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7章 皇家夜宴(中)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77章 皇家夜宴(中)

少时。 楚帝舞剑结束,一旁小楚尘简直眼冒金星,将楚帝奉若神明,奶声奶气道:“父皇好厉害,枪法舞得真好,尘儿要学!” “尘儿,你父皇日理万机,哪有时间教你练枪?” 闻声。 楚帝将寒枪收入龙戒中,冲着南宫曦摆了摆手道:“曦儿,尘儿想要学习枪法,作为他父皇就算在忙,都能抽出时间陪他。” “尘儿放心,父皇不但教你枪法,还会连锤法一起教给你,等有空闲时间,父皇带你去见识另一种枪。” 楚帝口中另一种枪,当然就是科学院最新制造的燧发枪,楚尘作为楚国最大的皇子,将来可是要最先面对帝国之事,让他多接触新鲜事物,也算是为以后打下基础。 殿外寒冷,飞雪洋洋洒洒,楚帝示意众爱妃进入凝香宫,他左右手各牵着楚尘,楚嫣,落座于上首位置。 众女都向紧挨着楚帝而坐,除夕宫宴开始时可以侍奉楚帝,当然也有吸引陛下目光的用意。 只不过当楚尘,楚嫣坐在楚帝两侧时,众女依次落座,也不好和两个小孩相争。 待众女落座之后,楚帝让小桂子通知御膳房,除夕夜宴开始,请他们将美食送上来。 小桂子领命退出凝香宫,南宫曦侧目注视着楚帝,出言道:“陛下,刚刚在院中舞动的是何枪法。” “看似简单平淡,行云流水,似乎没有什么杀气,实则暗藏杀机,丝丝相扣,一旦进入枪芒笼罩中,绝无一丝生还。” “没想到曦儿对枪法有这么高的造诣,竟能够看出‘太极枪法’的奥妙,不愧是朕的皇后,心细如发,擅于观察推敲。” “太极枪法?” 南宫曦喃喃自语着,似懂非懂,她虽窥探到门径,却不知楚帝这套太极枪法中蕴藏着阴,阳二仪,看似毫无杀伤力,可一枪阴阳变幻,生死立判。 而楚帝已将太极枪法修炼到大成之境,可以做到用意,不用劲,“以心行意”,意动神随,“以意导体”的境界,一切顺其自然,循动静规律,枪走游龙。 虚中虚,阴动变化,阳动变转,实中实,杀机绽放,可杀人于无形之中。 “曦儿,朕偶得太极枪法,其中还内附太极剑法,过些时日朕将此剑法传授给尔等。” 楚帝深知太极剑法的威力,传授给众爱妃也算是让她们多一份自保的力量,楚国潜在对手越来越强,他不可能无时无刻保护众女。 一听到楚帝要将太极剑法传授给她们,众女纷纷欠身施礼,谢楚帝隆恩圣典,就在此时,小桂子带着庖长和内侍已将年夜饭送了来。 最先到来的开胃菜,楚帝为众女制作八碟凉菜,菜品放在案牍之上,众女目露精芒,完全被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吸引。 紧接着热菜也相继上来,每一道才楚帝都为它们附上完美的寓意,其中鸿运当头,年年有余,金玉满堂等等。 当然也少不了众女十分钟爱的火锅,年夜饭就算准备再多,也必须要有火锅,取义红红火火。 看着面前满目琳琅的美食,众人笑靥如花,一时间被幸福包围,入冬以来,楚帝就留京师,先是炉子,火炕,紧接着又是冰淇淋,酸奶,烟花,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惊喜。 加之楚帝从来不会厚此薄彼,对于众女一视同仁,从不区别对待,这让众女都沐浴在幸福之中。 尤其是年夜饭,楚帝身为一国之君却亲自庖厨,他的很多想法,做法都让众女百思不得其解。 放眼整个战争大陆,列国帝王眼中女人拥有只是附属品,或许是为他们换取利益的物品,可楚帝却让众女感受到了自由,独立女性的尊严。 楚帝感受到众女柔情似水的眸光,轻笑一声,道:“曦儿,去将朕让你珍藏的好酒拿出来,今夜众爱妃陪朕一起畅饮一番!” 闻声。 南宫曦亲自起身离开,楚帝让她珍藏的好酒,可一直都被当做宝贝一样,只有她一人知道放于何处。 其实,楚帝让南宫曦珍藏的好酒,就是系统超市中奖励的茅台和五粮液,数量不多,所以就算是楚帝也视若珍宝。 时下,楚国最先研制的酒水早已畅销,可是和茅台,五粮液相比还是天壤之别,毕竟工业手段是无法相比。 否则,李元霸,李靖众将也不会将楚帝赏赐的二锅头,江小白视为奇珍异宝,要是让他们知道楚帝藏有茅台和五粮液,怕是会一直赖在御书房内不走。 少时。 南宫曦将茅台和五粮液各带一瓶上前,递给小桂子示意他打开,落座之后,楚帝开口让众女开始动筷子。 众女早已垂涎欲滴,楚尘和楚嫣早都开始偷吃,此时两人就和小花猫一样,吃的是满嘴油渍。 年夜饭开始,众女沉浸在美食带来的喜悦中,木案上所有食物都是她们不曾品尝过的,酸甜可口的糖醋鱼,香甜让人迷醉的八宝饭,在配上火辣辣的火锅,当真让人食欲大振,垂涎不已。 时下,小桂子命婢子开始为楚帝与众位娘娘斟酒,晶莹剔透的茅台进入酒杯中,酒香之气瞬息弥漫在空气中。 醇香突出,令人陶醉,敞杯不饮,香气扑鼻,满口生香。 楚帝举杯示意众女共饮一杯,仰头一饮而尽,幽雅细腻,酒体丰满醇厚,回味悠长,醇馥幽郁。 “咳咳~” “咳咳~” 一杯茅台酒水入口,众女中赵飞燕,赵合德,妲己三女相继发出轻咳声,酒虽是好酒,可相比战争大陆的酒水,还有略微有些太烈。 没办法,三女初入楚国时间不久,饮酒的机会不多,更不知道南宫曦,貂蝉,林筠等人可是整个楚国酒水掌管者。 “飞燕,妲己,合德,此酒慢饮,方能感受到其中美妙!” 楚帝见三女香腮红晕,放下酒杯出言提醒,此时,南宫曦已经示意小桂子和庖长退下,至于斟酒之事将有众女代替。 “陛下,此酒当真是仙露琼浆,入口醇香,好似在口腔内滚动,香气入鼻,升华到心尖,与此同时毫无灼烧感的像一条火线,滚入胃里的感觉无物可及,不可名状。就像你的身体里绽放了一朵烟花,绚烂夺目,却不会烫到你,伤到你。 真的是七窍有香啊! 南宫曦的确形容的非常准确,看来她对酒水一样有很深的研究,楚帝也是第二次喝茅台,为穿越前有幸喝过一次。 当时的感觉和南宫曦所言一模一样,时下,他一样陷入沉醉中,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当真让人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