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8章 战天下(12)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68章 战天下(12)

夜阑星稀,月色微冷。 月光穿过密林洒落在地面上,星星点点,好似精灵一般。 剑天五人刚欲离开,一道身影凌空传来,他们前行的脚步戛然而止,身子好像被施了魔法。 举步维艰,惊恐万分。 五人警惕的环顾四周,最终目光停留在正前方黑影上。 “黑暗王!” “李无忌,你害死我大哥和七弟,现在还敢现身,兄弟们,杀了他!” 剑天怒火中烧,暴掠向前朝着李无忌冲杀过去,其他四人身影如电,拔剑袭杀。 “无用之辈!” “本王对你们寄予厚望,没想到尔等如此不堪一击!” 李无忌抬手一道剑光飞出,快速穿梭在虚空中,径直斩落在剑天身影上。 一剑挥出。 身影如鬼魅,奇快无比。 虚空中剑影纵横,李无忌身上像是披着恶魔铠甲般,狰狞恐怖。 一道道剑光落下,鲜血宛若瀑布一般自空中倾泻而下。 剑天五人身首异处,无一生还。 李无忌手段犀利,斩草除根,在他心里若是不能为自己所用,绝对不会放虎归山。 丛林中徒增五具尸体,李无忌早已离去,只剩下虫鸣啼叫声,回荡在夜幕下。 ............ 翌日。 当晨光普照大地时,龙唐敌军如约而至,战鼓声四起,旌旗招展于空。 大军兵临城下,声势浩大,惊天动地。 时下。 龙丰城上。 楚帝,白起,岳飞,帝辛,冉闵,项羽傲立,注视着城外敌军,众人面色无波,样子云淡风轻。 “陛下,李无忌中计了,想必今日他们的进攻会更加猛烈!” “如此最好!” “不过,一定要提防龙唐铜人士兵,他们依旧对我军是最大的威胁!” 楚帝神情一凛,冲着白起说道。 今日一役,昨夜他们做了精密的推演,将敌军有可能实施的策略,全部演练的了一遍。 此时。 龙唐敌军首列,李无忌端坐于战马上,一副运筹帷幄,此战必胜的样子。 “澹台誉,张处让,罗弘信听令,你等五人前去城下叫阵!” “殿下放心,末将这就前去!” 李无忌此番前来并未直接下令向龙丰城发起进攻,反而让澹台誉几人上前叫阵斗将。 他到底在想什么,没有人能够猜透,即便是身旁的李勣,对于他的部署一样,一无所知。 哒哒哒~ 哒哒哒~ 战马嘶风狂奔,马蹄鞭挞而过,掀起万丈烟尘。 三人勒马于城池下,澹台誉提缰稳住胯下坐骑,紧握掌中八宝佛母烂银枪,纵声暴喝。 “城上楚军听着,速速出城一战,尔等龟缩于城内,当真就以为可以躲过一死?” “我军雄师百万,龙精虎猛,尔等苦苦挣扎,最终一样要遭受铁骑的鞭挞,现在打开城门投降,可放你们一条生路。” 澹台誉声如洪钟,震耳欲聋,周身上战袍怒舞,好像嘶吼咆哮的凶兽,狰狞恐怖。 “陛下,这黑暗王到底要干什么,竟然想让我军投降,他莫不是疯了!”帝辛看着城下叫嚣的澹台誉,怒不可遏。 “商王,这李无忌非常自负,昨夜潜入城内,以为摧毁吾楚火器,现在这是准备斗将扬威,彻底瓦解我军士气。” “如此也好,我们就顺水推舟!” “李元霸,秦用,高宠,杨再兴,龙且,英布听令,你等六人出城迎敌,切记在性命没有威胁的情况下,绝对不能获胜。” “要败的自然,不能让敌将有所察觉!” 楚帝下令部署,显然是准备为李无忌做一场大戏。 接下来。 敌军能不能上钩,就要看六位战将的表演是否真实了。 “白起,岳飞,火器时刻准备!” 两人轻轻颔首,视线停留在六位战将远去的背影上,白起突然开口,“陛下,城外敌将气势磅礴,看样子修为应该不弱,赵王他们不会有危险吧!” 澹台誉的信息都在楚帝脑海中,他被称之为银枪老祖,掌中一杆银枪所向披靡,从来无一败绩。 可高宠,杨再兴一样是用枪高手,楚帝对比了三人的属性信息,两人合击之下应该可以与澹台誉一较高下。 再说,此战就是要落败,只要败的逼真点就行。 “白起,有赵王,秦用同去,不管战败,战胜,敌军都不会伤到他们!” 一切都在楚帝掌控中,李无忌想要逐一瓦解楚军,他就给对方一次机会,相信短暂的胜出,会让其失去方寸。 人要是倨傲,目空一切,那么失败距离他不会太远。 轰隆! 轰隆! 城门打开,李元霸六人纵马杀出,背后紧随千余士兵,少时,他们勒马于沙场和澹台誉形成对峙。 “龙唐黑暗王麾下澹台誉在此,尔等速速上前领死!” 澹台誉提缰放马,飞驰向前,掌中银枪直指,霸道无比的暴喝道。 “楚国背嵬军先锋将军杨再兴,杀!” 杨再兴身披白袍鱼鳞甲,傲然端坐于马上,手握金色的丈八银枪,嘶风纵马向前杀去。 历史中,杨再兴跟随岳飞抗击金军,曾试图单枪匹马冲入千军万马擒获金兀术,失败后仍能单骑而还。 杨再兴与金人在小商桥相遇,杨再兴寡不敌众,中箭无数,奋战而亡,史上真正的‘百人斩’将领。 前行中,杨再兴属性‘无敌’开启,一身战力快速飙升,一人一骑冲杀,金枪快速扩散,直指在澹台誉身影上。 澹台誉身为银枪老祖,最自信的就是掌中银枪,凡是使用长枪者,他丝毫不放在眼中。 并非自负,而是相信手中银枪。 唰! 唰! 两马纵横交错,枪走游龙,寒光激荡,所过之处,真气激荡,爆炸声不绝于耳。 轰隆! 轰隆! 接连十余回合过去,杨再兴鏖战正酣,突然想起楚帝之言,侧身长枪穿刺,毫无征兆下,暴露出破绽。 澹台誉没想到他年纪轻轻,掌中长枪挥舞的如此纯熟,招招致命,诡谲多变。 非他急功近利,突然露出破绽,怕是再有十个回合,他也不能获胜。 可机会就在一瞬间,转不住就稍纵即逝,对于澹台誉而言,眼下的破绽千载难逢,抬手长枪一挺,直击在杨再兴肩膀上。 一道血箭飞出,杨再兴提缰回马,快速逃走。 见状。 澹台誉紧追过去,前行百米之遥,一杆寒枪迎面袭来,速度奇快无比,力贯千钧,丝毫不弱于杨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