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3章 战天下(17)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73章 战天下(17)

一战惊天,血染荒野。 放眼望去,绵延不绝的荒野上,目之所及,残尸堆积如山,血流成河。 秃鹫孤鹰在虚空盘旋,一道道尖锐的啼叫声传开,它们拍打着翅膀远去,丝毫不敢接近沙场。 好似浓郁的血腥之气,让它们惶恐不安。 ........ 一晃半个月时间过去,追击之战终于结束。 龙唐敌军四分五裂,逃至四面八方,只有不足三十万众进入龙月城内。 号称百万不败雄师,在楚军穷追猛打下,狼狈的好像丧家之犬。 如果不是最后三日追击时,天降瓢泼大雨,道路泥泞崎岖,加上雨雾的遮掩,龙唐敌军的损失必将更加惨重。 时至初秋,天气微凉。 重要的是秋雨连绵,五日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楚军在龙月城外驻扎,各路兵马陆陆续续开始回归,楚帝端坐在大帐内,两侧武曌,上官邦宁,寒冰落,白起,项羽等人落座。 “白起,可有岳飞的消息?” “回陛下,微臣已经派出十道斥候,到现在尚未有岳大帅的消息。” “不过陛下不用太过担心,岳帅麾下强将如云,再加上背嵬军,龙唐敌军残部还奈何不了他。” 白起出言说道。 大帐内楚将都对岳飞信心十足,他们坚信其一定能够带回李无忌的首级。 “白起,派遣斥候潜入龙唐其他城池查看消息,我军疾驰半月之久,正好借此机会休整一番。” 此战击败龙唐百万雄师,楚军士气高涨,一战辗转千里,斩杀敌军不计其数。 楚帝心里非常明白,龙丰城下一役,为楚国击败龙唐奠定了基础,接下来的战事将不会太艰难。 眼下就三件事情,等雨停,岳飞归来,粮草抵达。 这三件事情尘埃落定,接下来楚军将在最短时间内击败龙唐。 楚帝有他的部署,然而此时,远在龙都皇宫中的李世民,却是暴跳如雷,太极殿内一片狼藉。 显然,李世民的怒火刚刚爆发结束。 龙丰城一役的消息,传入龙都之后,李世民寝食难安,一直愁容满布。 他对楚帝太了解,这一次的战败,已经让龙唐元气大伤,要想再次碾压楚帝,已经没有完全的实力。 最让他震怒的是自己一直器重的两个人,居然接连战败,到底是楚帝太难对付,还是李勣和李无忌无能? 他们两人统领的皆是龙唐之精锐,现在败于楚军手中,接下来战役紧靠段志玄,罗艺,刘黑闼三人,怕是无法力挽狂澜。 “克明,魏征,你二人说说接下来战役该如何打!” “龙月城距离龙都已经不远,要是再无法击败楚军,龙都危矣。” 李世民神情凝重,视线停留在杜如晦,魏征两人身上。 杜如晦,魏征此刻也是一筹莫展,眼下龙唐能征善战的神将差不多都在前线,他们行实在想不出何人能够出战楚军。 为今之计,怕是只有御驾亲征。 可兵力最强时没有御驾亲征,现在处于弱势帝临沙场,除了能够稳定军心,提高三军士气外,已经没有丝毫作用了。 “陛下,事到如今,我们应该平心静气,好好筹划下,不能在一味的增兵前线。” “有些时候,杀敌也无需自己出手,我们可以借刀杀人。” 杜如晦突然开口道。 闻声。 李世民,魏征两人眸子里泛起精芒,显然他们明白杜如晦话中之意。 其实,护界盟很早就找过李世民,想与其联手,一起斩杀楚帝。 可李世民拒绝了。 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李世民认为以龙唐的实力,完全可以击败楚国。 现在杜如晦突然提到借刀杀人,李世民首先想到的就是护界盟以及八大古族。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从来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仅此一提,李世民决定借助两大势力,一起对抗楚帝。 但他心里却又担忧,眼下龙唐帝国战败,已经没有了足够强大的筹码,现在去和两大势力联合,怕他们不会轻易答应。 杜如晦猜出李世民的担忧,淡声说道,“陛下,楚国非除不可,微臣相信两大势力一样,不希望楚国继续壮大。” “我龙唐要是败了,接下来就是他们,这个道理相信两大势力心知。” “克明言之有理,倒是朕多虑了。” “就算两大势力不答应联合,朕还有一人可以考虑,这一次付出再大的代价,也绝对不能让楚帝活着离开龙唐之地。” 李世民冰冷的声音传开,挥手示意众卿离去,身影一转,朝着太极殿深处走去。 ........... 此时。 暴雨如柱,疯狂鞭挞着大地。 弥漫的雨雾将天地笼罩,时至黄昏时分,可虚空早已昏暗下来。 绝天涯边缘,一场杀戮正在持续,为首两人正是岳飞和李无忌。 岳云,张宪,陆文龙三将率领背嵬军正在斩杀黑暗龙军和铜人军团残部,背嵬军人数众多,已然占据上风。 而岳飞和李无忌的鏖战也已经接近尾声,大雨冲击之下,两人执戈而立,周身上滴落的尽是血水。 李无忌本就身受重伤,在岳飞穷追不舍下,退至绝天崖,显然是被逼入绝境。 无奈之下只能出手一战,但他没有想到岳飞战力恐怖如斯,丝毫不弱于楚将任何一人。 岳飞与之一战,第一击就是一枪999秒杀,李无忌强行迎战,碰撞之下,伤势再次加重。 眼下他体内筋骨寸寸断裂,若非强大的意志力支撑,怕是早已身首异处。 即便是他拥有天残不灭和不灭金身,可惜肉身和本源已经被摧毁,逆天的恢复力也无法让他瞬息痊愈。 原本想要离开后疗伤,可惜楚帝不给他喘息一口气的机会,岳飞有强大的无法战胜。 李无忌没想到纵横沙场这么多年,最后自己会落得如此狼狈。 “杀!” “杀!” 岳飞将沥泉枪负于身影一侧,双脚踏地,雨水飞溅而起,疯狂向前奔袭过去。 这一刻,虚空雨水在岳飞冲击下分开,前行中寒枪穿刺而去,枪柄上雨水激荡。 枪如腾龙,势如雷霆。 李无忌最后挣扎,抬手将两柄巨锤挥动,轰隆一声巨响传开,巨锤被震飞出去,他的身影好似断线的风筝。 “不!” 一道不甘,愤怒的嘶吼声传开,岳飞执枪傲立于绝天崖边缘,看着深不见底的深渊,李无忌的身影已经被吞噬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