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6章 东皇,助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16章 东皇,助我

轰隆~ 轰隆~ 夜空之下,巨声宛若万钧雷霆肆虐,在徐福幻境法则的笼罩下,太初城内百姓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时。 他们昂首凝视,见虚空一道道金芒,黑影,银光闪过,奇异古怪的很,突然巨响炸开,犹如天穹塌陷,整座城池都在轻轻的晃动。 百姓不明所以,但周瑜,戚继光,寇准,俞大猷四人却是面露愁容,楚帝正独战贼人,要是出现任何闪失,他们难逃一死。 四人面色苍白如纸,背后戚家军和最新训练的水师,皆是手执燧发枪,将红夷炮直指在虚空。 此时。 虚空中。 东皇太一和徐福出手了,东皇钟骤然变大,向楚帝笼罩而来,往昔他领教过东皇钟的威力,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楚帝手执宇宙锋,双臂大张开来,身影快速向后倒飞出去,心神一动,龙魄刀出现在另一手中。 一手剑,一手刀,两柄神器纵横交错,脱手而出向东皇钟轰撞过去。 “千里冰封!” 徐福趁机体内神玄冰击出,气息瞬间森寒到极致,楚帝见面前两股寒冰灵力袭来,好似万兽奔腾一般,发出轰隆隆的咆哮声。 “焚天之海!” 神火乃是神冰的克星,一击焚天之海神通释放,天穹下一时间化为冰火两重天,冰封之力和焚烬之焰碰撞交锋在一起。 “五道神火!” “楚帝,不愧是紫微星主,天选之人,好生让人羡慕!” 徐福叱咤天下百年,本以为始皇帝已是天下第一妖孽,现在看来相比于楚帝,他依旧稍逊一筹,毕竟始皇帝在楚帝这个年龄时,可没有恐怖如斯。 “你,也不简单!” “始皇帝能得到你的辅佐,难怪大秦帝国一直位列一品帝国之首!” 楚帝霸道而立,五道神火形成的火海好似奔雷,气势丝毫不弱于徐福的神玄冰,两人隔空对峙,滔滔杀意浩瀚磅礴。 唰~ 徐福感觉后背传来一阵冰冷,回身看去发现楚帝站立在他背后,冷眸大睁,有点不敢相信。 “分身~” 徐福,东皇太一,徐夫子异口同声,先前楚帝释放衍生术,百道身影修为不减,已经让他们非常意外,现在居然出现一道真正的分身,冲击力前所未有。 “很惊讶?” 楚帝感受到徐福三人身上散发的惊恐气息,双臂翻飞,火海之焰形成两面夹击之势,疯狂向前掀起,好似怒卷的巨浪,又如张着巨口的火龙。 “徐国师,剑尊,吕相速速进入东皇钟,楚帝分身和本体已不分伯仲,神火吞噬下一切将化为灰烬。” 东皇太一惊恐声传开,徐夫子和吕不韦暴掠而去,朝着东皇钟下藏身,只有徐福一人纹丝未动,周身上气势不断在攀升,玄冰之力将自己冰封其中。 “玄冰之矛!” 徐福面色阴沉到极致,冰封在神玄冰中的身体突然动了,空间瞬息一寸寸炸裂,掀起飙风一般的风暴漩涡,其中裹挟着尖锐的玄冰。 呼呼~ 呼呼~ 玄冰残渣向楚帝飞舞过去,前行中虚空玄冰化作一根根锋利至极的长矛,直指两面夹击的楚帝身影。 “好厉害的玄冰之矛!”楚帝出言惊呼,因为玄冰之矛竟然把焚天之海的火焰穿透,径直向他身影上攻击过来。 九龙结阵,封! 徐福不愧是拥有龙元,不死凤凰之血的人,单单神玄冰之威就让楚帝底牌尽出,当真恐怖如斯。 这一刻,楚帝敢肯定就算是天门叶孤城,西门吹雪,独孤剑,燕十三四人,怕是也无法与徐福硬刚。 他的玄冰之矛锋利无比,外面裹挟着灵力,前行中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藏玄机,应该是一道阵法攻击。 同时可以将阵法,神通,灵力如此完美的融合,楚帝承认就算是自己也无法做到。 九龙结阵释放,法则空间瞬间形成,破空穿刺而来的玄冰之矛风暴,被法则空间阻挡,虚空中传来尖锐的冲击声。 好似厉鬼怒嚎,震耳发聩,让人毛骨悚然。 见状。 徐福瞥了眼楚帝,布满风霜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狞笑,衣袂猎猎作响,背后出现万丈玄冰巨峰。 唰~ 徐福一步踏出,空间炸裂,万丈玄冰巨峰倒塌,轰隆巨响丝宛若九天惊雷,只见他双臂负于后背,身影与玄冰二合为一,暴掠向前化作一柄利剑。 两侧玄冰巨峰倒塌,悬浮于空的冰锥好像受到召唤一般,在徐福前行中形成万道剑芒,低吟嘶鸣着向楚帝吞噬过去。 “玄冰化剑!” 这是徐福神玄冰神通最强一击,拥有毁灭天地的威力,气势远胜楚帝的万剑归宗。 轰隆~ 轰隆~ 炸天巨响传来,九龙结阵封印在玄冰化剑的冲撞下,出现一道道龟裂的痕迹,楚帝凝神注视,嘴角微微抽动了下。 徐福恐怖如斯,超过他的想象,眼下只有殊死一战才有不败的可能,但即便如此,东皇太一,徐夫子,吕不韦,八大古族强者尚存,他们依旧虎视眈眈,不会让他全身而退。 念及于此。 楚帝目露坚定之色,背后亿万禁忌魔蚁出现,化作一团噬天的漩涡。 禁忌之力是楚帝最后的底牌,一旦亿万禁忌魔蚁暴掠而出,眼前众人都会成为它们的食物。。 接下来是禁忌魔蚁的饕餮盛宴,胜败系于它们身上。 “禁忌之力!” “楚帝,果然拥有禁忌之力,传闻是真的,你将会被天下所不容!” 徐福面色狰狞,诧异声传来,心底却对楚帝的禁忌之力非常垂涎,叱咤天下百年,他一直都在寻找传说中的禁忌之力。 今夜,终于见到了,没想到出现在楚帝身上。 徐福星目含杀,心下幻想着要是自己获得禁忌之力,将能够为所欲为,这天下都会臣服在他脚下。 “东皇,神钟助我,某必杀楚帝,不负陛下圣恩!” 徐福狂发乱舞,怒自欲裂,样子并不是愤怒,而是前所未有的兴奋,见到禁忌之力的兴奋。 唰~ 唰~ 东皇太一身影悬浮于空,好似夜空下的主宰,挥手东皇钟向徐福飞去。可就在此时,夜幕下三道身影出现,起初只是残影绰绰,几个呼吸出现在楚帝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