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迟来的惊喜《第一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8章 迟来的惊喜《第一更!》

议事厅中。 温伯牙听到楚非梵霸气磅礴的豪言,眼眸中敬畏之色更浓,身影骤然腾起,抱拳跪地:“吾皇高瞻远瞩,胸怀宽广,容天下之士,此真乃紫楚之福也!” “温爱卿快快请起!” “招贤令之事,寡人会亲手拟定诏令交给爱卿,至于天龙国使团之事,就让他们先在盘龙城中等候一段时间吧!” “皇上,臣还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楚非梵见温伯牙面露难色,轻笑一声:“伯牙乃寡人心腹之人,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便是!” “吾皇和南宫姑娘之事,臣本不应多言。可南宫姑娘因为其父之事,一直耿耿于怀,绝对愧对吾皇。” “温爱卿不必多言,寡人心中自有安排,这段时间爱卿料理城中之事辛苦,早些退下回去休息吧!” “臣告退!” 温伯牙本不想多言此事,可他最后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现在见楚非梵神情微怒,他施礼请辞向大厅外走去。 “唰!” 楚非梵注视着温伯牙离开的背影,身影坐落在上首的位置上,脸颊上腾起愁容,关于南宫曦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因为南宫灿,而是自从貂蝉的事情过后,他心中绝对有些愧对于她。 “滴,恭喜宿主豪华大礼包开启成功!” “滴,恭喜宿主获得历史治国良臣召唤卡一张,宿主可随时使用!” “滴,恭喜宿主获得神秘地图一份,此地图来自战争大陆之物,其中秘密需要宿主自己去寻找!” “滴,恭喜宿主获得武将召唤卡一张,宿主可随时使用!” 时间滴滴哒哒的溜走,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楚非梵见耳畔在没有响起小贱的声音,脸颊上腾起微怒之色:“小贱你还在不在?” “不要问在不在,直接说事情就行了!” “小贱,这豪华礼包就只有三个奖励?还有你说开启豪华礼包耗时颇长,这是颇长?” “三天都过去了,就这三样奖励也和平时的没有什么不同啊!” “宿主身为一国之君,心胸岂能如此狭窄,系统奖励的神秘地图是来自于战争大陆,所以耗时比较久。” “狡辩!” “行了,马上开启治国良臣召唤!” 楚非梵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治国良臣,紫楚武将云集,治国之士太过稀缺,这治国良臣可是他目下最需要的。 “滴,历史治国良将开启成功,系统提供五位历史良臣供宿主选择,取其二,三选一!” “第一位历史良臣房玄龄,唐朝时期,智力九十五,统率八十,武力三十,政治九十!” “第二位历史良臣刘基,明朝开国军师,智力九十六,统率七十五,武力三十,政治八十九!” “第三位历史良臣张居正,明朝中后期,智力九十,统率八十,武力四十,政治九十七!” “第四位历史良臣蔡京,北宋时期,智力九十,统率七十,武力六十,政治九十!” “什么,蔡京?什么鬼?” 楚非梵听到蔡京这两个字,整个人瞬间爆了粗口,这系统是在逗自己玩吗?怎么将着玩意给弄来了,是不是系统又出现故障了,蔡京一代奸相怎么能放在历史良臣之中? “滴,第五位历史良臣吕不韦,秦朝时期,智力九十五,统率八十,武力七十,政治九十八!” “请宿主去其二,系统将在剩下三人中随机选择!” “蔡京,吕不韦!” 楚非梵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前面三人可都是名留后世的治国良才,这根本就不用选择。 “滴,宿主去掉蔡京和吕不韦,剩下三人正在随机选择,请稍候!” “滴,恭喜宿主获得历史治国良才房玄龄,他将在一个时辰内出现在宿主身边!” “房玄龄吗?” “哈哈,玄龄可是道破天下事一策定乾坤的主,寡人可得其辅佐,紫楚可兴也!” “小贱,这次可不能再出现延迟出现的事情了,三次秦良玉的事情,他还谨记在心中,这已经接连两次马上延迟的事情,楚非梵都有点怀疑系统是不是有出现bug!” “宿主放心,本系统出品,绝对都是精品。” “...........” “滴,宿主获得的神秘地图已经放入物品栏中,宿主可随时查开!” “滴,请问宿主是否现在开启历史兵将召唤卡?” 楚非梵扫视了眼物品栏中的地图,心中暗想:“这次的豪华礼包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召来了房玄龄算是安慰了他受伤的心,不知着武将召唤卡会有什么惊喜?” “开启!” “滴,历史武将召唤卡开启成功,宿主成功召唤了三国猛将,常山赵子龙!” “谁?” “常山赵子龙?一身是胆的常胜将军啊!” 楚非梵对赵子龙还是颇有了解,赵子龙武艺超群,有胆识,有谋略,他可是高瞻远瞩,武艺精湛,敢于直谏近乎完美的战将。 “滴,提醒宿主赵子龙正在赶来的路上,一炷香的时间会到达宿主的身边。” “有了子龙的加入,挥军宛城,寡人有何担忧?” 楚非梵面带喜色,阔步向大厅外走去,明媚的阳光洒落在他的长衫上,他整个人神采飞扬。 “唰!” 楚非梵只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晃荡,只见小白虎化为一道残影扑了出去,定神看去,见南宫曦白衣胜雪,莲步姗姗向自己走了过来。 “唰!” 只见小白虎凌空而起扑到南宫曦的怀中,一副非常亲昵的样子,这倒让楚非梵大惊,心中暗语:“这神兽白虎难道是一只色虎?” “臣妾,拜见皇上!” “曦儿快快请起,你我之间无需如此多礼!” “皇上,什么时间喜欢小动物了,这只猫真可爱!” 南宫曦美眸闪动,玉手轻轻抚摸在白虎的身影上,白虎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挪了挪身子躺在了南宫曦的怀中。 “猫?” 楚非梵听到南宫曦的声音,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向她解释,身影轻轻向前来到她的身边,声音淡然:“曦儿,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臣妾一点都不委屈,倒是皇上一直征战在外,浴血疆场,臣妾无能不能为皇上分忧!” “曦儿无需如此,寡人的心思你应该明白,寡人不想你每天愁眉苦脸,至于你父王的事情,寡人心中已经有了安排。” 说罢。 楚非梵将南宫曦揽入怀中两人相依在一起,南宫曦声音轻柔的问道:“皇上,当如何处置我南宫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