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1章 一字真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91章 一字真言

茶楼。 包厢里,面对众女的询问声,楚帝也是一脸茫然。 锦囊到底写的什么? 其实,他也想知道。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个评价他倒是很确切,可这柳老头如此宣扬,他想低调都难。 “相公,锦囊到底写的什么?” “保密!” “好好听书!” 楚帝故作神秘,昂首向一楼大厅看去,此时,人群已经彻底沸腾,询问声此起彼伏。 柳老头布满风霜的脸颊上噙着笑意,他就喜欢听客这种欲求不满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体现自己的水平。 对于柳老头的把控能力,楚帝也是非常佩服,轻而易举掀一个高潮。 不得不承认,这老头,有点能耐。 只见柳老头微抬双手,一楼大厅和楼上包厢瞬间噤若寒蝉,没有一人出言。 “战王城外,吾楚大军被合围,白起将军想起了锦囊,时下正是危机时刻,当机立断打开锦囊。” “可锦囊之上却只有一个字。” “一字真言,足以破敌百万。” “白起将军在火把烈焰照耀下,刚毅的脸上泛起狂喜,紧攥着手中锦囊,对吾皇佩服之意,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柳老头有卖了关子,一字真言到底是什么,此时就连南宫曦等人,也是面露焦急之色,一副非常期待的样子。 “柳老头,你在这样,小心老夫砍杀你。” “坏怂,不一口气讲完,今天把你打残了。” 不少人凶相毕露,砰的一声将手中茶杯拍在木案上,水花四溅,跃跃欲试上前。 “这,一字真言,乃是制胜法宝,老朽这就揭晓。” 柳老头知道气氛已经差不多了,示意众人安静,刚准备开嗓,一道暴喝声率先响起。 “起开!” “不长眼的东西,赶紧起开,也不怕将你踩死!” 怒叱声从茶楼门口传来,众人回首视之,本都怒火中烧,可当看清来人之后,瞬间怒意消散,脸颊上泛起一抹惶恐。 一楼大厅里,只有小桂子,曹正淳,羽林军稳如泰山,依旧轻抿喝茶,完全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吕少,你来了,听书二楼雅间一直给你留着。” “听书!” “这鸟书有什么好听的,吕少前来为了什么,你不知道?” 被称之为吕少的华服公子,并未开口出言,鹰隼的目光来回在茶楼中扫视,只见他背后男子抬手抽打在掌柜的脸上,神情狰狞恐怖,一双眼睛好像毒蛇之目。 “吕少,你就高抬贵手,昨夜已经来过,小老二也将供奉交了。” “没错,昨夜是交了,可那是昨天的,难道还想管到今夜?” 那恶少抬手再次抽打在掌柜的脸上,已至花甲之年的掌故,身影瑟瑟发抖,丝毫不敢言语,抬首向吕少投去请求的目光。 “郑掌柜,本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昨日你吃饭了,难道今天就不用吃了?” “本少的护城队每一天都在巡逻,风雨无阻,这可都是为了保护你们,稳定治安,难道着供奉不该一天一收?” “也不是很多,五十两银子,交了钱,你们继续,本少就不打扰了。” 吕少飞扬跋扈,嘴角扬起泛着一抹诡谲笑意,好似吸血鬼一样,郑掌柜惶恐不已,声音颤抖: “吕少,昨天不是三十两,今夜怎么还多出二十两?” “郑掌柜,你看看着茶楼,客人爆满,这可都是在本公子保护下才有的。再说,今夜可是上元节,你难道不应该多交点?” “少废话,每家都多,又不是只有你。” 吕恒一侧的恶人开口,抬手推动郑掌柜去拿钱,众人不敢吱声,纷纷向郑掌柜投去同情的目光。 “相公,天子脚下,怎么会有如此恶人,他们这是在盗取百姓的劳动成果,简直可恶至极。” 南宫曦俏脸含煞,好好的心情被这狗一样的东西给破坏了,真想下去一剑将他斩杀。 楚帝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长安城内也会有这样的人,看来高高在上太久了,对底层百姓的生活还是了解不够。 “邦宁,去喊小二进来。” 众女愤愤不平,听楚帝喊小二前来,只要他准备为郑掌柜做主,脸上的怒气这才消散。 少时。 小二进来立于楚帝身旁,禀拳施礼,道:“公子,喊小人何时。” “说说看,底下是何人?” “公子,这...............” “让你说就说,不必惊慌!” 小二惶恐不安,楼下吕恒可是煞星,不是他一个小二惹得起。 “公子,留下华服少年叫吕恒,乃是吕府少爷,平日里很凶恶,无所不为,人畏如虎狼。” “吕府?” “长安城内有这座府邸?” 楚帝脑海中思绪飞转,百官之中并没有吕姓,这吕府到底是什么来路,如此恶人不惩治绝对不行。 “行了,退下吧!” 小二面露狐疑,躬身向房间外退去,此时一楼大厅郑掌柜已经拿着银两上前,颤颤巍巍的递给吕恒。 “吕少,一天的盈利都在这里,还望高抬贵手,老朽就靠这间茶楼养家糊口。” 吕恒瞥了眼郑掌柜手中银两,脸色瞬间阴沉至极,怒喝道:“打发叫花子,没有五十两,拆了你的店。” “这..............” 郑掌柜面露乞求,五十两银子可是他一天的盈利,并且都要依靠这场说书,因为柳老头说的好,茶水钱是一部分,也会有客官打赏点。 现在书还没有说完,银两自当没有收,五十两银子他是真的拿不出来。 “欺人太甚!” “破坏大家听书的乐趣,相公,到底怎么处置?” 南宫曦倩影已经腾起,移步向前走了两步,就在此时,吕恒目光却停留在她身上,面露诡谲之色,带着背后恶人向二楼走去。 “吕少,二楼都是贵客,不能打扰他们,小老儿这就想办法凑钱。” “滚一边去!” “贵客,有我家少爷尊贵?” 郑掌柜手臂被打飞出去,吕恒大步流星登上而来,不多时,楚帝所在的包厢门被踹开了。 砰~ 巨响传开,小二的身影跌落在众女脚下,口中鲜血溢出,显然遭受了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