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5章 回宫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35章 回宫

午夜。 寒风微徐,孤星悬空,大地陷入无尽黑暗中,太初城下,星星火把之光亮起,守城战将打开城门放行。 楚帝率领羽林军,周瑜,戚继光,张顺三将入城,命人送三将前往军医处疗伤,孤身一人纵马向行宫狂奔过去。 夜深人静,长街空空如也,隆隆马蹄声回荡在夜空之下,距离行宫尚有一条街时,一道马鸣长嘶声将天穹划破。 昏暗的灯光下,墨龙腾空而起,预警楚帝前方有危险,墨龙通灵,每次危险到来时,它都会提前感应到。 楚帝提缰勒马,腾空而起,强行稳住胯下墨龙,凝神向正前方看去,昏暗的火把之光下,四面八方涌现出近百名黑衣刺客。 长街上,楼宇之巅,影影倬倬的刺客暴掠而来,明晃晃的长剑释放出璀璨刺目的银光,楚帝端坐在马背上,稳如泰山,没有丝毫的慌乱。 身法诡异,形如鬼魅,虽不及韦一笑,黑蜘蛛,田伯光三人,但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楚帝不用猜测都知道他们来自何处。 只是让楚帝觉得有些意外,难道一直有人在窥探他,不然入城才一刻钟,他们的截杀就出现了。 乍然抬首,楚帝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倩影,正是当日在商王府上空遇到的夜夫人,碧竹君。 显然,这些人都是听从她的号令,夜风吹徐之下,黑色长袍嘶风咆哮,楚帝瞥了眼楼宇之巅的倩影,提缰纵马再次向前狂奔过去,完全将面前奔涌而来的刺客无视。 唰~ 唰~ 蓦然间,长街上百名刺客结阵,剑光直冲云巅,将天穹照耀的宛若白昼一般,楚帝瞳眸微眯,口中喃喃自语道: “三千剑阵?” 没想到百名刺客结阵竟恐怖如斯,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当剑海冲天而起时,三道身影出现在楚帝坐骑前。 铁胆神侯朱无视,邀月宫主,曹正淳傲立于楚帝面前,身影上浩瀚磅礴的真气爆发,三团罡气屏障出现,形成一面真气之墙。 “属下护驾来迟,让吾皇受惊了。” “神侯,将这些刺客肃清,朕先回宫休息!” 朱无视金刚不坏神功释放,周身金光闪闪,循声而动暴掠向前,三千剑阵迸发的剑芒触碰在他身上,瞬间化为破碎残渣,泛起巨大的涟漪波动,朝着长街两侧楼宇房舍上飞去。 轰隆~ 轰隆~ 楚帝在爆炸声响中离开,铁胆神侯拥有金刚不坏神功和吸星大法,面对百名刺客完全就是虐杀,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人逃走。 砰~ 砰~ 耳畔隐约传来惨绝人寰的哀嚎,长街上这一刻似乎化为修罗场。 而铁胆神侯,则是制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鲜血将身上衣衫侵染的赤红,可他却犹然未觉,双臂上金芒大胜,发出低吟嘶吼,双拳击出,两道金色蛟龙往前冲去。 对于长街上发生的一切楚帝并不知晓,反正有铁胆神侯,邀月,曹正淳三人出手,刺客一人也别想活着离开。 楚帝独自一人悠然自得,迎风纵马向行宫奔去,前行中嘴角上扬泛起一抹笑意。 “真是执着啊!” 话音刚落,虚空中一道倩影飘落而下,好似黑夜中的精灵,轻灵飘逸,蓦然出现在距离楚帝百米之遥的长街上。 “楚帝,出手吧,本王会让你死的没有痛苦!” 碧竹君立于长街上,倩影上腾起青色的火苗,声如审判,一语定生死。 “太阴真火?” 夜夫人碧竹君到底给楚帝带来了惊喜,没想到她身上藏有太阴真火,那一夜楚帝未将她的信息看完,只知她是妲己的师父,一身修为达到半步武神。 “楚帝倒是见多识广,居然认识太阴真火!” “本王知道楚帝拥有三道神火,并且有两只神兽庇佑,以及禁忌之力傍身,想杀你的确不容易。” “不过本王早有准备,今夜必取你性命!” 听到碧竹君的声音,楚帝再次陷入诧异,好像在她面前自己没有丝毫的秘密。 “太阴真火,噬!” 碧竹君倩影暴掠向前,背后真火凝聚成一条透明的神龙之影,翱翔于空向楚帝吞噬过去。 太阴真火,乃是极阴之源,违规则之火,虽为火焰却寒冷异常,一缕可冻结天地,其焰更是专门针对元神、灵魂等虚无精神体,威力无穷。 吼吼~ 吼吼~ 声震于天,席卷天地,楚帝凝视着吞噬而来的太阴真火,身影从墨龙后背上腾起,一步跨出落于地面上。 蓦然。 三道身影萦绕在他身上,抵抗太阴真火的吞噬,极阴之源,当真恐怖如斯,纵使有三道神火阻挡,楚帝不时还会感觉到丝丝冰冷深入骨髓。 “光明兽,出战!” 伴随着碧竹君轻灵声传开,夜空中出现一团巨大的漩涡,一道精芒凌空落下,好似银河倾倒,击中在长街上。 楚帝凝神看去,万丈金芒中出现一只通体雪白的巨兽,想必就是碧竹君口中的光明兽。 “主人,此乃光明兽,应该是光明帝国的护国神兽,它的修为等级远胜于小白和赤月,不过此兽有些诡异,应该不是本体。” 脑海中传来白虎的声音,楚帝神情一凛,出言询问道:“小白,不是本体,那就是分身了,你和赤月合力一击,能否将它击败?” “勉强可以纠缠,只要主人将眼前女子击败,这光明兽自然就消失了。” “如此甚好!” 瞬息间,楚帝八龙结阵释放,三道神火加持下,以指代剑,一道剑海向碧竹君斩落过去。 “八龙庇佑?” “剑道巅峰?” 碧竹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往昔鬼冥夫人传回消息,楚帝不过六龙庇佑,这场短短多长时间,他再一次得到奇遇,居然达到八龙结阵。 普天之下,拥有如此实力者,怕是只有楚帝一人。 弹指一剑,毁天灭地。 碧竹君倩影向后包退,光明兽暴掠向前,朝着楚帝发起进攻,就在此时,小白和赤月现身将光明兽挡下。 楚帝腾空而起,双臂大张,背后战袍上绣着的龙影在火光照耀下栩栩如生,好似随时都会扶摇直上。 “火之灵力!” 伴随着楚帝雄浑声响起,碧竹君大惊失色,整个人呆若木鸡,颤抖道:“魔法师,这怎么可能?东大陆上怎么会有魔法师?” 楚帝无视碧竹君的惊恐,火之灵力释放下,长街上四面八方出现出现,一道道神火形成的藤蔓,快如闪电向碧竹君身上缠绕过来。 震撼。 无比的震撼! 碧竹君陷入惊愕中,忘记自己置身于危险中,当火苗跳动的藤蔓缠绕在她身上时,她才想起反击。 可惜已经为时已晚,藤蔓将她束缚,纵使有太阴真火抵抗,焚天烈焰一样让她痛不欲生。 轰隆~ 轰隆~ 楚帝没想到杨玉环交给他的魔法居然这么厉害,原以为碧竹君必死无疑,可突然两道炸天巨响传来,藤蔓缠绕的碧竹君竟然消失了。 “逃走?” 碧竹君对自己信息掌握的太多,如果让她逃走无疑是放虎归山,所以今夜必须永绝后患。 唰~ 楚帝打开系统扫描,身影飘落在墨龙后背上,提缰纵马追击过去,约莫一刻钟时间,墨龙出现在商王府外。 “这是来找自己徒弟庇佑?” 楚帝黯然失笑,什么时候商王府成了刺客藏匿的地方,纵身跃下马背,内敛气息,拂袖上前来到府外。 时至午夜时分,商王府的侍卫都已昏昏欲睡,以至于城内楚帝到来他们都不曾察觉。 睡得真是香甜,长街上轰隆巨响和马蹄声都无法让他们苏醒,当楚帝出现在府门前时,一名侍卫幽幽睁开双目,猛然腾起身影,抬手将险些落地的头盔扶正。 “皇,属下参见陛下!” 侍卫早已吓得魂飞魄散,颤抖的声音响起,其他三人循声连滚带爬的站起,纷纷禀拳施礼。 楚帝并没有为难他们,纵声下令侍卫通传商王妃,有刺客潜入府内。 四人打开府门示意楚帝进入,其中一人疾步行风向府内跑去,前行中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约莫一炷香时间,商王府内灯火通明,苏广,苏凝香,苏妲己三人已经出现在前厅中。 三人得知楚帝因为刺客前来府上,皆是惶恐不安,三人躬身施礼后,楚帝出言询问道: “商王妃,先前可曾听闻府内有异响?” 午夜时分,府内所有人都已休息,碧竹君身法诡谲,想要避开侍卫轻而易举,楚帝之所以出言询问,就是想看看妲己如何应对,看看她到底知不知道碧竹君行刺之事。 “回陛下,臣妾熟睡过去,并未察觉异样!” 见苏凝香惶恐不安的样子,楚帝拂袖向大厅外走去,道:“商王妃不必惊恐,刺客已被朕击伤,为了确保尔等安全,让府内侍卫将所有房间挨个搜查下。” 闻声。 商王府侍卫个个精神百倍,要是能搜出刺客也算是将功补过,对于楚帝的命令,苏凝香当然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苏伯,带着全府上下所有侍卫,逐一搜查一遍,绝不能让刺杀陛下的刺客逃走!” 苏凝香现在是商王妃,她心里非常明白,要是刺客真的藏身于府内,怕是会对商王有所影响。 一旦有人以此做文章,到时给商王府扣上一个勾结刺客的罪名,那将会万劫不复。 这些只是苏凝香的想法而已,她并不知道一切都在楚帝掌控中,丝毫不会影响帝辛在楚帝心中的地位。 少时。 府内其他房间都搜索完毕,只剩下苏凝香,苏妲己两人的房间,侍卫不敢贸然进入搜查。 苏凝香倒是深明大义,下令苏伯带人进入自己房间搜查,然而并没有丝毫的发现,紧接着众人出现在妲己房间外。 此时,妲己面无表情,看不出丝毫的紧张,楚帝侧目瞥了眼,不禁暗自赞许,妲己倒是临危不乱,稳如泰山的样子。 “姐姐,为了商王府声誉,就让福伯带人进去搜查下!” “去吧!” 妲己轻灵的声音响起,并没有拒绝,这让楚帝有些意外,系统显示碧竹君就在妲己房内,难道她不怕暴露? “禀陛下,王妃,没有刺客踪迹!” 苏伯带人去而复返,给出的答案竟是没有刺客,一时间楚帝愈发疑惑,就在此时,妲己开口说道: “既然府内没有找到刺客的踪迹,会不会他已经越过商王府离开了!” 一句话撇清了商王府,同时也在告诉楚帝,刺客远逃了,应该赶紧去追。 “陛下,全府上下搜查,未发现刺客踪迹,要不要臣妾派人通知薛将军,前来护驾回宫?” “商王妃有心了!” “朕自行回宫!” 楚帝拂袖折身,移步向商王府外走去,前行中查看系统传来信息,喃喃自语道:“隐身术?” 碧竹君掌握隐身术,难怪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躲过侍卫的搜查,不过事已至此,楚帝只能先离开商王府。 苏凝香,苏广亲自将楚帝送到府外,此刻薛仁贵,曹正淳,铁胆神侯,邀月等人都出现在府外。 “仁贵,将三军都撤走,刺客不在商王府内,这么大阵仗让商王妃如何入眠?” “正淳,神侯,邀月,朕担心刺客去而复返,今夜你们三人辛苦下,留在商王府外围,莫要刺客靠近王府。” 楚帝雄浑声响起,移步上前传音给神侯三人,纵身跃上马背,提缰回马消失在长街上。 朱无视,邀月,曹正淳知道刺客就藏身于妲己房内,楚帝让他们不要打草惊蛇,只是追踪刺客最终藏身之处。 商王府距离行宫不远,楚帝纵马只用了一炷香时间就出现在行宫外,入宫之后,来到天香宫外,发现殿外站立着四名侍女。 楚帝知道这一切都是曹正淳安排的,四女突然见楚帝出现,纷纷上前将楚帝拦了下来。 “宫闱重地,你是何人竟敢乱闯!” 曹正淳百密一疏,安排四女前来服侍赵氏姐妹,却没有让她们端详楚帝的画像,所以四女压根不认识楚帝。 “你们竟然不认识朕?” 四女有些修为,此时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向楚帝发起进攻。 “陛下?” 四女见楚帝自称‘朕’,皆是面露惶恐之色,可她们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到时一名侍女机灵,折身返回殿外。 “娘娘,陛下回来了!” 赵飞燕,赵合德听到殿外侍卫的声音,纷纷起身下榻,披着衣衫向殿门口走来,楚帝不在宫里这几日,两女入夜休息都不踏实,总是担心会有人潜入行宫。 时下听闻楚帝归来,喜出望外,打开殿门见楚帝站立在不远处,赵飞燕轻灵声响起: “春夏秋冬,陛下回来了,还不赶紧去准备洗漱之物!” 四女名为春夏秋冬,她们虽然将楚帝阻挡,赵飞燕却不曾训斥,只是让她们下去准备洗漱之物,其实也是在替四女解围。 “陛下,夜深露重,寒风刺骨,快些入殿缓和些!” 听到两女的声音,楚帝阔步向前走去,进入天香宫内,赵飞燕,赵合德相继扑入楚帝怀抱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