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3章 干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93章 干

官兵来了。 茶楼外,欣赏花灯的百姓不知发生何事,在官兵的攻击下向两侧退去,慌乱躲避着,害怕遭受无妄之灾。 兵入茶楼,百姓纷纷围观而来,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何事。 大家看清楚领着官兵来的,可是恶名远扬的吕恒,他们知道又有人要遭殃了,不禁露出惋惜之色。 上元佳节,普天狂欢。 这个时间招惹了吕恒,今夜不死也要脱层皮,这一年里都会噩梦不断。 “哼~” “胆子果然不小,居然还敢在此听书,今夜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敢招惹小爷,长安城将无你立足之地!” 吕恒上前见楚帝当真没有离开,面色暴怒,咆哮之后,回身示意背后官兵将楚帝一行人团团包围。 “救兵搬来了?” “京兆府,巡防营,城门守军,还是各府私兵?” 楚帝让下手中茶杯,完全将吕恒无视,向他背后身披戎装的将领看去。 闻声。 吕恒冷笑了。 真能装,搞得长安城内兵马,你都认识一般。 吕恒的腹诽,楚帝并不知晓,侧目看去,眸光非常明亮,像是可以将人看透。 发现前来士兵,身披城门守军铠甲,楚帝心生怒意,吕恒这般泼皮,心狠手辣,一切都以利字当先,城门守军和他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要是想做一切危害帝国之事,简直轻而易举,想要察觉非常不易。 今夜上元节,为了确保长安城秩序,楚帝命赵云,马超,关羽,孙策四人镇守四门,那前来的守军是谁麾下士兵? “冯将军,这厮敢在我头上动土,怎么处置不需要我多说!” “吕公子放心,敢在长安城内作恶,本将岂会放过他!” 冯姓将领邪眼看了楚帝一眼,向背后士兵挥手:“将他们一干人等全部带走,送往守军大营,本将怀疑他们是敌国细作,要好好‘审问’下。” ‘审问’二字语气加重,知道他们手段的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要是被冯虎带走,熬过今夜,多半就是废人了。 “冯将军,还请高抬贵手,小老儿............” 郑掌柜口中之言还没说完,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其中还掺杂着惨叫声。 “本将捉拿敌国奸细,你敢阻止,难道这座茶楼是他们的藏匿之地?” 见郑掌柜被打的口吐鲜血,端坐在楚帝两侧众女俏脸噙怒,此时,林筠突然腾起倩影,上前将正郑掌柜扶了起来。 “老先生,你没事吧!” “唉,是我害了你们!” “老朽一生安分守己,躲过了硝烟战火,本以为落户长安城就可以安度余生,吕恒欺人太甚。” “让我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今夜除非将老朽杀了,不然,明日我就联合所有人,上万民书,让陛下为我们做主。” “陛下开创繁华盛世不易,绝不能让你这样的毒瘤,蚕食了国之根本。” 郑掌柜在林筠的搀扶下,铿锵发声,显然将压抑他很久的怨气全部释放。 “老东西,上王民书,找死!” “本公子,要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像你这样的贱民,还想和我斗!” “哈哈~~” 吕恒大笑不止,反手抽出一旁士兵腰悬阔剑,径直向郑掌柜斩落下去,剑若闪电,破空而去。 众人皆是大惊失色,不敢相信吕恒会当众杀人,天子脚下,巍巍皇权何在? 剑落了。 郑掌柜反而没有慌乱,仿佛,在用他的死亡,告诉众人,吕恒是多么的十恶不赦。 砰~ 就在众人为郑掌柜惋惜时,吕恒的身影从茶楼里飞了出去,径直落在地面上,吓得围观的百姓纷纷后退。 “你,敢打吕少爷,在本将面前放肆,找死!” 冯虎诧异骇然,怒叱站在郑掌柜面前的林筠,阔剑出鞘,直指在她身上。 剑指楚帝爱妃,冯虎死期将至,可他还浑然不知。 两侧士兵见冯虎动了,纷纷横戈向前,就在此时,楚帝突然开口,道:“正淳,处理下,他留下。” 曹正淳轻轻颔首,示意羽林军出手,几息间,进入茶楼的士兵全部被扔了出去。 “可恶!”吕恒满脸血渍,狰狞无比,刚刚站起身子,怒骂一句。 “砰~” 一道黑影出现在吕恒面前,一拳击打在他身上,眼前一黑,再次倒在地面上。 “就你话多。” 曹正淳不曾看吕恒一眼,拉着他腿拖进茶楼,仍在楚帝面前,时下,茶楼中只剩下冯虎和吕恒两人。 一人晕死,一人快要被吓死。 “你,你是何人,敢打长安城守军。” “正淳,告诉他,我是什么人!” 曹正淳并没有说‘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之类的话,只是微微抬手,掌中出现一枚九龙环绕的令牌。 “看看!” 冯虎紧攥手中阔剑,微眯眼眸观之,只感觉天旋地转,身子瘫倒在地面。 吓晕了? 心理素质真差! “正淳,将他们送给怀英,有什么问题查清楚,是毒瘤就要拔,不管牵扯到什么人绝不姑息。” “该杀杀,该流放的流放!” 曹正淳瞥了眼冯虎,吕恒两人处于晕死状态,羽林军出手拎着他们走出茶楼,一时间,百姓纷纷鼓掌。 “公子,你到底是何人,冯虎和吕恒都让你给制服了。” “掌柜的,我只是和你一样的人,希望天下繁荣,百姓安居的人。” 楚帝冲着郑掌柜说道,带着众女离开茶楼,因为他知道百姓中不乏聪明人,很快就有人会猜出他的身份。 “相公,书还没听完,相公的一字真言到底是什么?” 返回皇宫的路上,南宫曦出现说道,楚帝轻轻握着她的柔荑,道:“一字真言就是,干!” 闻声。 众女感受到楚帝邪魅的目光,一瞬间,脸红了。 “众爱妃想听书,以后朕给你说,就从西游记开始..........” “相公,听书什么都可以,先说说冯虎,吕恒怎么处置,这般祸国殃民的人,绝对不能姑息。” “他们只是小喽啰,背后另有其人,今夜上元节结束后,随时年节彻底告一段落。” “新的一年,就从肃清官场开始!”

下一篇   第1794章 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