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1章 喜欢杀名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31章 喜欢杀名将

午后。 阳光笼罩,让天地不在寒冷如冰,天河关内九王爷接到密报,挥手示意来人退下后,将信笺打开浏览。 不时,一声怒不可遏的吼声从屋子内传出:“愚蠢之极,好大喜功,火铳营就这样毁在他手中,真是罪该万死。” 显然,密报的内容正是希瓦泰在太初城外战败的消息,九王爷对希瓦泰,项战予以厚望,以为他们两人前往足以攻破太初城。 项战不负众望攻下狂沙关,可希瓦泰马失前蹄,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让自己沦为楚军的俘虏。 奇耻大辱,这简直是光明帝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 “王,王爷,楚军来了!” 九王爷正怒发冲冠,屋外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侧目看去,正是镇守关隘的将领,见其魂不守舍的样子,九王爷怒火更胜,纵声大喝: “楚军尚在关隘外,何惧之有,让你如此慌乱恐惧!” “没用的废物,留着你只能影响三军士气!” 九王爷移步上前,拔剑怒斩,鲜血洒落在一侧木案上,滴血长剑归鞘,大步流星向屋外走去。 “擂鼓,传令诸将关隘上集结!” 天河关内战鼓擂起,轰隆巨响传遍虚空,九王爷飞身跃上马背,提缰放马向关隘冲去,循声而动的战将丝毫不敢犹豫,身披战甲,手握兵戈向关隘赶去。 轰隆~ 轰隆~ 关外荒野中,金龙旗驭风猎猎作响,白起,项羽,帝辛纵马于千军万马前,背后百将紧随,阵型整齐划一,所过之处,滔天战意席卷。 万蹄踏地,狼烟滚滚,九王爷登上关隘,举目瞭望,面沉如水,眼角微眯,没想到楚国援军声势如此浩大。 显然关隘外是楚军的主力大军,如此之下,九王爷愈发想不通希瓦泰怎么会战败沦为俘虏? 少时,关内光明帝国战将和九王爷的八大骁卫相继到来,众人先是凝神向关外看去,紧接着视线停留在九王爷身上。 “王爷,楚军声势不小,关外大军应该楚军主力兵马!” “噬天战事结束,楚帝见沙场三军全部集结于此,这场战役不简单,关乎光明帝国荣辱。” 九王爷面色非常凝重,前来东大陆是有点私心,可他知道要是不能将楚军击败,一切都是空谈。 要是战败回国,光明帝国必将沦为世人口中笑柄,这样的罪责纵然是他也无法承受。 “王爷,东大陆经历落后,百姓食古不化,纵使楚国拥有再多兵马,也不可能是我光明勇士的敌手。” “光明神一直庇佑着我们,三军将士都是神之子,受过神光的洗礼,只要王爷一声令下,末将随时带兵出关斩敌。” 九王爷见一侧战将趾高气昂,目空一切的样子,瞬间气不打一处来,希瓦泰要不是藐视楚军,会落得战败的下场。 “诸位将军,楚军败噬天,斩光明王,实力不可小觑。” “按理楚国主力大军在噬天之地,皇都空虚,诸城兵力薄弱,正是周边列国进攻的最佳时机,可据我所知无一国敢用兵攻楚,尔等可知为何?” 听到九王爷的询问声,诸将哑口无言,皆是摇头不语。 “因为,他们惹不起楚帝,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也不愿意去招惹楚国!” “我们渡天河而来,踏入楚国境内,楚帝将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将死战到底。” “诸位将军这般轻敌,本王如何敢让你们出城迎战?” 闻声,诸将陷入沉默,只有一人非常不服气道:“王爷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末将这就出关取楚军首级回来。” “胡闹!” “花将军战力强悍,本王心中清楚,可这第一战花将军怕是无法胜任,还是让邪大力出战,花将军负责掠阵如何!” 听到邪大力之名,花云张狂的气焰瞬息低落,轻轻颔首,道:“一切听从王爷安排!” 邪大力是九王爷身边骁卫之一,战力深不可额,花云曾想过挑战他,最终未战就放弃了念头,因为他听到邪大力在与敌国交战中,斩杀了万邦帝国第一猛将。 花云与邪囚关系密切,侧面打听过关于邪大力与万邦第一猛将交战的经过,知道其单臂擒敌将,硬生生将其撕扯成残渣。 手段残忍至极,令人莫骨悚然。 邪大力拎起两柄巨斧,起身向关隘下走去,前行中地面轻颤不已,注视着面前高耸如塔,威猛雄壮的邪大力,花云紧随其后离开关隘。 此时。 白起,项羽,帝辛三人带兵已经横列于天河关下,注视着临时修建的关隘,诸将皆是面露怒色。 “光明敌军是准备长居?将村寨百姓祸害之后,在此修筑一座关隘,想以此阻挡吾楚大军?” “诸位将军,何人愿意上前叫阵!” 帝辛双目睥睨,环顾前方关隘,丝毫没有将光明帝国大军放在眼中,在他看来背后大军一次冲锋,就能够将天河关鞭挞成平底。 “俺上前与敌军一战,这些时日将我军困于穆柯寨,今日不战敌将于马下,不足以平息心中怒火。” 张飞双腿拍马而出,手中丈八蛇矛,一骑当先而去,急速出现在沙场中央。 轰隆~ 天河关打开,花云,邪大力二将率领千余兵马冲出,见张飞独自一人勒马横戈于沙场上,两人提缰放马,气吞山河狂奔过去。 “我乃燕人张翼德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声如巨雷,响彻云霄,关隘上九王爷凝神视之,一侧徐猛出言道:“王爷,张翼德乃是楚国五虎上将之一,膂力惊人,战力恐怖,亦不知城下两位将军能不能阻挡他。” “五虎上将之一?” “就是藏身于穆柯寨内的楚军将领?” “徐将军离开本王有段时间了,可能对众将军不甚了解,邪将军最喜欢斩杀列国名将。” “今日就让你开开眼界!” 九王爷云淡风轻,神情淡定自若,目光停留在关外沙场上,此时,邪大力,花云二将勒马立于张飞对面,并未直接发起进攻。 “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来决死战?” “别吼叫了,你不是本将对手,赶紧回营换一人前来!” (本章完)

下一篇   第1732章 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