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天降神兵,势如破竹《第一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9章 天降神兵,势如破竹《第一更!》

夕阳西下,倦鸟归巢,一抹血红的晚霞笼罩在惠安城上。 惠安城外,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阵劲风吹过,两侧的树木在风中摇曳,指头上的孤鸟闪动着翅膀,疯狂的向虚空中飞去。 “哒哒哒.........” 一阵如万钧雷霆的马蹄声在城外响起,古道上旌旗招展,万马奔腾,漫天的尘埃雾气漩涡弥漫在虚空之中。 惠安城上,守城的将士看着直逼城下的数万铁骑,大惊失色,看清楚飘飞在虚空中的旌旗,守城将领声音慌乱:“有敌袭,赶紧关城门!” “擂鼓!” “赶紧擂鼓鸣金!” 城门口的士兵忽见奔腾而来铁骑,纷纷涌上前向想要将城门关闭。 “唰!” 一道穿透空气阻隔的破空声传来,凌空数十支箭犹如嗜血的毒蛇一样,空气在箭支的飞速摩擦下沸腾,城门口的士兵完全没有防备就被箭支穿透了身体。 城外,楚非梵和白起两人手执巨弓,胯下战马飞速向前,两人策马飞箭,顷刻之间就已经出现在了城墙之下,接连数十道箭支飞出,城门口的士兵全部应声倒地。 “唰!” 楚非梵抬手将跨在腰间的湛卢长剑抽出,高举而起,声音雄浑有力:“全军听令,杀!” “杀!” “杀!” “杀!” 撼天的杀喊声传遍整个惠安城上空,城墙上的守军见敌军像猛虎下山一样,勇猛地向惠安城从杀而来,吓的早已经是魂飞魄散,纷纷起身快速向城墙下掠去。 惠安城守将柴胜此时还在府中后院酒色生香,忽闻传来的擂鼓鸣金声,他推开怀中的美女身影骤然腾起,眼眸中涌现出慌乱之色。 “左右偏将,火速随本将军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柴胜身为一城守将却是文不能安邦,武不能服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剪之功,只因自己的妹妹是星洛皇帝的爱妃,所以才给他在军中谋取了如此职位。 忽闻擂鼓鸣金之声,柴胜不相信有敌军可以攻打到这里,一直以来他在惠安城中都是作威作福,生活惬意似神仙,从来无战事需要亲自出马。目下独孤谋大将军带领飞云骑和五狼精骑征讨紫楚,这是星洛国众人皆知的事情。 “有大将军在前线征讨紫楚,吾之惠安城下怎么有敌军出现?” 柴胜脑海中思绪完全,起身接过管事递上来的战甲,披上铠甲,快速向府外掠去。 “砰!” 柴胜刚走百米之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黑影跌跌撞撞的冲撞在了他的怀中,他刚欲发火,只听前来士兵声音颤抖不已。 “将军,紫楚大军已经进城,马上就要杀到府外,将军还是赶紧撤退吧!” “紫楚大军攻进城了?” “怎么会如此之快,难道是天降神兵?”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独孤大将军近十万精兵在晋安城中守卫,紫楚大军怎么可能兵临惠安城下?” “将军,现在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紫楚大军马上就要杀到府中,将军还是赶紧撤吧,不然性命不保啊!” 俗话说将熊熊一个兵熊熊一窝,柴胜本就是毫无寸功的无用之人,其麾下的将领和士兵也大多都是趋炎附势,溜须拍马的小人,现在听闻紫楚大军杀到,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出惠安城。 柴胜听到左偏将的声音,神情一凝,起身慌不择路的向府外狂奔而去,来到门口他翻身上马,声音急切:“左右偏将,火速随寡人离开惠安城,将紫楚大军攻城的消息给吾皇上回去。” “哒哒哒...........” 惠安城大街上,阵阵马蹄声传来,只见柴胜和两名偏将军的战马绝尘而去,消失在长街的尽头。 “杀!” 柴胜三人刚刚离开,楚非梵带领的大军就来到了府外,众人跃下马背快速向府中掠去,府中后花园中,柴胜享乐之地尚存,楚非梵看着食案上美酒佳肴,再看看旁边瑟瑟发抖的美女佳人。 “生活奢靡,谈吐酒色,看来这惠安城中的守将也不过尔尔。” “白将军,传寡人将令让皇甫宗,公羊洵派人来镇守这里,记住不可伤害百姓,城中若是有伺机作乱,扇动百姓哗变者,杀!” 白起领命,转身看了眼旁边的士兵,只见其快速向府外狂奔而去。 “皇上,惠安守将弃城而逃,我军丝毫不费出灰之力拿下惠安,末将以为我军应乘胜追击,丝毫不给星洛皇帝任何喘息的机会。” “白将军言之有理,正合寡人心意,我军势不可挡,星洛大军只有望风而逃,如此下去午夜子时可到达星洛龙安城下。” “传寡人将令,全军马上出发直逼蓬安城!” ............... 紫楚两路大军一路势如劈竹,攻城拔寨如入无人之境,楚非梵轻松攻破惠安城,司马讳,凡朔,百里俊雄带领的一万大军也拿下了星洛一座城池。 紫楚大军,以雷霆万钧的气势,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驰骋在星洛国的土地上扬,所过之处猛冲、猛打、猛追,不给星洛士兵任何喘息的机会。 赤红的霞光退去,夜幕悄然袭来,紫楚大军破城直逼龙安帝都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星洛国都笼罩着一股浓烈的恐惧之气。 蓬安城外百里处,远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紫金山拔地千尺,危峰兀立,怪石磷峋,直插在天地之间,势如苍龙昂首,气势非凡。 山上星光之火闪烁,一道黑影快速出现在山巅上的草庐外,原来着紫金山上是一山寨的栖身之地。 “大当家的,山下兄弟传来了天大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可以上袁白兄弟如此开心?” 山寨大厅中上首的位置上,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大哥,独孤衍死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男子身影骤然腾起,手掌拍打在身旁的石座上,声音急切的问道。 “大哥,独孤衍死了!” “独孤衍死了,到底是何人可以将叱咤星洛的大将军斩杀,此人当真是我我宋无缺的恩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