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6章 一人独战,真英雄也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96章 一人独战,真英雄也

帝辛一计,将羊侃推向万劫不复之地。 极光城上,噬天帝面露疑惑之色,出言询问道:“两位将军,羊侃暗通楚军,你们两人可知否?” “陛下,楚军贼子阴险狡诈,故意用此离间之计,陛下且不可轻信!” “陛下,羊侃救母心切,冒犯了天威,可他绝对忠于陛下,忠于噬天!” 吴起诚惶诚恐,躬身施礼,声音颤抖道,此时,章凰吏突然开口:“陛下,羊侃要是真想臣服于楚,大可带着两千兵马同去,眼下正是用人之际,陛下莫要中了楚军的毒计。” “吴统帅,闻将军,朕深知你们的忠心,羊侃亦是忠孝之人,此番羊侃要是能够救母耳返,朕依旧重用之。” 噬天帝轻笑着说道,可心里却留下芥蒂,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只相信自己,并且坚信在利益和生命面前,任何人都会改变。 无论羊侃有没有通敌,都不能在委以重任。 吴起,闻仲起身向城外看去,注视着绝尘紧追楚军的羊侃,两人心中不免有种异样的感觉,或许羊侃此去能获得新生。 噬天帝心口不一,猜忌从未间断,吴起和闻仲有些心寒,两人知道就算帮助噬天帝化解极光城之危,来日随他征战天下,一样不会真正被他信任。 一旦有风吹草动,将会被弃如敝履,甚至痛下杀手。 这一瞬间,吴起有些后悔答应前来辅助噬天帝,是自负害了他们三人。 哒哒哒~ 哒哒哒~ 两千名楚军将士纵马飞奔,战车疾驰向前,帝辛和李元霸,黄天化三人断后,见羊侃一人一骑而来,三人脸上泛起浓郁的笑意。 “商王好计谋,这羊侃现在不入楚营,将无路可退,极光城怕是回不去了!” “现在返回尚且有机会,一入楚营,他将再无回头路!” 帝辛狂笑不已,提缰放马,前行速度再次加快,约莫半个时辰,两千士兵驾战车出现在楚军大营外。 李元霸,帝辛,黄天化三人提缰勒马,胯下神驹冲天而起,稳住胯下战马,三人提缰横列于楚营外。 马鸣长嘶声袭遍天穹,楚帝带着众将循声而来,举目瞭望见远处荒野上,一人独骑,正身披万丈霞光而来。 “陛下,这羊侃好气魄,一人就想独闯吾楚大营,这不是白日做梦?” 项羽久闻羊侃之名,知其不弱于李元霸,如此恐怖之人,不与其交锋,乃是人生憾事。 雄浑声响起,紧握手中霸王枪,跃跃欲试,想要上前与羊侃一较高下。 “横戈天地间,睥睨天下者,一人独战,方显英雄本色,这羊侃真英雄也!” “项王,你觉得羊侃如何?” 楚帝感受到项羽身上绽放的杀气,知道他想与羊侃一战,项羽闻声铿锵有力道: ”陛下,单单从他单骑救母可以看出,此人忠肝义胆,绝不是宵小之辈,且他战力逆天,微臣非常欣赏他。” “是不是想与之一战?” 项羽轻轻颔首,面露尴尬之色,没想到楚帝洞察他的心思。 “放心,羊侃有来无回,以后有机会切磋,眼下还是先看看他到底恐怖几何!” ............ 金乌西落,余辉万丈,寒风席卷大地,楚营中士兵严阵以待,拈弓搭箭直指前放。 哒哒哒~ 哒哒哒~ 隆隆马蹄传来,羊侃一槊独骑而来,趋势不减,没有因为前方是楚营就有所畏惧,反之,面沉如水,目如刀芒,周身上释放的战意驭风而行,相隔千米之遥,楚营里众将都能够感受到。 “楚贼听着,羊侃在此,速速放我娘出营,尔等要想一战,羊侃奉陪到底!” “想战,本王成全你!” 李元霸紧攥手中巨锤,正欲冲杀上前迎战,却被帝辛拦了下来:“赵王不必着急,这厮挺霸道,本王去会会他!” 帝辛提缰放马,手中飞龙破天刀横空,胯下奔龙飞驰而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李元霸无奈道: “不是说打打杀杀很累?” “赵王不必介怀,正好借此机会看看商王势力如何!” 黄天化亦是一脸无奈,但帝辛已经纵马杀出,他们只能留下观战。 没办法,楚军众将都是战斗狂人,李元霸,黄天化都没有机会出手,远在楚营内的项羽也只有看的份。 帝辛纵马上前与羊侃对峙,道:“尔以无路可退,不妨留在楚营,母子团聚不说,以你的实力,吾皇必将委以重任。”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莫要错过后,追悔不已!” “贼子休要多言,今日不让我带走娘亲,吾必血洗楚国大营!” 羊侃纵声怒叱,挥动双人槊冲杀而来,前行中气息飙升,恐怖如斯。见状,帝辛不敢小觑,提缰挥刀,飞驰向前迎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想血洗楚营,你怕是没有机会!” 刀似飞龙,掠动暴击,两马相交,杀在一处。 轰隆~ 帝辛与羊侃兵戈相撞,一声巨响炸开,激荡起万丈烟尘,瞬息将两人笼罩其中。烟尘笼罩之下,两人你来我往,顷刻间大战二十回合,竟不分胜负。 此时。 楚营内士兵齐声叫喊,如同大海的波涛一般,为帝辛呐喊助威。 羊侃久攻不下,面露急色,没想到眼前帝辛,战力恐怖如斯,这是及李元霸,黄天化,贾复之后,又一位和自己不相伯仲的楚将。 楚国悍将如云,要是不能将帝辛斩杀,谈何入楚营救母? “楚贼,受死吧!” 羊侃突然叱咤暴喝,背影后出现一道虚影,一身修为狂飙不已,气势瞬间将帝辛碾压。 “不好!” “羊侃准备爆表!” 楚帝神情凝重,心知暴走的羊侃,已经处于战力爆表的边缘,一旦他打破战力极限,帝辛怕是不敌。 同时羊侃亦有陨落的可能,一旦战力爆表会遭受天罚惩处,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楚帝始料不及。 “祖忻,不要在抵抗了,我儿一人如何与他们一战?” 就在羊侃气息飙升之际,羊氏不知何时出现在军营前,她面露担忧,声嘶力竭的大汗道。 闻声。 羊侃气息愈发狂暴,目光向羊氏看去,帝辛面露错愕,挥刀向羊侃斩下,隆隆巨响传开,两人身影同时从马背上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