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2章 不怂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22章 不怂

鸭嘴口。 之所以称之为鸭嘴口,顾名思义就是此地好似鸭子的嘴巴。 荒野之上,端木锋带兵急冲而来,目光炯炯,见楚军为首只有羊侃一人,脸颊上不禁泛起一抹戏谑。 “勇士们,放箭,将他射杀!” 黑暗帝国的穿云弓威力巨大,穿透力极强,至少是普通箭弩射程三倍以上,被誉为是骑兵的终结。 凡骑兵前来进攻,都无法冲过穿云弓的射杀,端木锋亲率这支黄泉军团,穿云弓是他们的标配。 往昔在西大陆沙场上素来都是无往不胜,这就是为何端木锋未曾将帝辛五千兵马放在心上的原因,他相信黄泉军团,亦相信自己手中狼牙棒。 咻咻咻~ 咻咻咻~ 一声令下,众将士拈弓搭箭,劲弓直指在羊侃身上,一道接着一道飞出,穿透虚空响起阵阵嘶鸣声。 蓦然。 虚空中箭矢遮天蔽日,羊侃纵马前行,胯下坐骑突然腾空,前蹄悬浮在空中,马背上羊侃身影向后倾斜,昂首瞥了眼虚空密密匝匝的飞矢。 紧勒手中缰绳,面沉如水,嘴角敛起一抹笑意,纵然飞矢如蝗又如何,难道还能阻挡他前行的步伐? 羊侃掌中双人槊大开大合,双腿拍马,驭风飞驰狂奔,兵戈挥动之下,碎空袭来箭矢被击飞出去。 趋势不减,气贯长虹,纵马向端木锋逼近。 楚军并非只有羊侃一人,其他五千兵马亦是丝毫不怂,杀喊声震天传开,端木锋循声面色铁青,心下骇然,没想到楚军竟都是些亡命之徒。 远处。 光明,万邦帝国战将凝视着冲杀的楚军,震撼不已,相继开始为端木锋担忧,希瓦擎星目含怒,端木锋的鲁莽将会让黑暗帝国兵马陷入危局。 三国结盟,他们要是让端木锋葬身楚军兵戈下,恐会让三国的盟约出现缝隙。 “托尔达将军,端木锋急功近利,藐视楚军,此战他恐难逃一死,我等不能袖手旁观,否则,黑暗帝国九州王哪里不好交代。” “该死的端木锋,说好的联合作战,他却胡乱带节奏!” “三军将士听令,随本将一起从左翼进攻楚军,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托尔达是万邦帝国将领,身披银白铠甲,头戴尖锐的头盔,手执一杆锋芒四射的长枪,胯下战马亦是披甲上阵,只留下一双大睁的双目。 杀~ 杀~ 托尔达横戈纵马,银光闪闪的铠甲在蔚蓝虚空下,显得愈发刺目耀眼,希瓦擎见状,面露无奈之色,高举兵戈下令大军从右翼歼灭楚军。 两路大军并驾齐驱奔袭过去,滚滚烟尘悬浮于马背后面,好似一道道腾空的土龙,疯狂肆虐咆哮于天穹下。 此时。 楚军中,以羊侃,帝辛,贾复,闻仲,裴元庆为首,已经杀入端木锋大军中,兵锋之盛,无人可挡他们锋芒。 羊侃双刃槊破空斩落,端木锋面前三名士兵首级不翼而飞,血柱飚溅,微风下扬起朦胧的血雨。 端木锋感受到脸颊上冰冷,瞳眸大睁,和羊侃相隔不到百米之遥,滔天铁血杀气笼罩而来,端木锋目光阴狠,周身上腾起磅礴战意,挥动狼牙棒向羊侃冲了过去。 “他娘的,还真有不怕死的!” 羊侃提缰放慢,手中兵戈旋转,星目中杀意似剑芒般迸出,直射在端木锋身上。两人同时纵马飞矢,宛若决斗的凶兽发起最后一击。 声势浩大,惊天动地。 帝辛战刀划过,面前敌军被枭首,侧目瞥了眼羊侃,露出自信的笑容,这才循声向前看去,发现托尔达率领大军从左翼杀来。 “来的正是时候,本王先陪你们玩玩!” 帝辛跨马前行,所向无敌,掌中战刀左右砍杀,好似巨鲸出海,掀起万丈波涛,血柱飚溅狂飞,马前无一合之敌。 托尔达注视着帝辛浴血狂杀,瞳眸微微收缩,紧握兵戈,纵声怒喝:“楚将休狂,吃我一枪!” “狂?” “本王已经很低调了!” 帝辛双臂发力,战刀将敌兵一分为二,收回滴血兵戈,提缰向托尔达杀去。 另一侧。 贾复银戟快似游龙,气势惊天,直击希瓦擎,五千楚军精骑在闻仲,裴元庆率领下,宛若狼入羊群,又似战神临凡,杀的三国敌军人仰马翻。 裴元庆两柄巨锤,轰天,轰地,每一道攻击下,必有敌军被撞飞出去,巨锤敲打下犹如被重炮弹击中,七窍流血,当即一命呜呼。 风起云涌,杀戮纵横。 杀喊声震荡寰宇,马鸣长嘶声不绝于耳,残肢断戈遍野,血流千米不绝。 时下。 羊侃已经占据上风,随时可以轻松取端木锋性命,可他心里明白要是将敌军主将斩杀,黑暗帝国兵马群龙无首,必将成为一盘散沙。 这样就无法完成帝辛的部署,所以羊侃并不准备斩杀端木锋,而是要羞辱他,彻底让他恼羞成怒。 人只有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才会做出疯狂的举动。 “尔如此手段,竟然拜大将军之职,难道黑暗帝国无人可用?” 羊侃双刃槊横空碾压,将端木锋的狼牙棒抵在他肩膀上,嘲讽声响起,嘴角扬起灿烂的笑意。 “找死!” 端木锋暴怒厉喝,神情狰狞恐怖,如此让羊侃小觑,对他而言就是奇耻大辱,双臂发力轰出,把面前双刃槊击飞出去。 “休要张狂,本将让你见识下真正的实力!” 端木锋面露诡谲笑意,周身上萦绕起黑色烟雾,好似恶魔附体一般,面颊扭曲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死吧!” 纵声咆哮,挥动兵戈,羊侃察觉对方战力在快速盘升,面色一沉,双刃槊扬起和他的狼牙棒撞击在一起。 轰隆~ 轰隆~ 炸天巨响传开,羊侃气势弱于端木锋,接连三个回合后,竟然露出破绽,让端木锋击中在左肩上,蚀骨之痛传来,羊侃扶着手臂,双腿回马,快速逃走。 “撤~” “撤~” 羊侃雄浑声传遍沙场上,帝辛,闻仲,贾复,裴元庆四人侧目看去,不约而同泛起一抹笑意,紧接着相继回马带着麾下兵马向后狂退离开。 “想逃?” “本将必取尔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