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8章 穆柯寨之战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28章 穆柯寨之战

“将,将军,不好了!” 一道胡乱声从厅外传来,赵云五人纷纷回首向门口看去,只见一名士兵跌跌撞撞冲了进来。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五人见士兵如此慌乱,瞬间想到是不是寨子外敌军偷袭了。 “何事如此慌乱?” 赵云最先镇定下来,出言询问道,士兵稳住摇晃的身影,抬手将额头冷汗擦拭,颤抖声响起。 “将军,穆柯寨出现叛徒,他们已经从后山小道逃下山去,穆寨主带人前去追击,遭遇敌军的伏击。” “什么!” 赵云应声而起,面沉如水,穆柯寨出现叛徒,对楚军而言将是致命的危害,他们熟知寨子的一切情况,要是于光明敌军沆瀣一气,穆柯寨的屏障将形同虚设。 “云长,汉升,孟起,寨子的防御交给你们三人,翼德随我一起前去营救穆寨主,最后能趁机将反叛者斩杀。” 急促的声音响起,赵云拎起龙胆亮银枪,大步流星向大厅外走去,张飞没有丝毫犹豫,拎起兵戈,骂骂咧咧的冲了出去。 “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出了叛徒,不是火上浇油,要是让俺发现他的踪迹,非将这厮三刀六眼不可。” 关羽,马超,黄忠三人目送两人消失在夜黑中,不是阵阵马蹄声传来,赵云和张飞带领一千西凉铁骑向山下古道冲去。 夜幕下。 穆桂英带领百名寨子中民兵,正与光明帝国敌军厮杀,火把之光照耀下,她头戴束发紫金冠,身披银色战袍,手里提着一口明晃晃的雁翎刀,腰间悬挂一口箭壶。 英姿飒爽,杀伐果决。 每一道刀锋划过,必有敌军死于马前,鲜血顺着刀锋滴落。 穆桂英正是穆柯寨的寨主,此时麾下徐猛暗通光明敌军之事暴露,欲逃往敌军大营,最主要的是徐猛盗走了穆柯寨的宝物。 如此贼人,穆桂英岂能让他逃走。 举刀怒斩,马前无一合之敌,取下背后巨弓,箭矢上弦,直指在纵马逃走的徐猛后背上。 咻~ 一支穿云箭飞出,划破夜空直击徐猛过去。 此时,山下古道敌军援兵再次出现,浩浩荡荡而来,纵声暴喝着:“活捉穆柯寨寨主,活捉穆桂英!” “活捉穆桂英!” ............ 穆桂英不知一箭是否射中徐猛,双腿拍马,疯狂向前冲杀过去,敌军人数不断增加,她率领的百名民兵所剩无几。 “寨主,撤吧!” “敌军快速增加,要是再战下去,将无法全身而退!” 穆桂英身边民兵纵声喊道,挥动手中兵戈与敌军厮杀在一起,看着远去的徐猛,她脸上杀意更浓。 “撤~” “马上撤走!” 穆桂英决定撤退却发现随她前来的兵勇,已经全军覆没,时下只剩她一人,左右古道上敌军开始向她夹击过来。 面对成千敌军杀来,穆桂英毫无惧怕,挥刀怒杀,倩影在马背上旋转,巧妙的躲避敌军兵戈刺杀。 怎奈。 她只有一人一骑,根本无法阻挡前赴后继的敌军,接连斩杀百人,就已是捉襟见肘,手臂上先后被敌军寒枪划过。 砰~ 敌军战将挥动手中战刀,击中在穆桂英后背上,她身影从马背上跌落,百十柄长枪穿刺而来,强忍着背后蚀骨之痛,翻滚而逃,躲过致命一击。 “穆寨主莫慌,子龙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燕人张翼德在此,来啊,杀人啊!” 人未至,声先到,两道暴喝声相继传来,敌军将领乍然抬首,循声看去,只见一杆银枪穿刺而来。 快如雷霆,疾如飞矢。 将军小........... 敌将一侧士兵口中话还未说完,赵云龙胆亮银枪已经从敌军脖颈穿过,紧接着枪出如龙,横扫而过。 一点寒芒所至,血柱飚溅而起。 “穆寨主上马,子龙助你杀出重围!” 赵云一手执枪,一手将地面穆桂英拽上马背,一侧张飞厮杀正酣,侧目瞥了眼道: “子龙,你先带寨主上山,俺带兵再杀一会儿,真他娘舒坦啊!” “翼德不可恋战,速速上山!” 赵云纵马狂奔,马前无一合之敌,带着穆桂英上穆柯寨冲去,雄浑声回荡在夜空中。 “娘的~~” “撤,上山!” 张飞面露不敢,冷哼一句,下令西凉铁骑返回穆柯寨,抬首注视着前方远去的赵云和穆桂英。 “英雄救美,又让子龙抢了,俺比你差啥了?” “别追了,王爷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穆柯寨已经没有价值,马上撤回军营。” ............ 约莫一个时辰后,穆柯寨下光明帝国一处营帐内外,一位军医朝着负手而立的男子,禀拳施礼道: “王爷,他的箭上并不致命,时下已经苏醒,随时可以询问。” “辛苦了,下去歇着吧!”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光明帝国三军统帅,所有人口中的九王爷,一张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肃然有王者之相。 九王爷掀开营帐帘子进入其中,徐猛见其进来,扶着肩膀从站了起来,移步上前施礼: “属下徐猛,拜见九王爷。” “徐将军有伤在身,不必多礼!” 九王爷示意徐猛落座,出言询问道:“你冒死下山,可是已经完成使命?” “属下不辱使命!” 徐猛出言说道,抬手从怀中掏出一方盒放在九王爷面前,凝视着方盒,九王爷面露激动之色,手掌有些颤抖轻抚着。 “这方盒中就是穆柯寨的镇寨之宝——降龙木?” “回王爷,正是降龙木!” 九王爷激动不已,朝思暮想的降龙木终于落入他手中,敛起双目中的垂涎,轻轻颔首,出言赞许。 “徐猛,这么多年藏匿于穆柯寨劳苦功高,此番大战结束后,随本王一起返回帝国,以后你就是寒光城的城主。” 闻声。 徐猛骤然跪地,禀拳谢恩道:“谢王爷栽培,以后属下继续为王爷效忠,鞍前马后无怨无悔。” “很好!” “当年穆羽为了降龙木宁死不愿开口,这才短短不到十年,他已是白骨一堆,可降龙木却落在本王手中。” “王爷深谋远虑,让属下藏身于穆柯寨,穆羽已故,他女儿穆桂英可没有他父亲的智谋。” 徐猛有些洋洋得意,毕竟降龙木可是他偷出来的,只不过他一直不知道,九王爷为什么要降龙木。 “王爷,这降龙木只不过是一根普通的木材而已,何须王爷这般发费周折?” “普通木材?” “徐猛,降龙木的价值绝非木材那么简单,不然穆柯寨为何不遗余力保护它。” “本王要是说降龙木真的能够降龙,你信也不信?” 九王爷十年前曾渡过天河来到太初城,当时尚且是太虚政权控制,他本就是游历而来,可意外得知穆柯寨藏有一根降龙木。 世人不知降龙木的价值,他却是一清二楚,出现降龙木之地,必有神龙踪迹,不是地底龙脉,就是神龙残骸。 当年他想重金换取穆羽手中降龙木,却被其拒绝,无奈之下他想杀人夺宝,人是死了,可宝贝没有到手。 最终急于返回光明帝国,便将盗取降龙木的任务交给徐猛,一晃十年过去,上天眷顾终于让他得到降龙木。 这也是他为何要亲自前来东大陆的原因,拥有降龙木,获得真龙血脉之力,他将拥有与光明圣帝抗衡的实力。 “徐将军好好休养,明日大军进攻穆柯寨,还需要你的带领!” “王爷放心,属下鞠躬尽瘁!” 九王爷将降龙木收入灵戒中,起身向大帐外走去,徐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惊愕不已。 “降龙木,真的能降龙?” 东方破晓,薄雾朦胧,穆柯寨下隆隆马蹄声炸起,赵云五人昂立于寨子前楼上,举目瞭望,此时,穆桂英身披战袍,执刀前来,出现在五他们身旁。 “光明敌军准备进攻了,今日将是一场恶战,桂英特来助众将一臂之力。” “唔,穆寨主怎么会主动助我们杀敌,难道是因为昨夜子龙英雄救美?” 张飞口无遮拦,出言打趣,赵云和穆桂英目光同时向他看去,感受到两人犀利的目光,翼德尴尬苦笑。 “徐猛盗走寨中至宝,此战已非楚军之事,我穆柯寨上下誓死要斩杀徐猛,所以桂英携兵勇前来助阵,与诸位将军共进退。” “如此最好,徐猛熟知上山每一条通道,就是一条毒蛇,随时都会狠狠咬我们一口,还希望穆寨主警惕每条上山之路,绝不能掉以轻心。” “将军放心,徐猛在熟悉寨子环境,也不能胜于我,他想带光明敌军上山,白日做梦。” “诸位将军放心,寨主已经下令将所有陷阱改变,徐猛想攻上寨子,等着他的就是噩梦。” 穆桂英身旁的女将出言说道,赵云五人纷纷颔首,注视着寨子外敌军的动向,随时准备出寨杀敌。 光明帝国军营内,九王爷一身戎装,精神抖擞,当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紧勒手中缰绳,目光从已经集结完毕的三军身上划过。 “三军将士听令,攻上穆柯寨者,本王重重有赏!” “攻!” “攻!”

上一篇   第1727章 人各有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