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5章 一人灭一国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715章 一人灭一国

一起去看看。 议事厅内众将出言附和,纷纷跃跃欲试,要前往天河看看光明帝国的宝船。 “帝辛,贾复,李元霸,黄天化四将听令,尔等率领先锋军即刻前往太初城,光明帝国敌军从哪里来,让他们回哪里去。” 楚帝纵声下令,四人纷纷腾起身影领命离开,原本大军要班师回朝,诸事都已解决,现在改道前往太初城,不用耗费太多时间,一声令下就可以马上出发。 “和珅,军需物资也要先行,尔马上去准备!” 和珅掌管三军粮草的军需官,身上担子一点不轻,禀拳领命,疾步行风离去。 接下来。 楚帝命白起,卫青,薛仁贵,李靖,诸葛亮,张良带兵随他同去太初,刘伯温和霍去病,阚棱,斛律光留下镇守极光城,同时完成城池的修缮和雷虎轻骑的训练。 太初城大战在即,众卿对楚帝的部署没有丝毫异议,领命之后纷纷开始行动,少时,议事厅内只剩下诸葛亮,张良,楚帝三人。 就在此时。 曹正淳进入议事厅,面色激动,声音颤抖道:“有消息,有消息了。” “有什么消息了,慢慢说!” 楚帝心里曹正淳办事素来稳妥,今日不知这是怎么了,如此急躁激动,显然有些方寸尽失。 “陛下,有飞虎将军的消息了,斥候送回军报,飞虎将军带兵已经杀入希尔帝国腹地。” “唔!” 闻声,楚帝,诸葛亮,张良相继腾起身影,皆是面露大惊之色,楚帝之所以震惊是他没想到,李存孝当真可以做到一人灭一国。 张良,诸葛亮已经彻底被这则消息震慑,统领一万兵马的李存孝,居然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杀入希尔帝国腹地。 恐怖如斯,闻之变色。 “正淳,传消息的斥候何在?” “回陛下,斥候刚刚入城,胯下坐骑就不堪重负身死,斥候更是不眠不休奔袭,已经不成人形,被宇文将军送往华神医府中。” “正淳,传令下去,让华佗好好救治,待斥候身体恢复,让他马上前来见朕。” 相比于光明帝国在太初港登陆的消息,李存孝杀入希尔帝国更让楚帝振奋,也当真没有让他失望。 “恭喜陛下,飞虎将军一战惊天下,万人击败一品希尔帝国,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张良本以为这种事情就是天方夜谭,可李存孝做到了,当日军中之言并非狂妄自大。 “陛下,看来微臣对吾楚三军还需好好了解,飞虎将军勇冠天下,且足智多谋,微臣惭愧!” 诸葛亮至始至终不相信李存孝带领万人,能掀起什么大的风浪,可现在军报传来,当真是啪,啪,啪打脸。 “孔明不必惭愧,存孝是吾楚十大元帅之一,之后又在白起身边学习多日,是时候独当一面了。” “军中无戏言,当日存孝带领万人离开,朕就知道一定会有惊喜,一人击败一国,如此战绩足以震慑天下列国。” 楚帝面带轻笑,丝毫不觉得意外,起身向议事厅外走去,命诸葛亮和张良前去准备,预计入夜之后,大军应该就要开拔离开极光城。 府邸后院。 楚帝刚刚出现,赵飞燕和赵合德莲步生风冲来,投入他的怀抱中,美人左右环绕,温润如玉。 投怀送抱? 朕还是魅力大啊! “陛下,臣妾听闻大军不班师回朝,改道太初城,臣妾求陛下将我们姐妹带在身边,侍奉陛下日常生活。” 两女投怀送抱,原来是担心将她们又留在极光城内,想要与楚帝一起前往太初。 楚帝紧握两女柔荑,边走边说:“朕前来就是要告诉两位爱妃,与朕一起前往太初。” 两女妖艳动人,一颦一笑中都荡漾起万种风情,楚帝近几日食髓知味,没有两女的侍奉,倒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陛下,真的带我们姐妹在身边?” “当真!” “男人是鱼,女人是水,尤其向朕这样的大鲨鱼,自然是需要很多的水,没有两位爱妃相伴,太初城之行会不会太寂寞了。” 闻声,赵飞燕,赵合德纷纷颔首,俏脸上泛起红晕,一直延伸到玉颈上,看到两女娇羞的样子,楚帝愈发觉得她们迷人。 朕跌落了。 入夜。 大军开拔向极光城外奔涌出去,赵氏姐妹和苏家父女由羽林军保护,随薛仁贵大军率先离开。 苏家父女是商王临行之际求楚帝让他们随军一起,刚好赵氏姐妹也要前往太初,可以和苏凝香一起说说话。 此时。 楚帝尚在华佗府内,李存孝派来的斥候身体恢复了,正在向楚帝汇报他们近两个月的战事经历。 斥候滔滔不绝,整个人眉飞色舞,热血沸腾,在他口中李存孝简直就是神一般的男人,无所不能。 听闻斥候的诉说,楚帝亦是对李存孝刮目相看,此去希尔帝国一战,飞虎将军彻底蜕变,完全成为楚帝能够委以重任的帅才,并非只是威猛无敌的战将。 李存孝奇袭千里之遥,败敌军,收俘虏,组新军,全面贯彻楚军军规,时下统军并非只有万人,麾下大军足足翻了十倍。 十万大军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攻城拔寨,无所不能。 并且所过之处,深受百姓拥戴,这一切都是楚帝不曾想到的。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李存孝让楚帝真真正正认识了这句话。 楚帝让斥候好生修养,身体康复后前去与李存孝回合,将自己的口谕传给李存孝。 之后楚帝带着诸葛亮,张良,曹正淳三人离开华佗府邸,华佗并未随三军离开,而是留在城内治疗伤兵。 少时。 长街上响起隆隆马蹄声,楚帝龙颜大悦,胯下墨龙好像感受到主人的心情不错,四蹄腾空,迅疾如飞。 前行中诸葛亮,张良对李存孝赞不绝口,四人笑声不时激荡在夜空下,月色笼罩中,一行人身影消失在无垠的夜幕中。 ............... 于此同时。 希尔帝国,塔罗城下,火光冲天,将夜空照耀的宛若白昼,城池上守将凝视着浩浩荡荡奔涌而来的楚军,皆是面露兴奋之色,精芒在双眸闪烁。 时下在希尔帝国,楚军之名让人谈之色变,李存孝更是被冠以恶魔帅之名,凡楚军所过之处,遇关夺之,遇城破之。 摧枯拉朽,兵如飙风,让希尔帝国大军闻风丧胆,退避三舍。 眼下楚军兵临塔罗城下,为首的正是李存孝,他身着铁甲重铠,腰上挂满弓矢,手里挥舞着毕燕挝和禹王槊,两侧分别是王彦章,杨大眼,薛阿檀,安休休四人。 王彦章,杨大眼不用做太多接受,两人在楚军中也是可以排上名次的存在,此次追随李存孝而来,更是杀敌无数,立下赫赫战功。 薛阿檀,安休休两人均有万夫不当之勇,他们是李存孝在行军中手下的部将,现在两人立下战功,已被提拔为李存孝左右副将。 其实一切冥冥之中都有安排,历史中李存孝左右副将就是薛阿檀,安休休。唐文德元年,公元888年,李存孝与薛阿檀、安休休等率军7000攻打河阳。 而朱温派遣手下大将丁会、牛存节等援助。梁军先扼太行,然后由丁会冲突大营,而牛存节从后包抄断其退路。 李存孝血透重甲,勉力杀出重围。仓皇逃离,途中点检兵力,只剩不足1000伤兵,薛阿檀身中三箭,安休休被擒。 时下两人重聚在李存孝身边,他如虎添翼,三军战力大涨。 “大帅,前方就是塔罗城,取下此城距离希尔帝国王城,只有三座城池的距离。末将请缨带领五千飞虎军前去夺城,还望大帅准许。” 薛阿檀紧握手中玄铁巨槊,雄浑的声音响起,周身战意滔天,跃跃欲试着想要提缰放马。 “距离希尔皇都越来越近,塔罗城是希尔为数不多的坚固屏障,他们必将派遣重兵把守,薛阿檀就算本帅给你一万兵马,也不可能将眼前塔罗城拿下。” 李存孝出言说道,昂首向虚空中看去,再次开口道:“马上就是午夜时分了,塔罗城不同以往的城关,传令下去让三军将士,后撤安营扎寨。” “大帅,三军长途奔袭而来,敌军必将准备不够充分,眼下正是进攻的最佳时机,且不可退兵啊。” 薛阿檀再次请缨,执意要今夜攻城,李存孝抬手横槊,将他蠢蠢欲动的坐骑挡下,面沉如水。 “薛阿檀,莫要急功冒进,敌暗我明,待明日再战!” “撤军!” “撤军!” “撤军!” 王彦章,杨大眼纷纷响应,回身暴喝,下令大军向后退去,在距离塔罗城五里之外安营扎寨。 城上敌军见楚军宛若潮水般退去,面露疑色,喃喃自语道:“李存孝不愧是恶魔帅,居然能够察觉危险,今夜尔等逃过一劫,可你们终归要前来攻城,你的首级是本帅的。” 待楚军安营扎寨之后,薛阿檀,安休休两人进入李存孝大帐,皆是不解今夜李存孝的部署。 “大帅,要是刚刚发起进攻,时下我们已经在塔罗城内,就不必让三军将士露宿在荒野中。” “进入塔罗城?” “刚刚要是进攻塔罗城,本帅敢保证你们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李存孝铿锵声响起,薛阿檀,安休休两人目光汇聚在李存孝身上,好奇的王彦章,杨大眼亦是迫切的想要知道为什么。 “大帅何处此言?” 面对薛阿檀的询问,李存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怒目视之,道:“就你们这样本事一般,遇事鲁莽的战将,多亏是在某麾下,要是在大哥白起帐下,早就被军法伺候了。” 我军行军至此,为何能处处获胜,那是因为敌军的畏惧,恐慌,让他们毫无战意,丢关启程而逃。 可先前四路大军并驾齐驱,气贯长虹,你们看到城池上敌军恐慌了,他们昂立如枪,火光通明,显然是在等候我们到来。 这般有恃无恐,必将早有部署,要是我军敢发起进攻,绝对丝毫讨不到好处。 今夜命令三军休整,明日正午时分,秋高气爽,前去叫阵,试探下塔罗城的虚实。 闻声。 王彦章,杨大眼,薛阿檀,安休休纷纷颔首,面色凝重不已,对亏李存孝明察秋毫,否则他们的冒进将会让飞虎军损失惨重。 “大帅,末将鲁莽,险些酿成大祸,还请大帅责罚!” “行了,下去修养,连日征战你们想要早日结束战争,心情本帅非常理解,责罚还是算了!” 李存孝一张一弛,将行军的技巧交给两人,也没有知罪于他们,这样只能让薛阿檀,安休休愈发的忠诚。 ............. 旭日东升,晨光普照大地。 一夜休整,飞虎军脱胎换骨,精神抖擞,身上的铁血杀气愈发浓烈。 李存孝身披战甲,手扶腰间阔剑,带着王彦章,杨大眼站在山坡上,举目远眺前方塔罗城。 此城似神龙横于荒野,绵延不绝,这般巨城要是藏兵至少在二十万众,且城高墙厚,固若金汤,想要轻巧取之,实属不易。 闻声。 王彦章,杨大眼亦有如此感觉,塔罗城不好打,他们麾下飞虎骑多骑兵,步兵太少,强行攻取没有丝毫优势。 “塔罗城就算是一根擎天支柱,我们也要将它拔出,不能完成本帅在陛下面前的军令,绝对不返回楚国。” “走,今日先试探下塔罗城的防御,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兵马。” 言罢,三人折回军营,传令薛阿檀,安休休二人,集结大军前往塔罗城下。 约莫一个时辰,荒野中震天马蹄声传开,滔天的烟尘席卷而起,旌旗蔽日,枪露寒光,阵似长蛇,蜿蜒荒野之上。 “大,大帅,楚军来了!” “看你怂包样,本帅不是瞎子!” 城外惊沙滚滚,雾涌沙飞,万蹄踏尘,天鸣地动。远望过去,黑压压,密层层,布满山野之间,到处都是楚军的奔涌而来的身影。 看到楚军不断逼近,城池上三军统帅面露狰狞,嘴角上扬泛起一抹冷笑,道:“李存孝,你我之间的较量,马上就要开始了。”

上一篇   第1714章 光明初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