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夜袭虎墉关《第二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3章 夜袭虎墉关《第二更!》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夜色低垂笼罩在天地之间,四周一片寂静,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紫楚大营中,火光通明,火盆中白茫茫的火焰燃烧,周瑜,典韦,公羊洵三人趁着夜色的前行,向虎墉关外左边的山峰上摸了上去。林冲,罗世信,楚炎龙三人带领数千士兵同时出发,向右翼的山峰上袭杀过去。 而楚非梵,白起,赵子龙,宋无缺则带领数万大军慢慢向虎墉关外移动过去,一旦两边山峰上激战而起,他们便长驱直入冲入虎墉关下。 虎墉关,正是因为两翼的山峰为天堑屏障,可以阻敌于山峰之外,然要是一旦冲出两旁山峰的阻隔,进入虎墉关将在也没有任何的阻隔,大可一马平川,踏平虎墉关的敌营。 皎月,星斗之光散落在地面上,大军浩浩荡荡的向前推荐,隐藏在暗处的敌军斥候,早已发现紫楚大军向虎墉关推进,已经将消息传达道大营之中。 “报!” “三位将军,紫楚敌军突然向虎墉关逼近,人数至少在三万之众!” 贲羽,阎泽,闻人英三人听到前来斥候的通报,身影骤然腾起,脸颊上浮现出不解之色,心中疑惑紫楚大军这是何意,难道他们想连夜向虎墉关发起攻击? “可看清楚敌军除了三万大军外,还有其他动向?” “禀阎将军,除了三万大军向虎墉关逼近,敌军再无其他动向,敌营中火光冲天如白昼一样。” “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三万大军就像破吾虎墉关,简直是痴心妄想!” “贲羽,你留下来镇守大营,谋和闻人前往虎墉关外指挥山峰上的大军,紫楚这三万不知死活的敌军,今夜他们都要葬身在虎墉关下。” “阎泽,闻人,紫楚大军异动而来,怕是另有阴谋,你等两人前去定要多加小心,且不可鲁莽行事,虎墉关可是宛城最重要的要塞,一旦要是有什么闪失,义父定然不会轻饶我等。” “贲羽,切莫担心,谋和闻人此去定会将紫楚大军击败!” 说罢。 阎泽侧目看了眼闻人英,两人提枪阔步向大营外走去。 夜色浓稠如泼墨般,虎墉关两侧山峰上树木摇曳在夜空之下,窸窸窣窣的声响如浪潮般响彻在夜空之下。 周瑜,典韦,公羊洵带领的大军已经悄悄潜伏到山峰上,密林中敌军根本没有想到紫楚大军会连夜上山向他们发出攻击。 忽然,漫天的箭雨穿过丛林的阻隔,像嗜血的毒蛇般飞向敌营中,山峰上紫楚大军排山倒海般压顶杀来。山峰上的敌军兵猝不及防,完全被迎头袭杀而来紫楚大军震撼。 周瑜,典韦,公羊洵三人身先士卒,三人分别带领一对兵马向敌军包围了过去,宛城敌军慌不择路,完全被突如其来的紫楚大军杀的溃不成军,不断的溃退,向山峰下退去。退无可退。 于此同时右翼山峰上林冲,罗世信,楚炎龙带领的大军,也和敌军遭遇在一起,一时之间,虎墉关两边的山峰上冲杀,冲锋的杀喊声响彻夜空。 虎墉关外,楚非梵听到两边山峰上传来的杀喊声,眸子中一道精光掠过,抬手抽出腰间的湛卢长剑,霸气凌空的声音传遍在夜空之上。 “杀!” “杀!” 一声令下,楚非梵,白起,赵子龙,宋无缺四人快速提戟拍马向虎墉关敌军大营冲了过去。 大军动,山谷中隆隆震天的马蹄声如惊雷般响彻天际,秦良玉带着数万大军向着宛城的方向,仰天长吼,数万大军的长吼声震天动地。 山林中栖息的万兽都在长吼声四散逃走而去,撼天的杀喊声咆哮嘶吼,就连虎狼野兽都远远的躲开了这道恐怖的峡谷。 虎墉关宛城敌军的大营中,贲羽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的杀喊声,声音一紧,起身阔步向大营外走去。 此时的敌营中众士兵早已经是草木皆兵,四面楚歌,众士兵手执长矛,身披铁甲,一个个神情惊慌失措,抬首向虎墉关方向看去。 “哒哒哒........” “哒哒哒.........” 两道马鸣嘶吼声传来来,只见大营外阎泽,问人英两人飞身下马,身影疾步行风的来到贲羽的身旁。 “贲羽,紫楚敌军已经向我大军袭杀而来,看来斥候传回来的敌军消息有误,紫楚大军人数至少在数十万人,漫山遍野都是火把,冲杀声震天动地,如此庞大的阵容,岂会是数万大军可以完成的。” “阎泽,问人英,火速传令下去,敌军袭杀而来,我军势单力薄,不可与之拼死一战,马上撤退向宛城方向靠拢!” “贲羽,弃关不战,就如此白白将虎墉关放弃,义父那里怕是无法交代!” “战事瞬息万变,目下我军势弱,撤退保存实力才是最好的选择!” “马上撤退,一切后果都由我承担!” ............. 宛城中,万籁俱静,城中百姓早已酣睡。 震天的杀喊声响起,城中百姓纷纷从噩梦中惊醒,打开房门抬首眸光全部向虎墉关方向看去。 宛城王府后庭中,一道黑影掠过,只见其形色匆忙,脚步生风的向东里元克的书房走去。 “咚咚!” “何事?” “禀王爷,紫楚大军冲过虎墉关向宛城方向杀来了!” 城门外王府管家,神情惊慌,眸光慌乱,声音颤抖的说道。 “砰!” 一道破门之声传来,东里元克身后带着数十道身影来到庭院当中,乍然抬首,遥看虎墉关方向。 “怎么回事,紫楚大军怎么可能冲过虎墉关的防御,贲羽,阎泽,闻人英三人现在何处?” 东里元克暴怒的咆哮,神情怒不可遏,周身上腾起恐怖的杀气。 “禀王爷,城外杀喊声,弑杀声震天,三位将军消息全无,城外的一切现在都无法得知。” 申屠圣眸光闪烁,刚毅的脸颊上神色若有所思,浑厚有力的声音突然响起:“义父,不用动怒,城外传来的杀喊声距离宛城至少有数十里之遥,紫楚大军根本就没有向宛城发起攻击。” “孩儿以为这只是紫楚大军的疑兵之计,造势来震慑我军,其目的在明确不过,他们只是向夺取虎墉关而已!” 东里元克眸光中闪烁着赞许之色,脸上的怒色烟消云散,大笑一声:“申屠吾儿不愧是智勇双全,智计无双,竟可闻敌声而断定敌军的方位和意图。” “义父,紫楚大军虽为向宛城挥军,但虎墉关怕是保不住了。贲羽为人小心谨慎,做事更是稳中求胜,敌军如此奸计,以他的性格此时怕是已经带兵撤出虎墉关了。” “狡诈的紫楚敌军,真是气煞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