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5章 终极之战(2)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55章 终极之战(2)

一日之后。 拂晓时分,当氤氲雾气尚笼罩在天地之间时,灵霄城内兵马已经开始集结。 接连休整两日,三军将士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粮草辎重到来就是定海神针,一扫三军将士的担忧。 眼下大军集结出发,他们浑身充满力量,士气更是前所未有的高涨,同时白起告知三军将士,以楚帝诏令,攻下太初城后,所有金银珠宝全部犒赏三军。 这是一道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三军将士纵声欢呼,宛若嗷嗷待哺的凶兽,跃跃欲试着,想要即刻就攻入太初城。 当然,军中无戏言,白起知道楚帝用太初城金银犒赏三军,亦是张良将密旨告知,他才敢在军中宣布,否则,误传圣上旨意,可是欺君的大罪,纵使白起也担待不起。 约莫一个时辰,神行,虎贲,天策三军雄赳赳气昂昂从灵霄城内冲出,一贯长虹,声势震天。 金龙旗招展飞扬,大军金戈铁马,在飞扬的尘沙里驰骋飞奔,诸葛亮和刘伯温随军同行,兵锋直指战王城下。 晌午时分。 一骑快马绝尘而来,出现在战王城下,斥候雄浑高吼:“紧急军报,楚军倾巢而出,正向战王城逼近,马上打开城门!” 急吼间,斥候从怀中掏出令牌,高举而起,守城战将凝神观之,下令打开城门放行。 一骑斥候纵马进入城内,扬鞭朝着将军府飞驰过去,守将看着斥候消失在长街尽头,神情凝重不已,回身厉声道: “众将士打起精神,楚军来袭,将又是一场恶战,我等绝不能有丝毫大意。” 一声令下,守城士兵举目瞭望,注视着荒野尽头,脸颊上泛起惶恐之色,他们对楚军的畏惧已经深入骨髓。 当真是谈楚色变。 良久。 一骑斥候勒马于将军府外,纵身跃下马背,大步流星冲入府内,先轸,李克用众人正在议事厅内商榷迎接吴起之事。 噬天帝飞鸽传旨,命令先轸,李克用,皇太极,李自成,庞继虎等人,听从吴起调遣,如有不服者,吴起可先斩后奏。 统帅之职被撤,先轸心有怒火,深知噬天帝怀疑他的能力,面色黯然不已,突然听到士兵前来禀报,怒喝一声: “让他们在前院等候。” “大帅,斥候有重要军报!” 前来通传士兵再次出言确定,先轸强压心中怒火,道:“让他们进来!” 先轸心中怒火沸腾,不甘心自己的处境,可他深知当前如履薄冰,不能再有丝毫的过错,斥候带回重要军报,要是他延误战机,后果怕是不只撤销统帅这么简单,到时小命恐将不保。 少时。 负责斥候的小队长手握腰间阔剑,疾步行风进入议事厅,跪地施礼道:“禀大帅,楚军从灵霄城出发,黄昏时分可抵达城下。” “这么快?” “陛下在密旨中提到,楚军粮草不济,短时间内不会主动出击,让我们不可贸然出城,等候统帅吴起到来。” “难道楚军有了粮草补给,还是说楚军垂涎城内粮草,准备做最后的挣扎?” 先轸面露狐疑,不知楚军意图,此刻斥候再次开口道:“禀大帅,两日前午夜时分,有大批兵马进入灵霄城。” “另外,昨日两支军团从灵霄城冲出,去向不明。” “什么叫去向不明!” “难道楚军还能就地蒸发了不成!” 先轸暴怒不已,出言斥责,斥候惶恐不安,颤抖的声音响起:“禀大帅,前去查探的斥候至今未归,所以不知楚军前往何处,末将以为我军斥候应该已经遭遇毒手。” “看来楚军的确得到了粮草辎重,只是两支下落不明的楚军到底前往何处,难道是去偷袭龙凰,极光两城。” 先轸脑海中思绪飞转,知道斥候带来的消息,将是他将功补过的好机会,旋即来到议事厅木案前奋笔疾书,将斥候带回的消息传给噬天帝。 另外。 先轸传令诸将前往城池之巅部署,此战在吴起没有到来之前,不可主动出城迎战,更不能让楚军攻入城内。 诸将领命离开议事厅,先轸坐在木椅上陷入沉思中,眼下楚军前来攻城,吴起尚未到来之前,战王城依旧由他镇守。他可不能让城池在自己手中出现任何差池,不然到时候百死莫赎。 但一旦城池交到吴起手里,要是楚军攻入城内,他最多只是交战不利,不用担心丢掉城池的罪责落在自己身上。 念及于此。 先轸更换戎装,拎着兵戈出府,纵马飞奔,前往城池之巅。 ................ 斗转星移,风起云涌,时间一闪即逝。 不知不觉已是日落西山,远处笔直如剑的山峰直击云霄,在赤红霞光照耀下,一副缤纷多彩,让人迷醉的画卷出现。 可战王城上噬天诸将,无心欣赏眼前美景,因为他们闻到了一丝鲜血的气息,荒野尽头,招展如飞的金龙旗映入他们的眼帘。 旌旗上栩栩如生的金龙,好似随时都会冲上云霄,翱翔于九天之上,蓦然间,天际席卷起漫天的黑云,速度奇快无比向战王城笼罩过来。 黑云压城,马蹄鞭挞大地,楚国大军好似飙风,怒卷而至,四大统帅傲立于千军万马之前,两侧战将如云。 楚阵擂鼓,声彻云巅。 先轸凝神瞩目,微眯眼眸观之,发现白起,李靖,卫青,薛仁贵四人尽在,诸多战将亦是无疑缺少,心中不禁泛起疑惑。 楚将尽数出现在战王城下,踪迹全无的两支楚军到底是何人统领? 就在此时,一名士兵疾步上前,在先轸耳畔低语一番,只见其回身向城池一侧看去。 此时。 吴起,闻仲,羊侃三人身披戎装,带领五千噬天军登上城池,见状,先轸,李克用诸将疾步上前,禀拳施礼,恭迎吴起到来。 先轸久居太虚之地,对于吴起之名早有耳闻,坊间百姓称其为鬼帅,扬言他深谙用兵之道,天下少有的无双帅才。 可是他寸功未立,军中毫无根基,先轸担心他无法让三军信服,只是不知为何噬天帝会让他统领三军将士。 “诸位将军不必多礼,敌军兵临城下,当务之急我等应同仇敌忾,商榷应对之法。” 吴起云淡风轻,神情淡然自若,抬手扶起先轸,李克用,皇太极三人,侧身向城下楚军看去。 “楚军阵型整齐划一,士气高昂,杀气腾腾,看来他们已经得到粮草补给,眼下这是准备与我军决一死战。” “禀大帅,楚军四路大军统帅,将领尽在,只是兵马少了一半,末将担心他们图谋极光,龙凰两城。” “先将军言之有理,不过极光,龙凰两城可不是楚军能够撼动的,陛下已有部署,我等还是商榷下如何击败程城下楚军。” 先轸从吴起话中听出,噬天帝将极光,龙凰两城的部署情况都告知给他,显然他已经得到了噬天帝百分百的信任。 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要是在与吴起为难,不是自寻死路? 念及于此。 先轸禀拳施礼,面色恭敬,道:“大帅已经到来,一切皆有大帅做主,我等听从帅令行事。” 有了先轸牵头,其他诸将纷纷出言附和,吴起抬手扶起先轸,道:“楚军长驱直入,接连征战三月,未曾一败,所以此战我军必须大胜,重立军威,将楚军赶回他们老巢。” “禀大帅,末将请缨,带兵出城迎战楚军。” 庞继虎出列,躬身施礼,毛遂自荐道,吴起侧目观之,轻笑道:“庞将军在烽火山一役遭遇楚军偷袭,让将军麾下大军损失惨重,本帅知道将军心有不甘,可出城迎战楚军,将军可有把握大获全胜?” “这.............” 听到吴起之言,庞继虎陷入为难中,楚军神将强悍无敌,杜回,阮翁仲,李无敌不曾将他们击败,自己如何能够匹敌。 吴起虽没有道明,可话中之意非常明白,就是在告诉庞继虎,没有全胜把握,就不要出城去送死了。 “大帅,楚将威猛,不可敌也,大帅要想迎战,不可与楚军斗将,可另想他法。” “唔!” “先将军文武双全,也惧怕楚军将领,看来楚国大军倒是不足为患,而是敌将对我军震慑力太大。” “既然如此,就先将楚国战将击败,挫其锐气,断其锋芒。” 吴起声音铿锵有力,眸光从诸将身上划过,再次开口道:“诸将中可有不惧怕楚将者,出列。” 话音响起。 城池之巅,瞬息安静,显然楚将威名让众将士畏惧不已,就在此时,李克用率先站出来,禀拳施礼。 “禀大帅,末将愿意出城迎战!” “李将军是噬天不败战神,大散关一役,非陷入敌军圈套不至于落败,将军请缨出战,那出城斗将算将军一人。” “其他诸将似乎无人敢战,既然被楚军吓得魂不附体,尔等留在军中也只会影响大军士气,褪去身上戎装,马上出城逃命去。” “你们都不配为将,在本帅没有改变主意前离开,不然尔等只能成为尸体。” 吴起面色阴沉至极,两侧噬天军已经抽出腰间阔剑,锋利的剑芒让人心惊肉跳,先轸没有想到吴起会在两军交锋之际,斩杀三军将领,这怕是会寒了三军士兵的心。 “末将愿意出城迎战楚将!” 皇太极身披鎏金铠甲,手握一柄陌刀,神情坚定,昂立如枪,吴起在他身上没有看到丝毫的畏惧,反之给人一种淡然自若,平静如水的感觉。 伴随着皇太极话音响起,不断有将领出列选择出城迎战,当然还有人心存侥幸,不相信吴起会斩杀他们。 可惜,他们猜错了。 吴起视线从出城诸将身上划过,轻轻颔首,面露喜色,可当视线落在尚未离开的将领身上时,脸色瞬息冰冷如霜,抬手示意背后噬天军。 唰~ 唰~ 唰~ 手起剑落,二十名战将倒下,汩汩而流的鲜血将城池上染红,众将士错愕诧异,没想到吴起当真会阵前杀将。 “本帅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出城好好活命,可你们不知道珍惜,还想霸占军中要职。” “在其位,谋其事,不愿出城杀敌,却想享受高官厚禄,痴人说梦。” “众将士听令,本帅已清除军中蛀虫,此战建立战功者,空缺的将军之职,将由有功者居之。” “另外,陛下有令,沙场奋勇杀敌者,可封为一城之主,尔等试想下我军攻入楚国,吾皇完成一统天下,尔等都将成为管理一城的主人,荣华富贵,美人,权利尽在你们手中。” “还有谁愿意出城,与众将军一起迎战楚军。” 吴起话音刚落,城内三军瞬息沸腾,众将士争先恐后要出城迎战楚军,见时机已经成熟,吴起紧攥手中兵戈,雄浑之声响起: “闻仲,羊侃,杜回,阮翁仲,李无敌,李克用,皇太极听令,命尔等七人带兵出城迎战,记住一切听从闻副统帅的调遣,如果有人敢擅作主张,入城后,就地斩杀。” (本章完)

下一篇   第1656章 太虚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