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 战天下(13)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69章 战天下(13)

一杆寒枪先至。 枪出如龙,力贯千钧。 面对如此霸道一击,澹台誉亦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抬手银枪相迎。 两柄金戈撞击在一起,声震于天,真气激荡,胯下两匹战马嘶风长鸣,骤然腾空而起。 澹台誉凝神注视着眼前来人,面色铁青,一击之下,他便察觉高宠战力在杨再兴之上。 “你是何人!” “楚国背嵬军先锋将军,高宠!” 高宠面色无波,双臂膂力大增,这一刻,他体内属性‘横扫’开启,在兵戈,坐骑的力量加持下,一身战力达到巅峰状态。 一击之下,难怪澹台誉有些吃力。 这一刻。 杨再兴纵马已经向城内撤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龙唐大军中,李勣出言提醒,“殿下,楚军这是准备车轮战,澹台老将军恐有危险!” “并且,楚军敌将像是故意落败,这其中会不会另有阴谋!” “李大帅此话何意,是在怀疑澹台将军的实力?” “银枪老祖战无败绩,难道连区区一名楚国小将都不敌?” “我看李大帅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楚军战将没有你想象的恐怖,他们也并非不可战败。” 李无忌对澹台誉信心十足,相信以他的战力就算连斩十名楚将,也不在话下。 闻声。 李勣面色铁青,心下非常不悦,即便如此,他依旧强压心中怒火,示意背后战将莫要声张。 两军交战在即,绝对不能出现阵前内乱的情况。 少时。 李无忌冲着谢映登道,“去告知北枪王张处让,一定密切关注沙场上一举一动,澹台将军如有危险,决不能让有失。” 谢映登纵马向前狂奔过去,此刻,高宠与澹台誉已经交锋二十回合,两人转战方圆百米,所过飞沙走石,浓郁烟尘将他们笼罩其中。 高宠之勇,让澹台誉震惊。 无法相信他的枪法如此精湛,若是在给他十年时间,就算是他自己也绝非其对手。 高宠神勇,世人皆知。 历史中六七十万金军,将牛头山围的水泄不通。 被高宠翻江搅海一般,杀得尸如山积,血流成河,冲开十几座营盘。后一枪击败金兀术,单枪匹马冲进金人阵营,杀的番兵番将,人亡马倒,死者不计其数。 高宠进东营,出西营,如无人之境,杀得金兵叫苦连天,悲声震地。 后遇金军粮库,想上山前往放火之时,哈铁龙叫人把铁滑车推下山,高宠轻松将其挑飞,连挑十一辆。在挑第十二辆时,战马疲惫倒下,掀他于马下,被铁滑车压死。 如此神勇无匹,好似战神下凡的猛将,就算面对澹台誉,一样战的游刃有余。 即便想要露出破绽落败,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枪风破空而起,一击之下澹台誉银枪被震飞出去,高宠人马合一,大枪向澹台誉面门上穿刺过去。 唰! 大枪穿透虚空,寒芒趋势不减,快如闪电,猛如迅雷。 见状,澹台誉两颊泛起冷笑,紧握银枪,身影向马背上倒下,他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急功近利,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澹台誉身影紧贴在马背上,枪锋从面门前穿过,近在咫尺,寒芒掀起劲风,刮的脸颊生疼。 可就在此时,澹台誉银枪飞去,穿透高宠战甲,身影一个鲤鱼打挺而起,大吼一声,双手紧握枪杆,硬生生将高宠挑起。 “杀!” 秦用飞纵胯下神驹,掌中紧握紫金八棱槊,飞速向澹台誉杀去,前行中声如雷霆:“楚国秦用在此,谁敢与某一战!” 巨吼声远远传了出去,声震于天,清晰的传入龙唐大军耳中。 李勣脸色为之一变,银面韦陀秦用,天生为战斗而生,虽年纪尚轻,可一身修为与战力,恐怖如斯。 “李大帅,澹台将军已经接连击伤两名楚将,这名小将前来一样是送死!” “殿下,莫要轻敌,秦用战力不弱,还是让澹台将军休息下!” 闻声。 李无忌面生怒色,侧目冲着李勣怒声道,“李大帅,三军之前,你此言有扰乱军心之嫌,莫要在开口说话,否则别管本王翻脸无情!” 李勣苦笑一声,闭口不言,自己为臣,对方确实陛下的干儿子,关系亲疏,一眼便知。 但他心里非常清楚,李无忌之所以如此打压他,就是因为幽冥关一役落败,否则,以他在朝中地位,他绝不敢如此跋扈。 亦或许这是陛下之意,他现在也只能猜测,既然李无忌不听意见,他就看看龙丰城之战,最终到底会鹿死谁手。 此时。 秦用已经飞马来到澹台誉前方,高宠双掌紧握枪杆,任由其如此摇晃,依旧无法奈何于他。 澹台誉发现秦用的踪迹,心下骇然,眼下兵戈被高宠控制,若是秦用兵戈杀来,他恐有性命之危。 杀! 秦用大吼一声,猛向前冲,横戈欲将澹台誉刺于马下。 突然。 澹台誉诡异的身影向马背一侧夺去,在紫金八棱槊击落时,巧妙的躲过一击,可高宠却趁机逃走。 疾驰向前,翻身跃上马背,双腿拍马朝着城内飞奔。 城池上。 楚帝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两颊上笑意浓郁,这一战倒是辛苦杨再兴和高宠了。 原本他们两人至少可以和澹台誉激斗到百余回合,却为了麻痹敌军,在不暴露的情况下战败,让两人皆被银枪击伤。 “陛下,秦用年少轻狂,战力惊天,末将担心他会出手把敌将斩杀!” 白起注视着城外沙场上鏖战,担忧的说道。 “白起,秦用沙场历练多年,相信他会有分寸,并且李无忌绝对不会让澹台誉有危险。” “相信接下来的斗将,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话音落,沙场中秦用已经占据上风,眼中杀意涌现,马槊横空,周身气流涌动,四面八方激荡起磅礴的杀气。 一道道攻击下,战力不断飙升。 秦用身怀斗战圣体,沙场上素来是越战越勇,战力也会快速上升。 反观澹台誉接连三番苦战,时下确有些气息翻腾,毕竟他已经花甲之年,如何与血气方刚的秦用相比。 远处。 张处让,罗弘信察觉澹台誉气息混乱,枪法明显在速度和锋芒上弱了下来,两人担心他有危险,双腿拍马冲杀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