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9章 横扫噬天帝国(12)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39章 横扫噬天帝国(12)

“放箭!” “弓弩兵结阵,射杀他们!” “快,绝不能让楚将靠近,刀斧手将两人绞杀!” 神兽帝国统帅长孙武惶恐不已,秦用和宇文成都的雷霆杀伐,让他肝胆欲裂,如果不阻止两人上前,他恐有性命之危。 弓弩兵,刀斧手循声而动,结阵于大军中央,拈弓搭箭直指秦用,宇文成都二将身上。 咻咻咻咻~ 飞矢如蝗,遮天蔽日,穿透虚空而来,秦用挥动双锤,将迎面而来的飞箭击落,反观宇文成都昂首观之,见飞矢碎空袭来,掌中凤翅镏金镋刺出,将面前敌兵透体而过,高举而起挡在面前,纵马继续飞驰向前。 “临阵倒戈,违背盟约,尔等死有余辜!” “众将士听令,随本将一起冲杀,斩杀神兽敌军,让天下列国知道,背叛吾楚者,必杀之!” “杀!” 宇文成都一马当先,左突右刺,身影在马背上躲闪,迎着飞箭再次杀入敌军阵营中。 “绊马索!” “地网阵!” 长孙武惊慌失措的下令,麾下将士上前布下绊马索和地网阵,显然是准备将宇文成都置于死地。 绊马索和地网阵布在刀斧手背后,勇往直前的宇文成都并不知晓,抬手巨镗挥动将一道人影抛出,手腕旋转,巨镗挑刺,面前敌军倒在血泊之中。 杀~ 杀~ 成百上千的刀斧手,执大刀战斧向宇文成都冲来,兵戈横空斩落,银芒四射,璀璨夺目。 敌军攻击凶猛,凌空落下的兵戈至少有三十道,宇文成都两手紧握巨镗迎之,轰隆一声巨响,手中巨镗下沉抗在他肩膀上。 啊~ 宇文成都纵声如雷,双臂发力,将兵戈震飞出去,巨镗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面前三十名刀斧手无一生还。 “来啊,一起上,今日楚将宇文成都要是退缩一步,就愧对吾皇的信任!” 声如雷霆,驭风而行,长孙武闻声,面色苍白,喃喃自语道:“天宝大将军宇文成都,果然逆天神将也。” 宇文成都提缰放马,前行中胯下万里云龙驹身上,滴滴鲜血留下,不知是坐骑受伤,还是敌兵的鲜血。 见宇文成都纵马而来,刀斧手执兵戈战战兢兢的向后退缩,没有人敢迎其锋芒,约莫一盏茶时间后,长孙武的咆哮声响起。 “绊马索!” “地网阵,收!” 话音传开,一道马鸣长嘶声将天穹划破,只见万里云龙驹栽倒下去,猝不及防之下,宇文成都从马背冲了出去。 此时。 神兽敌军将地网阵收缩,宇文成都腾起身影挥动巨镗,试图想要将地网阵攻破。 “刀斧手听令,将他给本帅剁成肉泥!” 长孙武料定宇文成都无法冲出地网阵,下令刀斧手将他斩杀,注视着疯狂挣扎的宇文成都,敌将一个个脸颊上泛起戏谑的笑意。 “哈哈,万人敌又如何,最终还不是一样要死在本帅手中!” “依法炮制,将秦用也引入地网阵中射杀!” 长孙武面露狞笑,轻蔑的目光从两人身上划过,心下暗自骄傲,能够一举将秦用,宇文成都斩杀,那他可是大功一件,待战役结束论功行赏时,他将有可能封侯拜相。 砰~ 砰~ 乱刀从凌空落下,被地网阵束缚的宇文成都拼死一搏,依旧还是遭受重创,右肩膀接连遭受两道重击。 虽然有真气和铠甲的防御,可依然被击伤,手中巨镗落地,鲜血顺着手臂滑落下来。 “楚将兵器落地了,正是杀他最好的时机,一起上,杀了他!” 就算地网阵束缚,就算没有了兵器,宇文成都的神威依旧存在,面前刀斧手早被吓得肝胆破碎,面对他手无寸铁,依旧思索着不敢上前。 “宇文将军莫慌,秦用来助你一笔之力!” 秦用纵马而来,抬手将两柄巨锤抛出,好似两道重炮弹一般,轰撞在束缚地网阵的敌兵身上。 发现秦用放弃兵器救宇文成都,长孙武愈发兴奋,没有了兵器的两人就是没有牙的老虎,不足为惧矣。 正在长孙武窃喜之际,秦用以纵马杀上前来,手中是没有了巨锤,但却多了一杆八棱紫金杵,比两柄巨锤运用的更加行云流水。 妖孽! 恶魔! 长孙武见秦用舞动八棱紫金杵,几个呼吸间将百名刀斧手杀退,距离他只有数百米之遥时,他脸颊上喜悦消失,阴霾密布,紧勒缰绳的手臂颤抖不已。 唰~ 秦用紫金杵穿刺将地网从宇文成都身上挑飞出去,侧目向他看了一眼,道:“宇文将军伤势如何?” “小伤而已!” “就算断了手臂,斩杀敌将也好不吃力!” 宇文成都面色云淡风轻,躬身左手将巨镗紧握,负于身影一侧,双脚踏地向前暴掠而去。 正如他所言一样,不曾后退一步。 一时间。 由于宇文成都,秦用二将的殊死一战,神魔敌军见到两人唯恐避之不及。 杀~ 杀~ 不负皇恩,绝不退缩。 马革裹尸,拼杀杀敌。 秦用,宇文成都彻底将麾下天策军点燃,他们好似财狼虎豹,紧随两人背后,似决堤之洪席卷向前。 长孙武见二将左右夹击而来,惶恐不已,提缰放马带兵向前冲杀出去,俗话说富贵险中求,长孙武不相信楚军可将他身旁五万大军击败。 “斩杀楚将,本帅必论功行赏!” 话音响起,挥动兵戈戮杀楚军,战戟上下翻飞,手段犀利,杀伐果断,可见这长孙武亦非庸才。 “长孙武,受死吧!” 宇文成都抬手将巨镗抛出,暴掠向前狂奔,紧随巨镗之后,前行中腰间阔剑出鞘,长孙武听到他暴喝声,乍然昂首,战戟将飞来巨镗击飞出去。 可就在此时,宇文成都的身影凌空落下,头戴一顶双凤金盔,身穿一件锁子黄金甲,好似大鹏展翅,手中阔剑破空斩落。 长孙武瞳眸大睁,隐约间看到宇文成都背后笼罩着一道身影,当他准备挥动战戟相迎时,一切已经晚矣。 唰~ 惊鸿一剑,击破天穹,马背上长孙武纹丝未动,宛若坐化的老僧,只不过他额头眉心处,汩汩而流的鲜血顺着头盔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