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 吕不韦吐血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815章 吕不韦吐血了

宇宙锋从一柄普通凡剑,摇身一变列入神器之列,吕不韦垂涎不已,可楚帝一言让他暴怒。 众人都能看出宇宙锋已经和楚帝心意相通,岂是他轻易能够取走,楚帝之言无疑是在让他出丑。 吕不韦面色阴沉至极,大步踏空,掌中地藏剑银光暴掠,竖立在他面前,浩瀚磅礴的剑气直冲云霄,地藏剑在真气裹挟下快速扩张。 一柄剑! 瞬息化为万道剑芒! 东皇太一,徐福目露精芒,有些意外吕不韦出手就是杀招,这道剑技可他必杀技之一,名曰天地寂灭。 “楚帝,今夜面对百名强者围攻,你没有一点胜算,吃我一剑!” 吕不韦面露阴桀之色,一击杀招释放,就算无法斩杀楚帝,也可让他遭受重创,两侧东皇太一,徐福都是超级强者,诛杀楚帝易如反掌。 “天地寂灭?” “一剑戮天!” 楚帝眸子里尽是笑意,一人动,百影紧随,紧握宇宙锋横空斩落,一剑之威,惊天动地,令众人瞬息变色。 东皇太一,徐福,徐夫子等人无法相信,楚帝一剑惊鸿,恐怖如斯。 轰隆~ 轰隆~ 轰隆~ 两道剑芒轰撞在一起,炸裂爆发之下,天穹似乎随时会塌陷,破碎飞射的剑芒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吕不韦,受死吧!” 楚帝星目含怒,提剑暴掠向前,今夜注定难逃一战,既然如此何不大杀四方,他心里非常忙明白,只有强无敌的气势,才能彻底震慑众人。 否则。 一个个战下去,永无止境,他也必将精疲力竭。 战,就毫无不留,酣畅淋漓! 始皇帝和八大古族沆瀣一气,派出强者数百,设下如此圈套,无非就是向让他远离帝都长安,在毫无帮手的情况下,一举将他斩杀? 如此,让他们如愿以偿,也正好看看这一年来修为到底精进了多少。往昔长安城外斩杀夜魇,翻手之间灭杀,当真没有看出修为有多强。 楚帝之所以选择先斩吕不韦,是为了弥补昔日奇木峰的一念之仁,当日因为吕不韦铭纹师的身份,想日后将他收为己用,才留他一条生路。 只是斩杀了天魂,地煞两兵,算是对他的警告,没想到老匹夫执迷不悟,烧毁宝船锻造长厂,设下杀局引他前来。 既然确定不可能为自己所用,先将他斩于剑下,用他的血威慑眼前众人。 唰~ 唰~ 忽见楚帝暴掠而来,感受到他身上释放的霸道威压,吕不韦接连抛出两道攻击铭纹,紧握地藏剑向后暴退,身影在虚空中旋转。 轰隆~ 轰隆~ 两道攻击铭纹将楚帝阻挡,为他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吕不韦手执地藏剑,周身上缥缈的真气萦绕,执剑在虚空中撰写,雄浑霸道之声传开: “九字剑印!” “临!” 攻击铭纹在楚帝阻挡下化为齑粉,抬首向前看去,吕不韦衣袂飘决,依旧仙风道骨的样子,但楚帝却觉得他非常的道貌岸然。 “剑笔?” 当日在奇木峰上,楚帝见识过吕不韦剑笔的意境,笔走游龙,苍劲有力,其中更是暗藏玄妙意境。 可他没想到吕不韦居然修炼出九字剑印,此时夜空之下,一个‘临’字出现,自成一体,看似平淡无奇,实则一笔一划都是锋芒四射的剑芒组成,并且其中自成法则之力。 “真没想到吕相国在短短一年时间里,领悟出九字剑印,剑道法则,浑然天成,其中暗藏杀机。” “是啊,一字化万剑,法则衍变无双,楚帝如何正阻挡一个临印?” 东皇太一和徐福相继出言说道,视线从吕不韦和楚帝身上收回,环顾四下发现,八大古族强者竟然在楚帝虚影斩杀下陷入溃乱。 “明明只是衍生术,为何楚帝释放出来会如此恐怖?” “东皇,楚帝衍生百人,却丝毫不影响战力,你我若是再不出手,今夜此战伤亡将会超出想象!” 徐福虽未和楚帝交锋过,可天下无处不是他的传说,今夜一战,楚帝释放的天赋让他惊恐。 不斩杀楚帝,未来必成为始皇最强劲敌! “国师言之有理,东皇钟和神玄冰一起封印楚帝,这些残影瞬息化为虚无!” “你我联手,是他似碾死一只蝼蚁!” 东皇太一到现在依旧没有将楚帝放在眼中,这种与生俱来的自信,让他永远凌驾于众人之上。 “兵印,杀!” 吕不韦身影轻灵如仙,地藏剑在虚空刻画,兵字印出现,威力远胜于临字印,一道道剑气凝聚成士兵的样子,遮天蔽日向楚帝围杀而来。 兵印袭杀,似有千军万马驰骋,杀喊声回荡夜空下。见状,楚帝有些诧异,抬手间也是一道兵印飞出。 只是剑气凝聚而成的士兵呈金黄色,与吕不韦黑色士兵形成鲜明的对比,两支剑气士兵在虚空中厮杀。 吕不韦,东皇太一,徐福皆是呆若木鸡,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楚帝怎么会掌握九字剑印? 并且,楚帝剑气凝聚的剑兵,显然要强于吕不韦,三人都认为楚帝修炼九字剑印的时间,绝对远胜于吕不韦。 “吕不韦,你的九字剑印也不过如此,朕刚刚领悟,好像气势就远胜于你!” 楚帝道出这一番话,神情依旧很平淡,可吕不韦,东皇太一,徐福三人内心里,好像跌入一块惊石,掀起万丈巨浪。 “刚.........刚刚领悟?” “不可能,老夫苦练一年,才勉强摸到门槛,你不可能瞬息领悟!” 吕不韦心境乱了,掌中地藏剑也乱了,目眦欲裂的嘶吼,他不相信楚帝的话是真的,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妖孽的人? “斗印,破!” 楚帝剑锋一指,九字剑印第三印挥出,虚空中一个巨大的斗字向前飞去,好像万丈巨峰向吕不韦轰撞过去。 “斗印?” “噗!” 吕不韦看着眼前金芒噬天的斗字,瞳眸大睁,一道血箭飚飞出去,他领悟的九字剑印与楚帝云泥有别。 就算是他释放出斗字印,也不会形成齐天大字,面对楚帝万丈巨峰的斗字印,他释放出来的只是一座山丘。 在巍峨巨峰面前,渺小的不值一提。 “东皇,马上动手,吕相有危险!” 徐福急声提醒,周身森寒蚀骨的气息溢出,大步跨出,两道掌风向楚帝的斗字印击去,东皇太一眼角微微收缩下,操纵东皇钟向楚帝笼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