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打到无路可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90章 打到无路可退

“滴,恭喜宿主麾下帝辛斩杀光明王,宿主获得系统奖励猛将复活卡一张,获得一缕皇道真气,随时可以开启使用。” “滴,恭喜宿主麾下帝辛斩杀李克用,宿主获得十三太保组建卡一张,获得李克用传承卡一张,随时可以开启使用。” “滴~~” “滴~~” 楚帝勒马傲立于城池之下,耳畔不断响起系统提示音,脸上笑意浓郁,喃喃自语道: “帝辛一人,可当万军,猛人也!” 显然,楚帝对召唤前来的第一个帝王非常满意,帝辛不管历史上评价如何,至少重临战争大陆将成为楚帝的左膀右臂。 光明王,李克用相继被杀,从北门杀入的敌军将不足为患,没有了三军统帅只能是一盘散沙。 楚帝全部心思都在眼前大战上,两个时辰的鏖战,白起,李靖,卫青,薛仁贵四将带领下,楚军转战数千米之外,噬天百万兵马被冲击的四分五裂,各自为战,阻挡楚军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噬天帝久攻不下,面对燕南飞,离玉堂的纠缠,噬天帝早已怒发冲冠,恨得咬牙切齿。 身后紧随的十名强者相继陨落,惨死于影子血卫手下,他又无法将燕南飞,离玉堂斩杀,身影向后飘飞出去,举目远眺,见楚帝悠然自得端坐在马背上,心中怒火愈发旺盛。 无法将楚帝引走,铁甲神将毫无用武之地,面对楚军百将戮杀,噬天大军显然落入下风。 久等的北门援兵也迟迟未到,噬天帝回首向背后疯狂厮杀的大军看去,心中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就在此时。 贾复,帝辛二人纵马驰骋飞奔,追赶着羊侃和李无敌从城墙根下冲出,噬天帝眸光瞥去,面色阴沉至极。 只见羊侃,李无敌二将,却不见光明王,李克用率领的大军,毋庸置疑,他们想必已经战死沙场。 “楚帝~~” “楚帝~~” 噬天帝纵横怒叱,暴怒不已,以为部署万无一失,轻而易举攻下战王城,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枉然。 竹篮打水一场空,北门大军被灭,铁甲军失去作用,在苦战下去怕是百万雄兵,将会全军覆没。 念及于此。 噬天帝心生退意,决定先撤回极光城,他日重整旗鼓,卷土再来。 唰~ 战戟横空,摆似飞龙,残影划过,将挥剑杀来的燕南飞,离玉堂击退。 久战不下,士气锐减,若是兵败,必作鸟兽散,楚军乘胜追击,必将破之。 噬天帝知晓大军处于劣势,疾驰上前,翻身上马,提缰而立,纵声怒喝: “楚帝,今日之战,胜负未分,来日朕将再临战王城,必取尔项上人头!” 声如雷霆,响彻云霄。 楚帝闻声冷笑不已,喃喃自语道:“一战定乾坤,吾楚大军面前,岂有全身而退之敌?” 噬天帝将目光从楚帝身上收回,提缰放马,手中战戟直指天穹,前行中声如洪钟,传遍方圆千米。 “噬天大军速速撤走,擂鼓鸣金,铁甲神将断后!” 声彻九霄,一人一骑杀入阵营中,噬天战阵中擂鼓四起,铁甲神将循声而动,大步向前,朝着沙场奔去,前行中挥动巨锤,重击之下楚与噬天士兵,皆遭受到攻击。 显然,噬天帝为了大军撤走,已是不惜一切代价,吴起,闻仲,祖雷,章凰吏,阎歌行五将见状,带领大军且战且退,紧随噬天帝背后,掀起万丈烟尘向荒野尽头冲去。 黑甲兵防御力,战力一流,前行速度亦是迅疾如风,循声撤退,不多时就与楚军拉开距离。 一时间。 百名铁甲神将横列于千军万马前,好似一座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将前行的楚军阻挡,看着高举震天的巨锤,楚军各部戛然而止,不敢轻举妄动。 眼下噬天大军撤走,只剩下追击的楚军,铁甲神将作为拦路虎,白起诸将不想麾下悍卒枉送性命。 此时。 楚帝飞纵墨龙上前,抬首微眯眼眸,瞥了眼前方横列的百名铁甲神将,道:“一堆破铜烂铁,可敢阻我王者雄师。” 唰~ 楚帝身影拔空而起,十指火焰跳动,好似欢快的精灵,衣袖翻飞之下,火焰划过虚空,宛若陨石坠落,一闪即逝。 诸将见楚帝身影在虚空中变幻莫测,火蛇翱翔于空,一瞬间,横列于荒野的铁甲神将骤然塌陷,当真变成了楚帝口中的破铜烂铁。 玄铁堆积平地而起,好似一座座山峰,在错愕骇然中楚帝身影落在马背上,回首向背后大军看去。 “众将士听令,带领三军追击,噬天不灭,绝不返回,打到他们无路可退!” “噬天不灭,绝不返回!” “噬天不灭,绝不返回!” .......... 万军齐声响应,声彻九天十地,以白起,卫青,薛仁贵,李靖四帅为首,百将同行,大军奔涌前行,一路上金龙旗驭风荡荡,腾腾杀气弥漫天地。 楚帝心里非常清楚,噬天帝眼下只有极光城可去,哪里将是他最后的龟缩之地,一战定乾坤,绝不能心慈手软,给噬天帝任何喘息一口气的机会。 一鼓作气,连根拔起。 除了臣服,唯有一死。 大军犹如决堤之洪,席卷天地而去,城池之巅,张良,刘伯温暴掠而至出现楚帝身旁。 楚帝侧目向诸葛亮,张良,刘伯温三人看去,淡然轻笑道:“此战胜券在握,一名强敌终于败了。” “陛下稳超胜券,臣等必鼎立相助!” “哈哈,子房,伯温两位爱卿隐藏不少,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倒是让朕意外的。” “陛下谬赞,一切乃陛下所赐,臣等岂能辜负吾皇圣恩!” “哈哈哈~~~” 四人仰天长笑,凝视着远去的楚军,他们深知此战之后,噬天已经名存实亡。 “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楚帝目光划过尸横遍野,血流漂橹的荒野,轻叹一声说道,突然一阵马蹄声从战王城内方向传来,回首看去正是以帝辛,霍去病,阚棱,斛律光为首的兵马。 不过北门镇守五万大军,时下只剩下不到两千人,他们铠甲残破,血染周身,刀枪剑痕满布。 寒风之下,众将士铁骨铮铮,雄赳赳而来,纵然残胜而归,但他们傲然不屈的精神依旧尚存。 帝辛,贾复,裴元庆,杜回,阮翁仲带兵上前,纷纷禀拳施礼,楚帝阔步上前,来到从马车上下来的霍去病身旁。 见其身影上枪痕深可见骨,鲜血依旧汩汩而流,神情动容,抬手间掌心出现一枚丹药,再将他扶起时一缕缕不死本源之气进入霍去病体内。 霍去病可是楚国的封狼居胥,楚帝是不会让他有任何闪失。 “去病,服下这枚丹药,尔等即刻护送霍元帅回城修养!” 楚帝出言下令,雷虎轻骑众士兵禀拳领命,搀扶着霍去病向马车走去。 直到霍去病马车渐行渐远,楚帝才收回目光,注意到帝辛,阚棱,斛律光三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