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0章 被阴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50章 被阴了

拂晓时分。 氤氲雾霭笼罩大地,孤星悬挂于空,帽儿山下大战到了最巅峰时刻,混乱的沙场渐渐形成两军对峙状态。 白起,李靖,薛仁贵,卫青四人傲立于千军万马中央,左侧李存孝,吕布,霍去病,杨林,姜松,典韦,罗世信,慕容霸,高敖曹诸将勒马而立,跃跃欲试。 右侧黄天化,李元霸,秦用,裴元庆,宇文成都,史万岁,苏烈,南宫长玩,石达开众将提缰横戈,蓄势待发。 反观噬天,光明两国大军惶恐不已,即便是无往不胜的希瓦吉,先轸,李克用三人,亦是惊慌失措的样子。 楚军太过强悍,一兵一卒都让他们畏惧,尤其是众位战将,好似恶魔降世,棘手狠辣,杀人如麻,无人能够阻挡他们的锋芒。 希瓦吉心下骇然不已,楚军兵强将广,两国战将加起来不足他们一半,在兵力旗鼓相当的情况下他优势全无。 其实。 敌军中并非没有神勇战将,杜回,阮翁仲,李无敌,阿提拉,斯达尔,真田幸村,达克斯众将的战力,亦是世间少有之。 可面对黄天化,李元霸,李存孝,秦用,裴元庆,吕布等人,他们只能一对一交锋,分身乏术,只能看着楚军其他将领好似凶兽般,疯狂收割两国士兵的性命。 一场惊世大战变成了饕餮盛宴,楚军以绝对优势碾压噬天,光明大军,接连几个时辰的拼杀,两国兵马继续锐减。 先轸,希瓦吉,李克用三人非常清楚,要是一直激斗下去,将会全军覆没在帽儿山下。 “光明王,李将军,此战我军损失惨重,眼下楚军人困马乏,正是我军撤走的最佳时机,要是在僵持下去,迟则生变,恐要想在全身而退很难。” “撤~” “马上撤出沙场,本王回城后即刻向父王请兵,下次交锋必将楚军全灭!” 光明王面色阴沉至极,没想到入太虚之地后,首战就败在楚军手中,实乃奇耻大辱,不但让他颜面扫地,同时有损光明帝国圣威,这口气他是绝对咽不下去。 “撤~” “撤~” “马上撤回战王城!” 先轸,李克用纵声如雷,回旋战马,迎着雾霭向战王城方向飞驰而去,看着敌军撤走,楚军诸将并没有追击,而是侧目向白起,李靖,薛仁贵,卫青四人看去。 噗~ 噗~ 战马上四人同时口吐鲜血,身影从马背上跌落下去,先前白起在李克用,阿提拉,斯达尔三人围攻下身受重伤,李靖,薛仁贵,卫青三位统帅在沙场交锋中,遭遇不明强者偷袭,同样命悬一线,他们强撑到此时,早已到了极限。 砰~ 砰~ 砰~ 四人从马背上跌落,楚军众将陷入慌乱中,就在此时,李靖艰难的支撑起身子,微弱的声音响起: “诸将听令,大军阵型不变,扶我等四人上马,绝不能让敌军有任何察觉。” 闻声。 诸将依言而行,将白起,李靖,卫青,薛仁贵四人扶上马背,直至敌军撤走前,楚国大军阵型稳固,没有丝毫的混乱。 长安城,百花宫内,楚帝一夜未眠,将沙场情况尽收眼底,原本楚军可以大获全胜,全歼噬天,光明百万雄师。 可突生变故,出现在沙场上的四名黑影强者,改变了这场战役,他们重伤白起四将,为敌军撤走争取时间。 但有一点楚军非常不解,以四名黑影的实力完全可以斩杀白起他们,为何只是将他们击伤,并未取他们性命? “小贱,四名黑影的信息可否已经整理结束?” “滴,提醒宿主,信息已传入宿主脑海中,随时可以查看!” 听到小贱的提示音,楚帝没有丝毫迟疑,心神一动,开始查看脑海中信息。 “圣庭神职供奉?” “难道他们是为了保护光明王希瓦吉?” 楚帝知晓了四人的身份,却猜不出他们的意图,这四人修为十分强大,万军中斩敌将如探囊取物。 看来朕还是小觑了光明大帝。 楚帝喃喃自语说道,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异香,只见杨玉环举着一件披风,轻轻放在他背后。 “陛下一夜未眠,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臣妾愿为陛下分忧!” 楚帝循声看去,杨玉环柔媚娇俏,笑靥如花,让他如沐春风,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玉环,你可知圣庭神职供奉?” “圣庭神职供奉?” 杨玉环闻声俏脸上泛起一抹错愕,显然有些慌乱,道:“陛下,可是圣庭神职供奉出现在楚国之地?” “是也不是!” 楚帝并未告知杨玉环,圣庭神职供奉出现在噬天帝国战场上,视线停留在她身上,等候她的答复。 “陛下,圣庭神职供奉非常神秘,臣妾也只是略有所闻而已,在光明帝国每十年就会有一次供奉的选拔,他们是各个领域的强者。” “有武道一途的巨擘,有军中威猛盖世的将领,亦有智谋无双的智者,这些人进入圣庭成为神职供奉,只听命与光明大帝一人,负责执行一切棘手的事情,保护皇族的安危。” “陛下,可不要小看任何一名圣庭的神职供奉,他们皆有逆天之能,传闻曾经一人一剑,荡平一国,更甚者,一将扭转乾坤,屠杀万余精兵,让已成败局的战事胜出。” 杨玉环神情严肃无比,似乎有些担忧圣庭神职供奉的出现,会让楚帝陷入危局中,目光关切的注视着楚帝。 “爱妃不必担心,朕只是顺便问问,下去再休息会,朕还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 “臣妾去给陛下准备早膳,一夜未眠,陛下处理完政务早些休息下!” 杨玉环起身向百花宫外走去,此时天穹已经暮白,清晨的亮光将雾气击散,迎接着新的一天到来。 “看来朕猜测不假,圣庭神职供奉的出现就是为了保护希瓦吉的安危。” “两军驰骋沙场交锋,敌方强者竟出手偷袭,给朕玩阴的,让吾楚战将重伤,那朕就让你们知道朕的厉害。” 念及于此。 楚帝伏案提笔疾书,写下三份密诏,冲着殿外道: “小桂子何在?” 小桂子推开殿门进入,躬身施礼道:“陛下,奴才在!” “小桂子,让暗卫将三道密旨传给天门,黑鸦死士和刺客联盟,另外,暗卫可有司马懿大军的消息?” “回陛下,尚未收到司马统帅的战报!” “行了,下去传密旨吧!” 楚帝示意小桂子将木案上三道密旨带走,起身活动了下身子,向百花宫外走去,喃喃自语道: “不知白起,药师,仁贵,卫青三人伤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