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人各有志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27章 人各有志

夜色如墨,覆盖于荒野上,楚军和陨星山下光明敌军各自为营,遥遥相望。 楚营内。 楚帝负手而立,忧心忡忡,背后李靖,卫青,秦琼,尉迟恭诸将横列,举目瞭望,视线停留在光明敌军营地。 “敌军以火铳营为先锋,杀伤力强悍,我军骑兵根本无法穿过,对峙于此没有丝毫用途。” “一日时间已过,狂沙关凶多吉少,药师,卫青传令,三军向太初城靠近!” 黄昏之战楚军占据上风,可邪囚麾下火铳军出现后,楚军优势全无,不少士兵命丧火铳之下。 楚帝深知火铳的使用方法,想要趁他们更替弹药之际,卫青麾下骑兵冲杀上前,彻底将他们的阵营击溃。 没见到他还是小觑了光明帝国,时下光明敌军的火铳已非楚帝所了解的火铳,准确来说敌军的手中火器虽并未火铳,但却要比火铳高级的多。 它们更替丹药的时间非常短暂,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且邪囚麾下火铳营交替前行,根本不给楚军骑兵冲杀的机会。 如果不是希瓦泰受伤,时下敌军早就展开全面进攻,岂会按兵不动,原地扎寨休整? “陛下,就这样撤走,敌军肯定趁胜追击,恐会有兵临城下之危。” 李靖将心中担忧道出,先前一战敌军火器之威,让楚军深受其害,他担心敌军乘胜追击,利用火器一举兵临太初城下。 “药师,只有动起来,我军才有击败敌军的可能,朕就怕他们不追击。” 闻声。 李靖,卫青陷入思索,少时,相继露出惊喜之色,折身回营下令,命大军连夜向太初城撤退。 楚营内三军开始集结,李靖,卫青诸将随楚帝进入大帐,湛卢出鞘直指在地图上,楚帝雄浑之声响起。 “药师,卫青,敌军强于火器营,我军后撤敌军要是追击,趁乱我们兵分三路而行,待敌军追击至狮子坡时,尔等从左右两翼杀出,击溃敌军火铳营阵型。” “朕调转马头从正面进攻,可一举将其破之。” 李靖,卫青先前已经猜出楚帝是想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击溃光明帝国大军,现在见到剑锋所指之地,两人瞬息明白楚帝的部署。 主力军向太初城后撤,他们两人各带一路精锐骑兵,以半圆弧之状而行,绕到敌军左右两翼,届时发起进攻将会形成三路夹击之势。 这般部署正好发挥了龙骧军团最大的优势,卫青麾下军团最擅长的就是长途奔袭,快速突袭和大迂回,大穿插作战。 楚帝此次就是要用战术,将光明敌军击败,让他们晕头转向找不着北,当他想到迂回战术时,不禁想起霍去病。 霍去病才是此战法的鼻祖,用兵从来不拘泥于兵法,懂得随时运谋。他可是既勇且谋,能够决胜于千里的战将。 若非他在极光城内训练雷虎轻骑,楚帝必将此战交给他,不过有卫青,李靖一样可以完成大迂回突袭战。 夜空之下,楚军开始后撤,离开军营时,李靖,卫青率领的精骑纷纷将火把熄灭,混迹于大军中离开。 哒哒哒~ 哒哒哒~ 大军轰隆隆而去,披星戴月,巨响声激荡于空,惊得光明敌军大营里希瓦泰和诸将,纷纷腾起身影点足眺望。 “楚军撤走了!” “一群该死的废物,不是你们延误战机,时下已经斩下楚帝的首级!” 希瓦泰怒不可遏,纵声暴喝,花兖,谢铁陵等人面如死灰,陷入惶恐中。 “大帅,楚帝自知不敌逃回太初城躲避,我军可趁机休整一夜,明日与项大帅一起兵入太初。” 谢铁陵硬着头皮出言说道,他虽不知楚军为何撤走,但总感觉会有阴谋,时下夜深雾重,不利于大军追击。 “休整?” “尔等乘坐宝船前来东大路,就是为了在荒山野岭露宿?” “传令下去,火铳军为先锋,其他各营兵马紧随其后,追击逃走的楚军!” “谁要是再敢阻拦,就地斩杀,绝不姑息!” 怒叱声传开,诸将惶恐,皆是闭口不言,希瓦泰杀伐果决,军中杀将之事常有发生。 “出发!” 一声令下,邪囚麾下火铳营开拔,背后大军快速集结,浩浩荡荡向远去的楚军追了过去。 ................ 荒野中。 影影绰绰的火光好似漫天繁星,快速移动着,所过之处,宛若一道火龙盘踞于野,希瓦泰率部前去追击楚军。 于此同时。 穆柯寨中灯火通明,聚义厅内赵云,关羽,张飞,黄忠,马超五将端坐,皆是面露忧愁之色。 “子龙,寨子外敌军一直在集结,兵力已是我军数倍,要是不尽快将其击败,穆柯寨怕是无法阻挡他们的进攻。” 马超出言说道,其他人目光相继汇聚在赵云身上,接连三次交锋,西凉铁骑是将九王爷大军击溃,可同样他们也是损兵折将。 敌军宝船横于天河上,源源不断的兵力登岸,整个穆柯寨被围的水泄不通,眼下要是不主动打破僵局,就相当于在坐以待毙。 “孟起,翼德,我知道你们一心求战,但寨子外敌军兵力数倍于我,寨内又有百姓,眼下不能冒进,依寨子防御是最好的办法。” “算算时间陛下派遣的大军应该就在这一两日到了,大战风起时,我们再并肩作战,现在最主要是保住穆柯寨,保全身后这些无辜的百姓。” 赵云何尝不想杀出寨子,与光明敌军一决雌雄,可他深知自己肩上的重担,一切应以大局为重。 “子龙,穆柯寨中本就有民兵,他们战力不俗,我们何不请他们一起作战,共同对抗光明敌军。” “云长,穆寨主让我们进入寨子已是最大的让步,寨中民兵只负责百姓的安危,沙场交锋是我们的事情。” “唉,真是执着的很!” “难道他们不知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我军要是无法阻挡敌军,穆柯寨岂能保全?” 关羽面无表情,长吁一口气,心底有些愤愤不平,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人各有志,我们不强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