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7章 第一次召唤帝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87章 第一次召唤帝王

听到小贱的提示音,楚帝有点不淡定了,这五选二召唤简直就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召唤两名战将前来,其他三人前往敌方阵营。 真是造孽啊! 马武,巨无霸,阚棱,陈玉成,斛律光五人各有千秋,有人威猛无敌,有人擅于统军,一时间楚帝有点难以抉择。 “滴,提醒宿主,完成五选二召唤,宿主所选择猛将会在一盏茶时间出现于指定战场上。” 给别人送去猛将,唯一得到的好处就是他们前来的时间缩短了,楚帝当真是肉疼的很。 “小贱,取掉巨无霸,陈玉成,马武三人,将阚棱,斛律光给朕召唤前来,一盏茶时间后他们会出现在战王城内,阻击光明王大军。” “滴,恭喜宿主成功召唤阚棱,斛律光二将,巨无霸将出现在大汉帝国,成为刘秀麾下先锋战将,马武出现在神兽帝国,当前领兵镇守银羽城,即将与宿主麾下李存孝交锋,陈玉成出现在噬天帝国,植入身份为极光城守将陈霸先的侄子。” 闻声。 楚帝面色缓和很多,三将分别出现在噬天,大汉,神兽三国,结局到不是很差,他最担心三名战将会出现在龙唐,大秦。 之所以选择阚棱和斛律光二人,楚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巨无霸有勇无谋,随虽然天下无敌,却略施小计就可以将他斩杀。 且巨无霸和贾复是宿命之敌,已有贾复,何须巨无霸。 阮翁仲,杜回刚刚臣服楚国,两人皆是一等一的悍将,阮翁仲的悍勇丝毫不弱于巨无霸。 至于马武他在云台二十八将排名不如贾复,银戟太岁一人,四次马踏王莽百万联营,身中数十箭意识模糊仍能锤打巨无霸,与霸王再世马山威交手三个回合不分胜负,有他一人足以抗衡马武和巨无霸。 陈玉成各项数值还算稳定,可与落雕都督,阚棱相比略有逊色,历史中记载阚棱貌魁雄伟,善用两刃刀,其长丈余,名曰陌刀,纵马飞奔向前,一挥杀数人,刀锋所知,横扫千军。 斛律光出身将门,马面彪身,神爽豪杰,不善言谈,少工骑射,以武艺知名。17岁时随父征周就大显神勇,射倒并生擒宇文泰的长史莫孝晖。公元546年,高澄至晋阳打猎,斛律光一箭射中一只大雕之颈。高澄取而视之,大加赞赏,当时称他“落雕都督”。 斛律光英武可畏,屡立战功,并且为人也算谨慎,最后还是因为韦孝宽用间,被后主高纬杀害,后不久北齐就被周灭了。周武帝宇文邕追赠斛律光为上柱国、崇国公,并指着诏书说:“此人若在,朕岂能至邺!” 楚国需要文武双全的悍将,所以楚帝最终选择有勇有谋的斛律光,阚棱两人,一盏茶功夫两人便可抵达战王城内助霍去病一臂之力,阻挡光明王突出南门。 蓦然。 楚帝怀着激动的心情开启帝王召唤,纵观五千年历史帝王特别多,可谓各有千秋,各领风骚,秦始皇,汉高祖,汉光武,唐太宗,宋太祖,明太祖等等,都已将出现在战争大陆,楚帝非常期待系统会将何人召唤前来。 “滴,系统开启第一次帝王召唤,请宿主稍后!” “滴,恭喜宿主成功召唤商纣王帝辛,一盏茶之后将出现在战王城内!” “纣王,帝辛?” 有人暴君纣王沉湎酒色、穷兵黩武、重刑厚敛、拒谏饰非,终致众叛亲离、身死国灭。 可楚帝却不这么认为,史料记载帝辛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超劲,百人之敌也。才力过人,手格猛兽,有倒拽九牛之威,具抚梁移柱之力。 真正的商纣王不仅是一个容貌俊美,还是力大无穷的帅哥猛男,同时也是一位有着雄才大略、文治武功的英明天子。 帝辛继位后,重视农桑,社会生产力发展,国力强盛。他继续发起对东夷用兵,把商朝势力扩展到江淮一带。统一东南以后,把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向东南传播,推动了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促进了民族融合。 直到他在位后期,才开始居功自傲,耗巨资建鹿台,造酒池,悬肉为林,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使国库空虚。且刚愎自用,听不进正确意见,在上层形成反对派,杀比干,囚箕子,失去人心。 牧野之战,大批俘虏倒戈,周兵攻之朝歌。帝辛登上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焚于火而死”。 其实帝辛同历代帝王一样,固然有淫逸奢侈、骄狂拒谏、横征暴敛的昏暴一面,但这些所谓的“毛病”并不能掩盖其雄才大略、英明神武的主流方面。 真正把商纣王推向罪恶深渊、万劫不复境地的,却是流行于明、清年间的那部虚构人物情节的《封神演义》。在这部神话小说中,作者美化周武王,狂贬商纣王,其残暴无道、罪大恶极的形象,在人们脑海里根深蒂固。 早在春秋时期,孔子的得意弟子子贡曾说过:“商纣王虽坏,但决不象传说中那样历害,他之所以名声不好,是因为人们把天下所有恶事都算到他的头上了。” 其实纣王很多罪行都夏王桀,以至于凡桀的罪,就是纣的罪恶,桀纣不分,比如令人发指的“炮烙”酷刑,本来是夏王桀的发明“专利”,却被人们张冠李戴在纣王的头上。“肉山、酒海、琼室、瑶台”本是夏桀奢侈生活的“必需品”,周武王却把这些“屎盆子”毫不留情地扣在了纣王的头上,其实他的遭遇和杨广有些相似。 对此楚帝抱有自己的看法,既然将帝辛是第一位召唤前来的帝王,楚帝决定只要他没有异心,一样重用之,让他发挥真正的军事才能。 江山美人本就是男人毕生所求,只要帝辛能为楚国开疆扩土,立下赫赫战功,喜欢美人又何妨。 天下何其大,美若天仙的女子数之不尽,大可多赏赐给他便是。 楚帝两世为人,有属于他自己的驭人之术,帝辛只要发挥他的雄才伟略,忠心耿耿效忠于他,不管历史中他是明君还是暴君,在楚帝眼里都不重要。 召唤结束,增添悍将两人,历史帝王一人,楚帝如虎添翼,战王城之役,楚军又多了一分胜算。 此时。 战王城内。 霍去病横枪与光明王激斗在一起,先前被两人联手击伤,现在激战起来显得有些吃力,以守为攻和光明王颤斗。 兵戈碰撞,惊天动地,两道暴掠的身影从长街上划过,地面上石板翻卷而起,楼宇倾倒塌陷,化为一片废墟。 轰隆~ 光明王兵戈横扫,掀起一道飞烟,巨响炸开时,霍去病将寒枪防守于在面前,身影向后倒飞出去,就在此时,背后圣庭军团敌兵,数十人纵声暴喝,狂奔向前,横枪向他穿刺而来。 唰~ 霍去病脚尖轻点在地,身影旋转跃起,枪锋划过虚空,从背后敌兵脖颈上划过,这一道攻击将防御和进攻融为一体,攻防一次完成,防中带攻,攻中设防,使敌兵无还击之机。 一击之下,数十人倒飞出去,血染碧空,尸横长街。 杀~ 杀~ 圣庭军团再次向霍去病冲杀过来,此时他手握寒枪,身形已经摇摇欲坠,接连不断的遭受创伤,显然已是强弩之末,做着最后的挣扎。 “众将士听令,杀了他,随本王一起杀出城去!” 光明王一眼就看出霍去病穷重创不支,圣庭军团合围之下,顷刻间乱刀将他砍死。 哒哒哒~ 哒哒哒~ 迎面敌军疯狂奔涌向前,霍去病拎起滴血的寒枪,目光坚定不移,无惧无畏,他已视死如归,只求临死之际再斩敌军。 寒风之下,霍去病血染战甲,傲然独立于长街之上,两鬓青丝飞扬,嘴角血渍不断溢出,紧攥手中兵器,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暴喝: “来啊,一起上,本帅岂会惧怕尔等宵小之辈!” 暴喝声激荡而起,传遍长街每一个角落,光明王面露敬畏,心中不禁有些佩服霍去病。 杀杀杀杀~~ 圣庭军团士兵执刀枪从四面八方而来,蓝光闪烁的铠甲耀眼刺目,尖锐的兵戈寒光四射,好似奔腾的滔天巨浪,向霍去病合围过去。 “楚将斛律光在此,尔等速速前来领死!” 声如雷霆,响彻云巅,前行中拈弓搭箭,飞矢所至,圣庭军团士兵倒在血泊之中。蓦然,一部分敌兵调转方向朝着斛律光杀去,其他人依旧围攻霍去病。 唰唰! 接连两柄长枪没入霍去病铠甲中,他艰难的抬起手中青锋剑,横空划过,将面前敌兵斩杀。 “尔等敢伤吾楚战将,简直找死!” 说话之人正是阚棱,手执一柄陌刀,前行中左右砍杀,所过之处好似滔天巨浪,马前无一合之敌,活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啊~ 啊~ 就在阚棱向霍去病靠近时,两道震天怒吼声传开,霍去病一手执剑,一手紧握寒枪,身形上两柄长枪已被他斩断,只剩下枪锋没入体内。 杀~ 霍去病已成血人,面色狰狞恐怖,宛若地狱修罗,纵使身受重伤,依旧血染百米之遥,前行中一枪一剑挥动,敌军触之必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