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5章 战天下(19)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75章 战天下(19)

“放弃龙月城?” “白起,你有何妙计,不放之言!” 楚帝见白起意气风发,稳超胜券的样子,知道他提出放弃龙月城,绝非一时决定。 这一刻。 大帐内,诸将亦是面露期待之色。 “陛下,龙丰城一战,龙唐敌军雄师百万,显然是准备与我军一决雌雄,大战落败,我军一路追至此处。” “当前所处之地已是龙唐腹地,我军占据绝对的地理优势。另外以龙唐帝李世民的风格,一战落败必然急于扭转乾坤,可他却只派遣援军二十万众。” “如此可见,龙唐帝国已经无兵可用,此乃天时也。” “眼下我军的士气就更不用说,高涨激昂,此乃人和。” “天时,地利,人和我军尽占,放弃龙月城直逼龙都,相信城内敌军肯定会杀出援助,如此我军在沿途伏击,可以事半功倍。” 白起将他的分析和部署道出,众人面露佩服之色,此计甚妙,以进为进,让龙唐敌军自动送上门来。 “妙!” “好一个天时地利人和。” “此战就依白起之计,放弃龙月城绕道前往龙都。” 楚帝一样觉得白起的部署非常完美,接下来开始三军的分配,以及选择设伏的地方。 就在此时。 楚帝突然补充一句,“众爱卿,此战击败龙月城内敌军不是最终目的,攻入龙都,斩杀李世民才是,所以沿途设伏只要城内敌军无法援助龙都即可,无需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白起目露精芒,长吁一口气,很显然楚帝猜出了他计谋的最终意图。 ........... 于此同时。 龙月城北城下。 段志玄,刘黑闼,罗艺三人兵临城下,李勣接到通报,出现在城池上,看到三人身影,这才下令士兵打开城门。 罗艺乃是从武月帝国臣服之将,段志玄,刘黑闼和李勣交情深厚,三人往昔并肩作战,驰骋疆场,算得上是过命的袍泽。 轰隆! 轰隆! 城门打开,三军浩浩荡荡进入,李勣亲自在城门口相迎,三人相谈几句,纵马向将军府飞驰过去。 将军府。 议事厅内。 茗茶飘香,袅袅升烟。 段志玄,刘黑闼,罗艺三人落座,视线看向上首位置李勣,大厅中气氛有些古怪。 “懋功,接下来战事你意下如何?” 段志玄出言询问,并没有提起北冥关和龙丰城之战,显然他是不想伤了李勣的面子。 “志玄兄,楚军就驻扎在城外,一晃马上一个月时间,黑暗王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城内三军群龙无首,士气低落,多亏这场暴雨及时到来,否则,龙月城怕是也已经落入楚军手中。” 李勣并未夸大其词,龙唐三军将士真的应该感谢这场暴雨,不然能不能逃至城内都尚未可知。 或许在二十天前,他们就已经埋骨荒野了。 “懋功,怎能说城内群龙无首,你就是三军的擎天支柱,陛下让我等三人前来助你一臂之力,接下来与楚军交锋,我等三人马首是瞻。” “有志玄兄,刘将军,罗将军这句话某心甚慰,至于接下来大战,我们还是从长计议。” “眼下当务之急,必须先稳定军心,让三军将士重现往日雄风,与楚军之战不比其他帝国的交锋,且不可有丝毫的大意。” “一步错,步步错,到最后只能落得满盘皆输!” 李勣这也算是经验之谈,他这是要告诉三人,不可小觑楚军任何一人。 “懋功放心,前来时中途陛下飞鸽传书,已将迎敌之法告知!” 段志玄抬手将一道锦囊交给李勣,两颊噙着淡然笑意,可心底里却对楚军充满好奇。 与李勣同朝为官多年,从未见过他如此焦虑,步步为营的样子。 打开锦囊,李勣瞳眸收缩,快速浏览,低声喃喃自语,“疑兵,牵制,密切关注楚军动向,等候最终的决战。” 李勣一头雾水,脑海中思绪飞转,李世民这是要让他死守龙月城,等候最后的决战。 面对城外近百万楚军悍卒,仅凭一座城池恐无法阻挡他们,楚军火器威猛,兵强马壮,这可真是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懋功兄,我虽不知陛下有何部署,但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如果楚军放弃进攻龙月城,我们将陷入两难之境。” 刘黑闼突然开口,语气铿锵,态度严肃,周身上萦绕着浓郁的铁血杀气。 “将军之言,也是我的顾虑!” “楚军之中不乏善谋之人,相信他们一定也会想到,陛下锦囊中让我们牵制楚军,不知尔等有何良策?” 李勣这段时间一直心口悬着一把剑,就害怕楚军突然放弃攻打龙月城,到时他们将被彻底独立。 现在刘黑闼之言与他不谋而合,足以表明此事非常严重,在李勣心里要想牵制楚军,唯有一战。 “懋功,我等率军前来,三军士气正盛,可出城袭扰楚军,借助暴雨的遮掩,兴许可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即便无法重创楚军,也可全身而退!” 段志玄起身上前,注视着军事地理图,开始将他的部署告知众人。 少时。 李勣淡声道:“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罗春,新文礼,雄阔海听令,尔等三人随段将军一起前往。” “侯君集,王伯当,谢逢春沿途设伏,为了以防万一,还需要五老带领铜人军团在另一侧佯攻。” 诸将赞同段志玄的部署,相继起身领命,半个时辰后,城内马蹄声隆隆传开,龙唐三军开始行动。 然而。 城外楚营内。 三军将士早已集结完毕,大雨磅礴之下,纵马飞驰离去,诸将依照楚帝的部署,分批绕道离开,前往给他们指定的地方。 暴雨鞭挞,疯狂肆虐在大地上,楚军放弃悄无声息离去,龙唐敌军没有丝毫察觉。 三个时辰后。 段志玄,刘黑闼,罗艺,罗春,雄阔海,新文礼等人率军前来,起初他们小心谨慎,可越靠近楚军大营越察觉不对劲。 当他们冲入大营时,已经是人去营空,近百万楚军消失在无垠的荒野中,因为暴雨的原因,他们无法知晓楚军的去向。 这场暴雨对于龙唐敌军而言,成也暴雨,败也暴雨。 龙月城内,李勣接到消息得知楚军不知所踪,身形微微一震,一个趔趄倒在木椅上。 他最担心的果然发生了。 不用猜测,就知道楚军奔着龙都去了。 他们占得先机,彻底将龙月城孤立,将他推入两难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