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敌将第五阔《第一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6章 敌将第五阔《第一更!》

宛城上。 东里元克见南宫勇将自己的义子一死一伤,眼眸中浓烈的怒火燃烧,一拳击中在城池之上,神情睚眦欲裂,怒不可遏的厉喝一声。 “传令下去,此子斩杀,重伤吾儿,待吾儿第五阔将其斩杀,抢回他的尸体,本王要将他挫骨扬灰。” 宛城下,南宫勇策马向前捡起他扔出去的巨锤,快速回马向紫楚大军的方向奔袭而来。 可就在他刚刚回马奔袭不过数百米时城中一道黑影掠出,只见来人胯下一匹通体黝黑的高头大马,身披亮银甲手执齿翼月牙镋,周身上萦绕着浓烈的嗜血杀气。 “敌将休走,接某一镗!” 第五阔浑厚粗犷的声音响起,齿翼月牙镋负于背后,单手紧勒缰绳胯下一丈黑踏空而起,快速向南宫勇追了上去。 “接你一镗?” 南宫勇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回马注视着第五阔,感受到他身影上萦绕的杀气,南宫勇神情一凛,身影上腾起狂暴的战意,嘴角噙着兴奋的笑意。 “终于遇到一个可以真正交手的悍将!” “杀!” 南宫勇怒喝一声,手中巨锤高举在空中,拍马快速向迎面袭来的第五阔冲杀过去。雄浑有力的怒吼声响彻云巅,单单在气势上南宫勇丝毫没有输给眼前的第五阔。 “子龙,此番宛城中冲出来的将领是强悍,南宫勇接连酣战三人,现与之对抗怕是有些吃力。子龙上前击败此将,记住只要将他击败即刻,切不可伤其性命。” “末将领命!” 赵子龙领命离开,诸将皆不知楚非梵何意,为何只可将其击败而不能斩杀,将其斩杀不是可以一劳永逸,永绝后患,还可以削弱敌军的战力。 “公瑾,白起,乐杀人者,不可得志于天下,宛城王亦是如此。可其麾下悍将如云,可真正的强者也就寥寥数人,但此人却是其中少有的强将。宛城寡人志在必得,如此神勇之人,寡人也不能错过。” 此前。 当第五阔从宛城中策马飞奔出来的时候,系统就已经将他的信心全部传送到了楚非梵的脑海中,此人和嘉远一样都是少有的血脉将士。虽然目下楚非梵并不知道血脉战士有何强悍,可既然系统特意标注出来那就足以让他重视。 “轰!” “轰!” 一道惊天的巨响传来,沙场上所有人循声看去,目光全部汇聚在第五阔和南宫勇的身影上。 周空沸腾起的尘埃之气将两人笼罩,一阵清风吹过,悬浮在空中的尘埃落定,第五阔和南宫勇两人的激战依旧在继续。 第五阔手中齿翼月牙镋穿透空气的阻隔,快如闪电,势如雷霆,凌空向南宫勇的头顶上劈落下来。巨大的攻击之力爆炸开来,南宫勇只觉得脸颊刺痛,身影上的战甲都发出窸窸窣窣的碰撞之声。 恐怖如斯的攻击,南宫勇丝毫不敢大意,体内所有力量贯穿在手臂上,把巨锤架在头顶之上,当啷一声,巨锤和齿翼月牙镗撞击在一起。 “轰隆!” “轰隆!” 少顷虹电闪烁,霹雳交加,天穹上风云骤变,两人的碰撞之力好像激怒了九天神灵一般,苍穹上一道道干雷炸裂开来,雷声咆哮在两人的头顶上。 “可怕!” “恐惧!” “震撼!” 宛城上的东里元克和身旁的众义子,包括城外紫楚大军中楚非梵和诸将,皆是一脸的惊愕之色,所有人没有想到两人之间的激战,可以打得如此的昏天暗地。 “阁下是一个不错的对手,某第五阔向来都重英雄,既然如此,阁下就再接某一镗!” 第五阔再次举起齿翼月牙镋,又是一镋要凌空落下,南宫勇此时双手鲜血汩汩而流,手臂上完全没有力气将两柄巨锤举起。 眼见必死,南宫勇眼眸中浮现出绝望之色,他深知在第五阔狂暴的一击下,自己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吾命休矣!” “轰!” 一道巨大的撞击之声传来,南宫勇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好像被抽干了一样,自己的呼吸都变的紧张起来。良久,南宫勇才缓缓抬起眼眸向前看去,只见横空袭来的一柄长枪将第五阔向自己袭杀而来的巨镗击飞了出去。 “谢赵将军救命之恩!” “南宫将军不必客气,快退下休息,此敌将交给子龙便是!” 南宫勇领命,双手拎着下垂在马背两侧的巨锤,快速向紫楚大军中奔袭过去。 “禀皇上,敢死先锋营南宫勇不辱使命,斩杀敌将一人,重伤一人!” “南宫勇,此番血战沙场,扬我紫楚军威,立下汗马功劳,戴罪立功,已赎己罪。从即刻起寡人封赏南宫勇为敢死先锋营中郎将,统领整个先锋营。” “谢吾皇隆恩!” 南宫勇艰难的抱拳谢恩,这就要退下却被楚非梵给喊了下来,抬手将一枚玉瓶扔个了他:“将此丹药服下,汝身上的伤势会即刻痊愈!” 南宫勇没有丝毫的迟疑,扒开瓶盖仰头就将丹药吞噬,楚非梵嘴角噙着笑容,眼眸中闪烁着赞许之色,心中暗语:“看来南宫勇是彻底臣服寡人了,他竟对寡人没有一丝提防。” “皇上,子龙将军强悍,这次才不到五个回合,敌将都有些招架不住,看来此战吾紫楚必胜!” “子龙一身是胆,神勇无匹,斩敌将之首级易如反掌,要不是寡人约束他只可击败,不可杀,怕是敌军将领现在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阁下何人,深通武艺,一身修为强悍如斯,某实在是佩服!” “吾乃常山赵子龙,要不是吾皇欲留汝之性命,怕是将军现在已经是子龙枪下之魂了!” 赵子龙手中银枪龙蛇飞动,出神入化,枪芒浮光掠影,密不透风的笼罩在第五阔的身影上。 “唰!” 一招蛟龙出海,赵子龙手中的银枪枪芒虚无漂渺的从第五阔手中的巨镗中穿过,枪尖抵在他的脖颈之上。 “如此鬼斧神工的枪法,简直可怕如斯!” “义父,二哥怕是输了!” 申屠圣话音刚落,就听到紫楚大军中一道霸气凌天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虚空之上。 “全军出击,攻破宛城,一统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