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5章 横扫噬天帝国(18)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45章 横扫噬天帝国(18)

青烟弥漫于空,帽儿山下楚军横列,大阵颇有章法,白起凝眸注视着前方纵马飞驰的王庭骑兵。 他们蓝色战甲遮体,月牙矛和战盾横空,防御和攻击力并存,懂得如何密不透风的防御,显然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散发着浓烈的行伍气息。 见状。 白起面色云淡风轻,嘴角上扬泛起一抹笑意,高举手中战戟:“长枪兵,出击!” 一声令下,长枪兵疾驰上前,横列于器械军前方,手中银光寒枪抛射飞出,长枪穿透虚空,宛若一道道坠落的陨石,撞击穿刺在王庭骑兵身上。 王庭骑兵纵马飞奔,前行速度奇快无比,巨大冲击力下遇上破空的长枪,就算他们铠甲战盾防御,依旧遭受到严重的创伤。 然而。 白起并没有奢望长枪兵能够将王庭骑兵击溃,他们的出击只是为了给器械兵争取更替箭矢,轰天雷的时间。 就是这样完美利用时间差,让器械军和长枪兵天衣无缝的配合,别说眼前只有五千王庭骑兵,就算五万敌军同时进攻,白起一样有信心让他们寸步难行。 轰隆~ 轰隆~ 器械军发射,轰天雷,箭矢,长枪密密匝匝的笼罩在王庭骑兵身上,他们损失惨重,更别说越雷池一步了。 只能稳住胯下受惊的战马,扭头向敌军阵营折返回去,光明王脸上戏谑之色尽失,目眦欲裂,心中怒火中烧。 “该死的楚军,这般阴险狡诈,交替进攻,我军骑兵根本不可能冲入他们阵型中。” “光明王稍安勿躁,楚军统帅白起,用兵鬼神莫测,我们可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否则,稍有不慎将落入他的圈套中。” 先轸神情阴冷,出言说道,心中却是佩服白起的部署,区区十万军想要挡下百万雄师,他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无法猜透白起的阴谋,就算是先轸手握重兵,他一样不敢贸然进攻。 “那依先将军之意,就这样两军对峙?” “敌军就算奇谋诡计多端,可他只有不到十万兵马,本王以为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形同虚设。” “我百万雄师同时进攻,只需一个回合的冲杀,就可以将他们踩成肉泥。” 光明王冷哼一声,对先轸和李克用非常不满,他能感觉到两人对白起的畏惧,在他看来白起正是在利用两人畏惧,故布迷阵,其实眼前楚军就是外强中干,根本不堪一击。 “先将军,李将军,你们还在犹豫什么,楚军统帅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一旦楚军援军到来,两位只能悔之晚矣。” 闻声。 先轸,李克用相视一眼,纷纷颔首,回身纵声下令:“杜回,阮翁仲,李无敌,史建瑭,李嗣勖听令,命你五人带领十万大军出击,攻破眼前楚军阵营。” “等等~” “阿提拉,斯达尔听令,命你二人统领五万王庭骑兵,与诸位将军一起同去,务必一击即中,破了前方楚军阵营。” “得令!” “得令!” 阿提拉,斯达尔听令带兵离开,光明王狞笑一声,道:“楚军统帅故作淡定,时下十五万军出动,本王看他如何能挡下!” “杀~” “杀~” “杀~” 噬天,光明两国大军龙精虎猛,宛若嗷嗷待哺的凶兽,风卷残云,马蹄虚空向帽儿山下楚军奔袭而来。 白起回首向背后看去,见狄青,高长恭二将返回,两人冲着白起轻轻颔首,见状,他轻笑一声,纵声下令道: “器械军听令,将所有轰天雷,箭矢,长枪全部发射,随时准备撤走!” “长枪兵听令,相互交替,不遗余力消耗敌军兵力,时刻做好撤退的准备!” 两道命令下达,白起回旋战马,带着大军向帽儿山一侧撤去,横列于沙场上大军撤走,这才发现大军背后的士兵并非活人,都是树木枝干支撑着铠甲。 所谓的十万大军完全就是一个骗局,眼下帽儿山下只有楚军两万骑兵。 两万对战百万雄师,白起当真是好气魄,就算是知道内情的狄青,高长恭,也为他暗自捏一把汗。 哒哒哒~ 哒哒哒~ 白起,狄青,高长恭带着两万骑兵撤走,只留下器械军和长枪兵,此时,沙场上敌军距离越来越近,楚军的攻击已经箭在弦上。 先轸,李克用,光明王见白起突然撤走,犹豫距离的原因,他们尚未察觉满山遍野的楚军,只是树枝套着铠甲的‘傀儡’。 没办法,谁让他们没有望远镜。 可是见白起带兵撤走,三人依旧疑惑不解,尤其是先轸,他不相信白起会突然放弃麾下大军离开。 “白起,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先轸心底暗叫着,炸天巨响骤然传开,只见楚国器械军和长枪兵轮番进攻几次之后,放弃所有器械,逆风狂奔向白起大军追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 光明王一时间也是丈二的和尚,有些摸不着头脑,白起的部署让他有些难以捉摸。 此时。 杜回,李无敌,阮翁仲,史建瑭,李嗣勖五将终于稳住阵型,带领大军向山下狂奔过去。 楚营阵中,战鼓擂起,鼓声四起,响彻云巅。 可面前楚军却稳住泰山,面对冲击而来的兵马没有丝毫反击,这让杜回五将茫然不已,待他们带领大军冲杀上前时,才发现原来所有的楚军,只是一幅幅支撑的铠甲。 “该死的楚军,我们上当了!” “马上去禀报大帅!” 杜回,李无敌五将发现上当了,可阵营中战鼓依旧隆隆响起,众人带兵疯狂前行,来到山坡上楚军大营。 看着眼前的情景,五人目眦欲裂,怒不可遏,敢情这一场战意,白起都在将他们当猴耍。 眼前何来擂鼓之人,既然没有人这隆隆的鼓声又是从何而来? 而是每一面鼓上都吊着一只羊,羊的两只前蹄顶在鼓面上。羊被悬空捆起来,自然难受得要命,便使劲挣扎,两只前蹄不停地乱踢,于是击响了战鼓。 这就是震天鼓声的由来,白起一计‘悬羊击鼓’,就骗过了先轸,李克用,光明王百万雄师。 少时。 先轸,光明王,李克用来到楚营内,看到眼前一切,先轸暴跳如雷,一剑将面前战鼓劈开,仰天长吼: “白起,尔如此戏耍于我,简直是奇耻大辱,某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月初了,求推荐票,月票,打赏,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