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2章 自作孽,不可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32章 自作孽,不可活!

战马嘶风狂奔,马蹄鞭挞之下,隆隆巨响回荡在虚空下。 嬴荡太子趁着黑夜要走,几经周折,才绕道躲过白起,帝辛,项羽大军,足足七日过去,得知楚国主力大军在天河口岸尚未归来。 他才决定铤而走险,奇袭穆柯寨,伺机斩杀楚帝! 此时。 看着楚帝亲率五千兵马逃走,嬴荡以为这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以他背后三万雄师的战力,足以吞噬前方楚国兵马。 “杀~” “取楚帝首级,孤赏尔等万户!” 嬴荡神情阴桀,目露杀意,纵声暴喝。 三万精骑东躲西藏数日,他们感到无比的羞耻,东渡楚国之前,多么的意气风发,却没想到前来短短几日,狼狈的好似丧家之犬。 往昔,征战沙场,无往不胜,何曾如此憋屈,今日奇袭穆柯寨大营,众将士众志成城,都想要一雪前耻。 忽闻,嬴荡暴喝声,三军将士气息高涨,挥动着手中兵戈,好似围捕的猎人,加快速度向楚帝追击过去。 滚滚烟尘飞卷于空,荒野上敌军铺天盖地,驭风飞驰下,距离楚帝五千兵马越来越近。 可即便如此,一个时辰悄无声息过去,嬴荡大军依旧未能追上楚军,看着他们近在眼前,却又触及不到。 这种感觉让嬴荡非常震怒,紧勒手中缰绳,双腿匹马,速度再次提升。 其实。 就算嬴荡麾下坐骑累死,也不可能追上楚军。 楚帝一张坐骑加速卡使用下,胯下战马纵使飞驰十日,也不会感觉到丝毫的疲惫,反观嬴荡太子麾下兵马的坐骑,速度明显已经减弱。 显然,楚帝铁定心要将嬴荡太子这三万兵马引入飞沙滩,只是兑换了一张坐骑加速卡,都懒得召唤战将和军团。 引兵入飞沙滩,楚帝有他的用意,要给太初城水师送一场胜利,从而提升他们的士气。 亦或者说,嬴荡太子这三万兵马,就是楚帝用来给俞家军,戚家军练手的。 一晃又一个小时过去,飞沙滩已经近在眼前,楚帝回身向背后嬴荡太子看去,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邪恶,森寒! 忽闻,隆隆马蹄声传来,俞大猷举起望远镜瞭望,见敌军正穷追不舍,紧随在楚帝背后,侧身下令两侧校尉,命他们严阵以待,时刻准备进攻。 隆隆~ 隆隆~ 楚军疾驰飞行,越过飞沙滩屏障,土丘只有一人高,可内藏玄机,数百架红夷炮已经等候多时。 “攻~” “攻~” 一道暴喝传开,轰隆巨响炸起,虚空中炮弹好似陨落的彗星,扬起一道道青烟,落入追击敌军兵马中。 砰~ 砰~ 爆炸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嬴荡太子提缰勒马,胯下坐骑受到惊吓,嘶鸣不绝。 在密密匝匝的炮弹攻击下,三万敌军阵脚大乱,相互碰撞冲杀着,惨叫震天,不绝于耳。 嬴荡太子怒目而视,咬牙切齿,气的面色铁青,提缰回马,下令大军后撤。 可坐骑受到惊吓,根本无法控制,横冲直撞下,三军损失惨重。就在此时,李文忠,马援,俞大猷带着大军倾巢杀出。 杀~ 杀~ 杀喊震天,直冲云霄。 嬴荡太子看着奔涌而来的楚军,瞳眸大睁,知道被楚帝算计了,可万万没想到这一座座土丘背后,竟就藏兵这么多人。 简直让人始料不及。 撤退已经来不及了,慌乱之下,只会伤亡更加惨重,嬴荡太子杀意滔天,掌中出现两柄巨锤。 双腿拍马,挥动巨锤向飞奔而来的楚军迎了上去。 武隆,魏章,甘茂三将紧随其后,嬴荡强悍好战,一直不听身边三将的建议,认为麾下大军在自己带领下,可以横扫天下。 可七日前一战,楚军的恐怖让嬴荡震撼,可他还是铤而走险想要斩杀楚帝,众人力劝无果,只能随其一起到来。 眼下中了楚帝的圈套,这三万精锐悍卒,怕是要葬身于此,三将自知不可能逃回万邦帝国,只有随嬴荡一起冲杀出去。 楚军执兵戈奔袭冲杀上前,并且杀入敌军中,而是列阵于荒野中,敌军在嬴荡带领下冲杀过去来。 李文忠,马援,俞大猷三将背后,突然冲出手执燧发枪的士兵,‘砰砰’一道道巨响传来,青烟袅袅升起。 敌军冲杀在最前方的士兵,坠落马下,被后来的战马踩踏的尸骨无存。 “楚帝,孤要杀了你!” “卑鄙无耻,有本事出来一决高下!” 嬴荡完全被楚帝玩弄于鼓掌中,纵使他麾下骑兵如何骁勇,也无法靠近前方楚军,燧发枪更替速度太快,他们没有喘息一口气的机会。 “太子殿下,赶紧撤走!” “楚帝早有预谋,是想借机斩杀殿下,我等都可以丧命于此,殿下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事到如今,武隆,魏章,甘茂三人才敢提出让嬴荡撤走,因为此时已经到了生死垂危的边缘。 “撤走!” “孤,不甘心!” 楚帝就近在咫尺,可他却不能伤其分毫,这种耻辱,让他愤怒无比。 “殿下,留的青山在,以后还有机会!” 武隆紧握手中兵戈,提缰站立于嬴荡一侧,显然是准备杀出一条血路,让他逃出生天。 “传令李文忠,马援,俞大猷三将,全歼敌军,活捉嬴荡太子!” 楚帝勒马于大军背后土丘上,目之所及沙场风云尽收眼底,侧身向一旁士兵说道。 “撤!” “马上撤走!” 嬴荡声如洪钟,拍马向左翼逃去,背后三将紧随其后。此时,马援三人已经接到楚帝的诏令,提缰纵马,挥动兵戈向敌军合围过去。 楚帝见嬴荡太子向左翼逃走,脸颊上泛起一抹狂喜,飞沙滩左翼是鱼尾关,负责镇守在这里的是戚继光。 嬴荡带兵逃至此处,无疑于羊入虎口,免不了又一次被炮轰,想象都绝的悲哀。 自以为对太初城部署了如指掌,实则楚帝的部署他一无所知,就算隐藏在太初城的暗哨,也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传来任何消息了。 楚帝重伤的这一个月,可没有闲着,暗中调兵遣将,清除藏身于太虚郡的敌方奸细。 看着嬴荡带兵远去,楚帝提缰纵马,带着寒冰落,武曌,上官邦宁三女,御风纵马,朝着鱼尾关缓缓行去。 “自作孽,不可活,嬴荡太子很快成为吾楚的囚徒!” “相公,为什么不杀他!” “还有点价值,利用完了就杀!” 前行中,楚帝和寒冰落的声音,消散在微风之中。

下一篇   第1833章 风云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