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0章 更大的考验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30章 更大的考验

夜风怒卷,呼呼作响。 荒野被刀光剑影覆盖,两军纵马贯穿,所过皆有伤亡,地面上血流成河,在夜光照耀下,波光粼粼。 马蹄鞭挞之下,飞溅四射。 秦用横戈勒马,立于嬴荡前方,面沉如水,杀意迸发激射。 没有了赵王李元霸,又遇银面韦陀,这两人都是嬴荡最想斩杀之人。 大家都使锤,自古以来,凡使锤者皆力大无穷。嬴荡深知两人恐怖,一直向一分高下。 今夜相遇,就较量下到底孰强孰弱。 “杀~” “杀~” 两道暴喝声传来,秦用手执两柄八棱紫金锤,飞马冲杀向前,虚空突然炸天巨响激荡,四柄巨锤轰撞在一起。 磅礴真气荡漾扩散,两人身影上气息相对,滔天战意,将夜色遮盖。 两人算是棋逢对手,没有百十回合,怕是很难分出高下。 不过,嬴荡被拦了下来,背后兵锋明显虚弱下来,秦琼,尉迟恭带兵相迎,杀的敌军溃败不已。 远处。 楚帝举目远眺,将沙场上战况尽收眼底,楚军骁勇无匹,龙精虎猛。可敌军非常顽强,杀退之后,他们前赴后继在奔涌上前。 如此情况下,必须取敌将首级,才能震慑敌军,让他们士气一落千丈。 “擂鼓,传令项王,贾复,羊侃,裴元庆,命他们斩杀敌军统帅!” 一声令下,擂鼓声四起,响彻天穹之下。 此时。 闻仲手执雌雄双鞭,正与明龙王鏖战在一起,忽闻擂鼓之声,项羽挥枪破甲,驰骋杀戮而至,枪似彗星流火,破空穿刺,一人一骑完美融合,宛若巨鲸吞天,掀起惊涛骇浪。 枪锋所至,无敌! 几个呼吸间,杀至明龙王一侧,一击横扫千军挥出,枪如飞龙,雄浑霸道,让人防不胜防。 明龙王迎战闻仲一人,倒是云淡风轻,战的不相上下。项羽到来,两人前后夹击,瞬间落入下风。 面对霸王寒枪一击,他纵身跃起,身影拔空上升。此时,项羽和闻仲丝毫不给他喘息一口气的机会,相继腾空而起,兵戈交错,向明龙王攻击过去。 “该死!” 明龙王心下暗骂,两人攻击凶猛无比,显然是准备弄死自己,此时,麾下战将被霸王麾下龙且,英布,章邯诸将阻拦,注定他只能孤军奋战。 霸王提抢助闻仲激斗明龙王,羊侃,贾复,裴元庆三将亦是没有闲着,先后加入李元霸,秦用,帝辛三人所在的战局中。 一对一交锋都瞬时有被斩于马下的可能,现在一对二,胜算全无。 明龙王,九州王,嬴荡太子皆有退意,可楚军六将丝毫不给他们机会,眼下是打不过,逃不了。 情急之下,三人是破绽百出。 突然。 远处,火把之光亮起,一支骑兵出现,快如鬼魅,身份不明。 楚帝凝神观之,目露诧异之色,喃喃自语道:“她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杀~ 杀~ 杀喊声响起,竟然尽是女声,这一刻沙场上敌军士兵皆是好奇的看去,前来大军为首正是寒冰落,上官邦宁,武曌,花木兰,秦良玉,孙尚香。 背后随行的兵马除了火凤军团,还有不少凤凰卫,楚帝没想到她们会突然出现,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又来一支楚军,且还是女将统帅,九州王等人神色诧异,心想难怪楚军战无不胜,列国不敢招惹,她们女兵都杀上战场。 且一个个猛如恶虎,好似怒狮狂龙。 寒冰落众女统领火凤军三万人,凤凰卫五千,遮天蔽日的杀喊声下,她们杀入战阵中。 火凤军,凤凰卫装备赤红色铠甲,前行中好似一道道火龙,席卷而过,杀的敌军片甲不留。 一个回合的冲锋,敌军将士不敢小觑眼前凤凰军,虽说女子不如男,她们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打,简直恐怖如斯。 看着一道道英姿飒爽的背影驰骋于野,楚帝移步上前接过鼓槌,挥动手臂敲打在战鼓上。 轰隆! 轰隆! 一道道擂鼓声响起,气势不凡,雄壮霸气,宛若魔音一般,直击人心深处。 鼓声响起,楚军将士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在大气磅礴的声音下,他们越战越勇,舍生忘死。 楚帝擂鼓之声并非是普通增加士气的鼓音,其名为破阵曲,鼓音响起,就好像有千军万马在冲锋陷阵一般,所向披靡,无往不胜的气势,让敌军肝胆欲裂,早已魂飞魄散。 这鼓音对于楚军而言就是强心剂,但对于敌军就是催命的鬼泣。 闻声。 九州王提缰回马,疯狂逃窜离开,前行中他身影摇晃不已,凝神看去,此时他只剩下一只手臂。 “杀!” “陛下敲打的鼓音都与众不同,激情澎湃,弄得我只想杀人!” 帝辛侧目看着羊侃,雄浑声响起,两人注视着九州王逃走的背影,提缰纵马,飞驰追杀过去。 “王爷言之有理,这鼓音很热血,让人身临其境,我他娘的,也想斩敌百万!”前行中两人云淡风轻,好像已经忘却他们置身于千军万马中。 九州王带着残破之驱逃走,黑暗帝国大军紧随其后,疯狂想要逃离沙场,楚军战力太恐怖,连女人都杀人如麻,不逃走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明龙王,嬴荡太子见黑暗大军望风逃走,面如死灰,本就士气落入下风,九州王现在带兵逃走,对于他们可是致命打击。 不但要承受楚军疯狂杀戮,三军士气也开始动摇,这场战役败局已定,丝毫没有悬念。 念及于此。 明龙王,嬴荡太子只能选择保存施礼,鏖战时间越久,损失越发惨重,两人和楚将拉开距离,带兵疯狂逃窜。 兵败如山倒,一发不可收拾。 ............. 拂晓时分,荒野上氤氲袅绕,楚帝端坐在马背上,一侧寒冰落,武曌,上官邦宁三女相伴。 远处荒野已经恢复平静,漫天尘埃落定,大军的影子消失不见,入目尽是残尸断臂,时有孤马嘶风长鸣。 “相公,昨夜一役,西大陆三国敌军溃不成军,眼下只是四处流传,将不足为患。” 楚帝侧目看了眼寒冰落,神情凝重,道:“此战只是开始,接下来战火彻底爆发,吾楚将面对更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