疯狂的向丛林深处跑去,不敢靠近如修罗战场的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