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狂化的程咬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39章 狂化的程咬金

血腥的杀戮,让楚军疯狂,点燃了他们的斗志。 乱飞狂舞的长枪,银光闪闪的阔剑,纵然龙唐敌军奔涌包围过来,亦是没有阻挡他们冲锋的脚步。 杀~ 杀~ 杀~ 帝辛手握战刀,将程咬金战的节节败退,不敢迎其锋芒,就在此时,轰隆战鼓四起,满山遍野再一次出现马蹄肆虐之声。 程咬金怒目而视,两颊上泛起狰狞笑意,“哈哈,今夜大帅精密部署,我龙唐大军威猛无匹,尔等注定难逃一死!” 闻声。 帝辛回首向背后看去,只见荒野之上,火把之光宛若吞天长龙,前来龙唐敌军至少在二十万之众,四名战将统领下,好像猛虎出闸,蛟龙入海,风卷残云杀来。 速度奇快无比,顷刻间纵横杀来。 帝辛横刀立马,虎目睥睨,凝视着前来敌将,此时,背后一道倏忽的劲风传来,回身挥刀迎之。 轰隆~ 没想到程咬金竟会发起偷袭,趁帝辛不备,巨斧犹如泰山崩塌,雷霆万钧。 “找死,本王先将尔斩杀,再取他们的性命!”帝辛面色阴沉,冷若霜寒,挥刀怒劈。 此时。 白起,项羽,比蒙王发现中了敌军的圈套,两颊上泛起狠辣之色,“项王,比蒙王,尔等带人继续冲杀,取敌军统帅首级!” “秦用,叔宝,敬德,李嗣业听令,随本帅一起迎敌,阻挡他们前行!” 白起暴喝声炸起,项羽,比蒙王马不停梯,霸道睥睨,疯狂向前冲杀过去。 霸王,比蒙王之勇,岂非常人可以阻挡,马前无一合之敌,似巨鲸吞浪,波涛怒舞万丈。 杀~ 杀~ 滚滚杀喊传来,白起循声看去,只见前来敌将身高顶丈,胸前宽,背膀厚,悍丈魁梧。 头戴黄金盔,身披黄金打造鱼鳞甲,内衬大红袍,勒着绊甲绦,狮蛮带刹腰,肋下佩杀人宝剑。 距离越来越近,白起见这厮一张赤红脸儿,脑门儿上有一道白记,神情狰狞恐怖,胯下一匹紫马,掌中雁翅十三曲大镗。 来人正是龙唐老将—袁慕爵。 另一侧来人面色青紫,手握一双板斧,他就是隋唐时期十八好汉中排名第四,号称“紫面天王”的雄阔海,双臂足以万斤力气,一双板斧使得出神入化,溜得飞起,能接下他的三板斧的没有多少。 与雄阔海同行的战将生得面如重枣,美髯垂胸,掌中一口青龙刀,胯下一匹枣红马。 有最爱穿鹦哥绿的战袍,仿佛关云长重生一般模样,所以江湖人送绰号:绿袍帅,美髯公,大刀王君可,其武艺在五路瓢把子中排行第一。 三人纵马杀来,背后大军紧随而至,惊天动地。 敌军设下圈套,引楚军进入其中,形成合围之势。见状,白起毫不慌乱,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一役,本就打算与龙唐正面交锋,前来多少敌军又有何妨。 一杆战戟横空,胯下神驹飞驰,眸光停留在袁慕爵身影上,背后秦用,秦琼,尉迟恭三将嘶风纵马,气吞山河,迎上王君可,雄阔海二将。 马蹄荒野,战役戮天。 白起怒舞战戟,横空向袁慕爵杀去,轰隆巨响传开,两人金戈撞击在一起,四目相对,滔天杀意针锋相对。 神行军在众将的带领下阻拦袁慕爵,王君可,雄阔海三人带来的敌军,大战如火如荼,刀光剑影肆虐于虚空之中。 此时。 项羽,比蒙王带领英布,钟离眜,虞子期,熊四诸将,似狂风怒卷,掀起万丈巨浪。 杀喊震天,直冲云霄。 两军交锋,狭路相逢勇者胜。 项羽如战神降临,所到之处,龙唐敌军倒一大片,项王本就修为高强,力能抗鼎,时下,神魔属性开启,当真是杀戮之神,化身修罗恶魔。 纵声怒喝一声,眼前龙唐敌军在他眼中,宛若稻草人一般,项羽率领的楚军向潮水奔涌向前,兵戈怒舞,势不可挡! 四处战火熊熊燃烧,荒野中血流成河。 整个战场变成了人间地狱,杀声,喊声,刀枪碰撞声,此起彼伏。 楚军将士战斗力爆表,无不以一当十,大军向前迅速推进,很快出现在李勣中军面前。 见状。 李勣凝眸注视着项羽,比蒙王,心下骇然,“霸王项羽,千古无二,恐怖如斯,没有万人岂能将他戮杀。” 两军交战,攻心为上。 此时,李勣深深趁机在项羽,比蒙王的悍勇中,抬手挥动马槊,纵马杀去,“三军将士结阵,长枪兵抛射,取下楚将项王首级者,封赏大将军,赏万户之王。” 咻咻咻~ 咻咻咻~ 龙唐长枪军纵马上前,距离项羽尚有一段距离时,手臂挥动,掌中寒枪刺破夜空,释放出鬼泣之声,密密匝匝朝着项羽吞噬过去。 唰唰唰~ 呜呜呜~ 寒枪穿刺而来,项羽胯下坐骑嘶风长鸣,双蹄腾空,火把之光照耀下,一人一骑一戟,耀眼璀璨,犹如战神降临。 这一刻,项羽风华绝代,光芒照耀整个沙场。 一抹寒光从虎目中闪过,霸王戟御风而动,面前飞来寒枪一分为二,击落在荒野之上。 项羽一人一骑风驰电掣而去,所过地面上出现枪冢,残枪遍野,好似荆棘满布,项王独战而行,霸王戟挑飞前方敌军。 “杀~” “杀统帅,斩敌兵,一个不留!” 项羽声如巨雷,响彻天穹,背后钟离眜,虞子期,熊四,比蒙王带兵袭杀过来,霸王军和比盟军猛如恶虎,凶残无匹。 龙唐敌军死的死,伤的伤,地上堆满了尸体,鲜血染红了整个战场。 一时间,龙唐敌军人人感到无比惧怕,双脚颤栗,敌军惊慌错愕,不禁感觉他们并非和人在作战,完全是跟一群杀红了眼的“魔鬼”厮杀。 太恐怖了。 让人不寒而栗,魂飞魄散。 时下,李勣发现项羽盯上自己,一样是浑身冰冷,见他纵马杀来,急促声喝道,“杀了他,罗春,东方伯,马上斩杀楚将。” 龙唐敌军无法阻挡楚军锋芒,战况惨烈至极,此时,程咬金,王不超二将见李勣陷入危局,挣脱帝辛,贾复的厮杀,回马飞速向李勣靠近过来。 前行中,程咬金周身上腾起霸道雄浑的气息,这一刻,真气快速攀升,身影上铠甲金光闪闪。 砰~ 吼~ 倏然,程咬金身上战甲破碎,一道响彻天穹的巨吼传来,好似远古凶兽觉醒一般,这一瞬间,他的身影瞬息增高,通体好似黄金浇灌。 “狂化?” 比蒙王喃喃低语着,对于狂化他一点都不陌生,眼下程咬金的情况,并非是黄金家族的金身,而是货真价实的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