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1章 军令如山,不可不从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81章 军令如山,不可不从

“羊侃,受死吧!” 李元霸纵声暴喝,砰的一声,双脚踏地而起,紧攥两柄巨锤向羊侃狂奔过去。 羊侃重伤,正是永绝后患的最佳时机,李元霸不可能就此放过,虽然此战并非一对一交锋,有些胜之不武,但他深知羊侃对楚军的威胁。 既有威胁,就必灭之。 “赵王莫要鲁莽,陛下有令,敌将羊侃必须留活口!” 典韦手执两柄大戟,双臂大开大合,将迎面两名黑甲兵枭首,纵声如雷提醒道。 “留活口?” “此人危险异常,留下终将成为大患!” 李元霸知道楚帝又生爱才之念,想要将羊侃收入麾下,纵使他百般不愿意,但军令如山,他不敢不从。 “天化,秦用助本王一臂之力,一起押羊侃入城面圣!” 李元霸再次前行,不过他身上奔涌的杀气已经消失,此时,羊侃手扶双刃槊已经站起来,抬手将嘴角血渍擦拭,凝神注视着向自己走来的三人。 “想要让我束手就擒,做梦!” 羊侃手执双刃槊,转身向狂奔向前,荒野上劲风嘶吼,他一人一槊,飞奔于沙场上。 “想逃?” “哒哒哒~” “哒哒哒~” 黄天化,秦用二将提缰放马,驰骋向前,朝着羊侃追击过去。 轰隆~ 轰隆~ 骤然间,炸天巨响传来,大地轻颤摇晃,好似随时要塌陷一般,伴随着轰隆声传开,荒野尽头吞噬天地的巨浪向前奔涌而来,宛若天河断裂,银河奔腾而来。 黄天化,秦用,李元霸,典韦,吕布,罗世信纷纷循声看去,举目远眺,只见荒野尽头一道道与天并肩的巨影出现。 它们好似蛰伏在地底的凶兽,这一瞬间复活了,又像是远古凶兽的脊梁,从地底之下慢慢腾起。 当距离与诸将越来越近时,他们才看清楚了巨影的真面目,身高两丈有余,浑身乃玄铁大战,手执一柄巨锤,好似一座山峰倒立在它们手中。 样子狰狞恐怖,骇人不已。 “铁甲神将!” “噬天大军来了,铁甲神将来了,必须马上撤走!” 吕布率先反应过来,神情凝重,眸子里闪烁着错愕,即便如此,他还是纵声暴喝,通知诸将和麾下轻骑撤回城内。 “撤~” “不可恋战,撤走!” 李元霸,罗世信,吕布三将相继出言暴喝,铁甲神将来了,声势震天,楚军将士在它面前渺小如蝼蚁般,诸将倒是有把握与其周旋,可一万轻骑恐都将成为铁甲神将巨锤下亡魂。 轰隆~ 轰隆~ 铁甲神将快速逼近,一跃百米之遥,当真恐怖如斯,见状,诸将马不停蹄向战王城狂奔过去,可已经节节败退的黑甲兵突然反扑上来,他们有的纵马狂奔,有的迅疾如飞,发出奇怪的嚎叫声,好似吞噬天地的饕餮,死死紧随在楚军背后。 城池之巅。 楚帝众人昂首远眺,目光停留在荒野尽头铁甲神将身上,目瞪口呆,震撼无比,两张有余的神将,似要毁天灭地一般,前行中狂暴无比。 荒野上飞沙走石翻卷而起,古树巨石在挥动的巨锤下化为齑粉,铁甲神将战斗力当真恐怖如斯,远远超过众人的想象。 “噬天大军来袭,三军将士听令,随时出城斩敌!” 白起纵声下令,紧握手中兵戈,身影昂立如枪,周身上散发出舍我其谁的霸气,没有丝毫的畏惧,反之战意十足。 闻声。 楚帝侧目向诸葛亮,张良看去,两人轻轻颔首,神情坚定不移,显然是在告诉楚帝,一切都已部署妥当,无需担忧铁甲神将的进攻。 “陛下,黑甲兵紧随众将向城下逼近,末将请缨出城将他们全部屠戮!” “项王稍安勿躁,数千名黑甲兵元霸他们尚有一战之力,若是他们当真穷追不舍,就让他们埋骨城下。” “养由基,哲别,花荣,李广听令,带领神箭营准备,目标城外黑甲兵,切记他们防御力强悍,飞矢不可能破之,可黑甲兵的死穴就是眼睛,所有箭矢瞄准黑甲兵双目。” 楚帝发现黑甲兵致命的弱点,他们全身肌肉都经过毒液淬炼,达到刀枪不入的地步,可双目却未曾有防御,楚帝坚信养由基,哲别,李广诸将带领的神箭营,以他们白百发百中的箭术,可重创城外嘶吼咆哮的黑甲兵。 “温候带兵先进入城内,其他人随本王留下阻击黑甲兵!” 前行中李元霸突然勒马而立,纵声说道,提缰回马,拎着双锤傲立于战王城下,巨声传遍天穹,吕布下令大军归城,自己留下与诸将一起并肩作战。 李元霸,吕布,黄天化,典韦,罗世信,秦用六将横马于荒野上,凝神注视疯魔的黑甲兵,提缰放马,快似雷霆,挥动兵戈冲杀上前。 砰~ 砰~ 砰~ 兵戈掠动虚空,鲜血飚溅如飞,来回冲杀下,如入无人之境,黑甲兵战力强悍,防御力恐怖,可面对六将疯狂轰杀,他们依旧是人仰马翻,瞬息毙命。 吕布画戟如飞,动如奔雷,斩敌枭首,犹如切菜一般,典韦手执双戟,力大戟沉,前行中左右砍杀,飚溅的血液让他振奋,背后赤炎金猊兽虚影笼罩,身影跃下马背,前行中疯狂砍杀,好似移动的屠戮机器。 李元霸,秦用,黄天化三大锤,纵马飞奔,锤破天地,每一道攻击下竟将黑甲兵的防御击碎,活生生将他们震死在巨锤下,恐怖异常,让人骇然不已。 罗世信亦是威猛无敌,一柄碗口粗的镔铁枪,阻挡百名黑甲兵前行,大力无穷,枪锋划过虚空,横扫千军,万人难以匹敌。 呜呜~ 呜呜~ 嘹亮的号角声传来,黑甲兵好似潮水般,瞬息向后退去,前行迅疾如风,撤退亦是宛若奔雷。 见状。 诸将高举滴血的兵戈,纵声高呼道:“回城!” 战王城门打开,诸将嘶风纵马飞驰,速度奇快无比,横穿进入城内,而此刻远处荒野中,噬天帝却下令铁甲神将,黑甲兵停止前行。 “陛下,眼下正是进攻楚军最佳时机,为何突然下令大军停止不前?” “吴起,今夜三军休整,命百名铁甲神将用巨锤轰撞大地即可,朕要让楚军在恐惧中渡过,明日拂晓三军在向战王城发起进攻。” 噬天帝出言说道,抬手将一枚丹药抛向羊侃,再次开口道:“羊将军身上有伤,服下这枚丹药,早些下去修养,明日朕还等着将军大显神威!” 吴起还想出言提醒噬天帝进攻,只见其冲着他摆了摆手,带着百名随从纵马向大军末端飞奔过去。 “吴起,命令三军安营扎寨,朕退下了!” 噬天帝的声音回荡在夜幕之下,吴起百思不得其解,一鼓作气攻下战王城,与楚国之间的战事将瞬息扭转,这可是在延误战机。 纵有千万不解,吴起不得不遵从圣命,为臣者,皇命不可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