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6章 横扫噬天帝国(9)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36章 横扫噬天帝国(9)

哒哒哒~ 哒哒哒~ 战王城门打开,城内大军冲杀而出列阵,为首者除了战败而逃的李克用外,还有另外三人。 背后大军列十三阵而立,正是被李靖天策军击败的十三太保,不过大散关下一战,李存璋,李存贤死于秦用巨锤之下。 原本十三太保只剩下十一人,可眼下列阵者依旧是十三人,他们是噬天帝重新封赏的十三太保,一个月未见,早已今非昔比,众人脱胎换骨,战力突飞猛进。 十三人列阵,傲立于战王城下,滔天杀气席卷,严阵以待,随时准备领命戮杀眼前楚军。 第一阵,此将头戴金冠夜明盔,身披玉风绵竹铠,跨下一匹抱月乌龙驹,手中三股托天叉,乃是大太保李嗣昭。 第二阵,此将头戴狼牙盔,身披狻猊铠;跨下宝马名曰金眼玉花虬,手中一对十三节竹节钢鞭,乃是二太保李存璋。 第三阵,此将头戴敖龙银盔,身披七翎甲;跨下五花追风马,手中一柄渗金蒺藜棒乃是三太保李存信。 第四阵,此将头戴四棱镔铁盔,身披锁子乌铁甲;跨下一匹豹花马,枪挂马鞍桥,身背一对八卦子午鸳鸯钺,乃是四太保李存审。 第五阵,此将头戴亮银盔,身披亮银甲;跨下雪花银鬃马,手持一对竹节双枪,乃是五太保李存颢。 第六阵,此将头戴乌金盔,身披乌金甲;跨下登云宝马,手中一柄方天画戟,乃是六太保李存进。 第七阵,此将头戴亮银狮子盔,身披九吞八乍锁子连环甲跨下宝马名曰独角貔貅兽,手持一对凹面八楞金锏,乃是七太保李存质。 第八阵,此将头戴鎏金凤翅狮子盔,身披大叶鱼鳞甲;跨下绝尘驹,手中虎头墨麟刀,乃是八太保李存实。 第九阵此将头戴珍珠闹龙冠,身披雁翎宝铠;跨下马曰菊花青,手中一对八楞紫金锤,乃是九太保李存贞。 第十阵,此将头戴虎头盔,身披虎头亮银甲;跨下靠山雪花骢,手中一柄燕翅鎏金镋,乃是十太保李嗣恩。 第十一阵,此将头戴七星花额子盔,身披九麟龙甲;跨下赛风追日千里驹,手持一对护手电光钩,乃是十一太保李嗣本。 第十二阵,此将头戴九龙盘珠冠,身披赤金铠甲,手中一柄噬龙槊,胯下透骨龙,乃是十二太保李存勖。 第十三阵,正是败退而逃的李无敌,眼下他头戴塘猊盔,手握丈八开外的禹王开山槊,胯下千里浑天癞宝驹。 吕布纵马前行,忽闻震天马蹄声响起,乍然抬首,眸光停留在在城下敌军身上,见敌军列阵迎战,他嘴角上扬,泛起一抹淡然笑意。 “敢情是早有准备,这么大阵仗迎接本候,吓唬谁?” 吕布提缰勒马,示意麾下虎贲停止前行,两侧罗成,典韦,罗世信,慕容霸四将,亦是神情警惕的注视着面前噬天敌军。 “侯爷,敌军有恃无恐,显然早有准备,此战不可掉以轻心!” 罗成出言提醒,视线从杀气盎然的敌将身上收回,侧目向吕布看去,只见其淡然轻笑。 “统帅一人,督军三人,先锋战将十三人,阵仗当真不小啊!” “一路避而不战,就是要引我军前来战王城下,既然如此本候成全他们。” “众将何人愿前往叫阵,为吾楚大军取下首胜!” 吕布早已非往昔的有勇无谋的温候,一眼就看出敌军精密部署,他岂能让垂下虎贲深入险境。 “侯爷,末将愿上前杀敌!” 典韦紧攥两柄大戟,雄浑声响起,吕布侧目观之,出言道:“典将军,步战之王,马背上亦无人可敌,此战将军前往双重保险。” “将军务必小心,不可恋战,试探敌军虚实,如能斩之,绝不手下留情,决不能身陷险境。” “侯爷就瞧好了,俺上前分分钟斩杀敌将!” 典韦领命,面色沉稳,虎目大睁,提缰纵马,绝尘上前列于沙场之上。 “楚将典韦在此,何人敢上前大战三百回合!” 典韦自报家门,巨声如雷,响彻云霄之巅,沙场斗将自报名讳可增强气势,同时也是大忌,如此一来,敌军可派遣克制他的将领出战。 可对于典韦而言,派遣何人前来都一样,击于马下,斩其首级,吕布派遣典韦出站时,早就想到了这里。 “典韦?” “没想到最先赶来战王城的楚军,并非是李靖的天策大军,典韦乃是温候吕布账下大将,勇力过人,非常人可敌也。” “翼圣,可是被楚军打的失去了雄心,一名楚将而已有何惧之,别忘了陛下让我们全歼来犯之敌,魔龙军团可没有再败的机会了。” 先轸侧目注视着李克用,再次开口道:“翼圣,十三太保脱胎换骨,可让他们任意一人出战,斩敌将典韦于马下。” “你觉得何人前去,我军可稳超胜券?” 闻声。 李克用眼眸微眯,心中愤怒不已,大散关之战失败,十三太保重组,他们虽为自己的义子,却听从于先轸的号令。 眼下他只是戴罪立功,光杆司令,所以李克用一直记恨先轸,认为是他夺了自己的兵权。 “大帅,要想万无一失,可遣十三太保前去,定能手到擒来,不负吾皇圣恩。” “十三太保李无敌?” “算了,本帅心中已有合适的人选,至于十三太保,本帅另有他用!” 先轸轻轻颔首,回身向背后看去,道:“杜回,尔上阵将楚将斩杀!” “得令!”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开,先轸背后一人纵马而出,只见其生得牙张银凿,眼突金睛,拳似铜钵,虬须卷发,身长一丈有余。 手握一柄开山大斧,约莫重一百五十斤左右,胯下坐骑为一匹白点画虎,甚是威风的紧。 吼~ 虎啸于空,杜回紧攥巨斧,一人一骑向典韦冲杀过去,典韦毫不危急,风驰电掣而去,虎目停留在杜回胯下坐骑上。 “弄只老虎为坐骑,真是威风,唬人的很。就不知道手段如何,可别只是绣花枕头!” 典韦,杜回驰骋于沙场上,兵戈掠空,烟尘滚滚,随时将激斗在一起,于此同时,长安城皇宫中,楚帝耳畔响起系统提示音。 “滴,提醒宿主,战王城下敌营中发现四位历史名人,宿主是否马上查看他们的信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