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夜幕下的杀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28章 夜幕下的杀机

虚空上。 萧万林一掌向帝辛轰杀过去,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间,众人被他的残影吸引,丝毫没有察觉他早已远遁到背后。 巨掌从九霄落下,宛若神峰塌陷,威压无边。 当萧万林以为自己可以轻松将帝辛轰杀时,一道残影霸道而立,掌中巨剑掀起万丈剑海,犹如开天辟地一般。 一剑斩落,气势磅礴,似鲸吞万里。 轰隆~ 轰隆~ 剑锋趋势不减,将巨掌击碎,依旧向萧万林斩落下去。 见状。 萧万林布满沧桑的脸颊上腾起惊恐,楚帝一剑之威,竟让他内心深处传来一阵忌惮。 他可是护界盟的执事,准武神境强者,岂会被蝼蚁般的楚国君王震慑,心底嘶吼咆哮着。 噬月,陨日两柄剑从背后飞出,剑身上裹挟着磅礴雄浑的灵气,好像两条翱翔虚空的巨龙,疯狂向前方楚帝吞噬过去。 轰隆~ 轰隆~ 两柄飞溅卷舞在虚空上,掀起一阵阵风暴,众将察觉萧万飞剑之威,纷纷暴掠来到楚帝身旁。 “朕,还有重要事情去办,没有功夫浪费在你身上!” “一剑,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 楚帝今非昔比,太初城一战,独战大秦众强者,最终是身负重伤,可因祸得福,体内暗藏的真气全部被他炼化,修为突飞猛进。 对战萧万林,一剑足以。 “斩天!” 楚帝双手紧握剑柄,手中宇宙锋嘶鸣吼叫,璀璨升威的剑海直冲天穹,伴随着暴喝声传开。 手起,剑落! 这一剑无敌。 天地在这一刻都黯然失色! 无敌之剑,横扫天穹,当噬月,陨日两柄剑遇到宇宙锋时,瞬间炸裂成残渣,剑海一往无前。 这............. 萧万林吓坏了。 引以为傲的两柄神器,碎了! 知道当惊鸿一剑击中自己时,他就凉了。念及于此,他脑海中思绪飞转,再次释放残影,想要逃之夭夭。 “想逃?” 楚帝身影一闪,出现在萧万林正前方,可他明显感觉到背后依旧站立一人,回首看去,果然还有一道楚帝的身形。 “分............” 萧万林口中之言尚未道出,只见一缕火焰向他飞来,前行中火苗突然爆炸,形成一片火海,将他团团包围在其中。 唰~ 楚帝双手负于后背,身影凌空飘落在军营中,背后传来凄厉的惨叫声,萧万林葬身于焚天之海中。 帝辛,贾复,项羽,羊侃,李元霸,秦用六人相继出现在楚帝身旁,就在他们刚刚站稳身形时,虚空中一只手臂落在他们脚下。 楚帝使用神火焚烧萧万林,但并没有摧毁他的带着灵戒的手臂,身为护界盟执事,这么多年应该搜刮了不少财富。 有钱,绝对不能放过。 楚帝抬手一枚灵戒出现在掌心中,侧目看着帝辛,白起,项羽三人,道:“小插曲,继续集结三军,马上出发前往鸭嘴口!” 三人禀拳领命,朝着一侧三军走去,前行中帝辛面露惊愕,道:“第一次见陛下出手,原来恐怖如斯!” “你才知道?陛下每次出手,真他娘吓人!” 项羽附和一声,白起笑容不语,继续向前走去,因为在他心里楚帝如何强悍,他都一点不意外。 .......... 月色如水,夜风微凉。 穆柯寨下,楚军全体集结完毕,以白起,帝辛,项羽,李元霸,秦用,贾复,羊侃七人为首。 闻仲,裴元庆,秦用,尉迟恭,李文忠,马援,龙且,英布诸将为辅,三军将士高举火把,将天穹照耀的赤红,远处寒山之影亦是栩栩如生。 楚帝从军营中走出,一身黄金铠甲,气势不凡,王者之威让众人敬畏。 唰~ 飞身跃上马背,楚帝高举手中战戟,纵声高呼:“三军将士听令,出发鸭嘴口,与敌军决一死战。” 战! 战! ........ 三军齐声响应,声彻于空。 就在大军开拔之时,不远处荒野上出现一骑兵马,高举火把,风驰电掣而来,他们从太初城方向而来,楚帝笃定不是敌军斥候。 见状。 白起,帝辛,项羽三人留下,其余诸将带着兵马继续向鸭嘴口方向飞驰。 约莫一盏茶功夫,一骑兵马出现在大帐外,来人以曹正淳为首,背后只有不到三十名戚家军。 “陛下,奴才有重要事情禀报!” “正淳平身说话!” 楚帝依然端坐在马背上,抬手示意曹正淳平身,心下知道,一定是暗卫传来重大消息。 “禀陛下,暗卫传来消息,大秦,龙唐,大汗三国兵马分别出现在玄天,战龙,蒙古三郡,兵马都在五十万以上,同时西部战事也发生转变,希尔三国合并,共同对抗吾楚。” 话音落,曹正淳将暗卫传来奏报递给楚帝,接过奏报打开浏览,分别是岳飞,杨素,刘备三人传来的。 黑暗,光明,万邦三国兵马东渡,楚帝就察觉到一丝阴谋的味道,接到这份奏报,倒是没有丝毫的意外。 大秦,龙唐,大汗三国率先出击,各自挥军五十万种,从不同的三个方向进攻,这是准备分而食之楚国? 楚帝并不担心出现在玄天城外的大秦兵马,有岳飞,冉闵,黄飞虎三人镇守,大秦想要跃雷池一步,不伤筋动骨,那他们痴心妄想。 战龙城比蒙王镇守,迎战龙唐大军也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只是蒙古郡刘备麾下只有独孤伐区区数名战将,要想阻挡大汗帝国雄师铁骑,确实有些困难。 蓦然。 楚帝将奏报收入龙戒中,面沉如水,片刻后,开口道:“先解决西大陆敌军,将他们击败,才有机会调转方向,迎战三大一品帝国。” 白起,帝辛,项羽三人提缰纵马,踏月色向离开的大军追去,夜风之下,楚帝没有丝毫迟疑,亦是风驰电掣而去。 因为他心里明白,不败西大陆来犯之敌,楚国会陷入四面楚歌之境,列国势力不弱,这场大战才是最后的逐鹿。 满山遍野的楚军浩荡前行,好似黑暗中的魔兵,锋芒四射的兵戈,寒光凛凛的战甲在月色下释放出摄人心神的光芒。 此时。 嬴荡太子派出的斥候,已经将楚军向鸭嘴口疾驰的消息传回,楚军在急速行军,九州王三人麾下大军正向穆柯寨靠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不断减小。 一场惊天大战,在夜幕下开始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