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子龙来也,定罪南宫《第二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9章 子龙来也,定罪南宫《第二更!》

楚非梵听到怀中南宫曦的声音,神情一凝,脸颊上神色变冷,声音凛冽:“曦儿,寡人心中可容天下亿万百姓,南宫一族本是紫楚望族,后被风云封为异性王多次和寡人为敌。” “南宫灿身为人臣朝三暮四,身为人父竟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墨问天将你带走,如此之人寡人岂能容他。” “唰!” 南宫曦感受到楚非梵身影上散发的怒气,俏脸上腾起恐慌之色,身影从他从怀中掠出快速跪地,声音紧张:“皇上,南宫灿这段时间已经深深反省自己的过错,他深知自己罪孽深重,不求皇上可以原谅,但希望皇上可以看在曦儿情分上,放过南宫世家一条生路。” “曦儿,你快快请起,寡人现在就陪你去解决此事!” 说罢。 楚非梵扶起南宫曦拉着他的玉手上帅府外走去,刚刚来到府外就听到一阵隆隆的马蹄声传来,他定神向长街的尽头看去,只见一匹通体上下,一色雪白,犹如雄狮般的骏马上他奔袭而来。 “子龙?” “寡人的子龙来也!” 楚非梵松开南宫曦的玉手,抬首凝神,眸光注视着马背上的赵子龙,来人英武潇洒,浓眉大眼,阔面重颜,相貌堂堂的英气少年。坚毅的眼神,超凡的气质,加上一身银白色的盔甲更加显得帅气十足,勇猛无敌! “血染征袍透甲红,当阳谁敢与争锋,古来冲阵扶危主,唯有常山赵子龙。” 楚非梵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历史对常山子龙的评价,孤胆英雄,武力超群,英勇绝世无双,这些可都是他的代名词。 霎时间。 楚非梵脑海中不禁出现一段赞美赵子龙的话: “提一柄银枪,跃一匹白马,喝一口老酒,抚一张破弓!” “笑一世繁华,叹一生军戎,斗一次岁月,傲一代战魂!” “青釭剑,亮银枪,白龙马,银狼袍!” “追风的豪胆,饮血的激狂,铿锵的战鼓,不败的风霜!” “忠勇世无双,义胆几人尝,军中战将名,小儿岂配听!” 隆隆马蹄声愈来愈近,只见赵子龙飞身跃下马背,抱拳跪地,声音浑厚响亮:“常山赵子龙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子龙,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楚非梵疾步向前,抬手将子龙扶起,脑海中赵子龙的信息瞬间传送而来。 “姓名:赵云!” “字:子龙!” “年龄:十八!” “地址:常山真定县!” “修为:武灵下品(可成长至武神)!” “武力值:九十六!” “智力:九十二!” “统帅:九十五!” “政治:九十!” “神兵:青虹剑,龙胆亮银枪!” “坐骑:夜照玉狮子!” “忠诚度:八十八!” “战铠:银光白甲(普通战甲)!” “系统测评:此人勇武,智勇双全,实乃少有的虎将,宿主可得其辅佐,定可江山稳固!” 楚非梵看着系统页面上的信息,脸颊上浮现出淡然的笑意,声音浑厚:“寡人有些事情要办,子龙一起去吧!” 良久。 楚非梵,南宫曦,赵子龙三人一起来到了关押南宫灿,南宫勇,南宫寒的院子中。 守门的士兵见楚非梵亲临疾步来到他的身边,只见楚非梵轻轻抬手示意士兵将房门打开,将南宫灿三人带了出来。 三人见楚非梵带着南宫曦到来,眼眸中充满了恐惧之色,看来他们的末日是要到来了。 南宫灿头发花白再也没有的往日的风采,南宫勇也没有了昔日的飞扬跋扈,整个人看着消沉了许多。 “南宫灿,汝本为紫楚子民投靠风云被封为异性王,在紫楚和风云的大战中,汝多次出兵征讨寡人,秦安泰被杀后,汝听取墨问天之谗言,再次举兵进犯紫楚,其罪当诛!” “皇上,老夫自知罪孽深重,不奢望皇上可以原谅,皇上要杀要剐,老夫甘愿一死。” “可皇上能不能看在曦儿的情面上,给寒儿和勇儿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二人可都是不可多得将才,留下他们为皇上效力,也算是为我南宫家恕罪!” 南宫灿声泪俱下,老泪纵横,脸颊上充满了自责之色,声音颤抖不已的说道。 南宫曦看着南宫灿如此模样,俏脸上浮现痛苦之色,就算他有万般错,可归根结底他还是自己的父亲。 “南宫灿,寡人本欲将你斩杀,以儆效尤。可为了不让曦儿日后以泪洗面,记恨于寡人,所以汝死罪可免,活罪难赦。” “这段时间你先在这里好好反省下自己的过错,待寡人的马场修建完毕,你去马场喂马吧!” “谢皇上不杀之恩!” “南宫勇,南宫寒寡人念尔等年纪尚轻,又是曦儿的胞弟和兄弟,寡人就给尔等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你们二人入敢死先锋营为紫楚效力。” “谢皇上不杀之恩,我等定誓死效忠紫楚,绝无二心,如有二心,天诛地灭!” 南宫曦充满柔情的水眸注视着楚非梵,破涕为笑,莲步生风的来到南宫灿三人的身旁,楚非梵见状带着子龙离开了院子想长街上走去。 南宫灿的事情解决,楚非梵的心病终于消失,他本是想将南宫灿斩杀,但最终他还是愿意在给他一次机会。杀一个人很简单,可原谅一个人就不简单,他不想南宫灿的身死,成为自己和南宫曦之间的隔阂。 楚非梵带着子龙走在长街上,看着已经恢复往日繁荣昌盛的荆州城,他脸颊上阴霾尽失,取而代之的是自信的笑容。 正在楚非梵准备纵身上马之时,两名帅府外的侍卫纵马而来,抱拳施礼后,急促的声音响起:“禀皇上,帅府外出现一名鬼鬼祟祟的是少年被我们抓获,但他自称是来寻找皇上的,尔等不知该如何处置,特来请皇上定夺。” “来者可说其名讳?” “来人自称房玄龄!”侍卫声音坚定的说道。 “玄龄?” “子龙,火速随寡人返回帅府!” 楚非梵纵身跃上马背,手中长鞭挥舞而起,快速向帅府方向奔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