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无胆鼠辈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2章 无胆鼠辈

大地茫然,白雾弥漫。 白起下令步兵先行,趁着月色向庆安城下摸了过去,战马和推送大型攻城器械的士兵紧随其后。 当隆隆马蹄声响起时,漫天的箭支如九天上肆虐而下的暴雨一样,穿透虚空疯狂的向庆安城上吞噬而去。 床弩,弩车已经到达指定位置,数百将士在战盾的保护下,推着冲车向庆安城门口狂奔而去。 箭支扫荡而过城墙上还在迷糊中的敌军,纷纷中箭倒在了地面上,躲在城墙后面酣睡的士兵到时幸免遇难。身影骤然腾起揉着眼眸定神向庆安城外看去,看着白茫茫雾色中压城而来的浩荡大军,城墙上五狼精骑的士兵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惊慌之色。 “擂,擂鼓,赶紧擂鼓鸣金,通知城中裴将军城外大军来袭!” 城墙上仅剩的寥寥无几的士兵奋力敲打着战鼓,鼓声传遍整个庆安城,突入起来的战鼓声将城中熟睡的百姓全部惊醒,瞬时间整个城中灯火通明,百姓纷纷掌灯想要看看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 “轰!” 一道道轰天的巨响声传来,城中百姓感觉整个城池都在摇晃,阁楼上的尘埃飘落而下,在油灯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醒目。 五狼精骑的统领将军裴正颙一声戎装,手执一杆水火囚龙棒快速从府中掠出,府外手执火把的将士已经将他的战马牵来,他纵身上马扬鞭向城门口狂奔而去。 庆安城中五狼精骑共有三万之众,裴正颙完全被突如其来的敌袭用的有点不知所措,据他所知东皇城中只有两万大军,他们防御晋安城独孤衍和秦慕轩的数十万精兵已经是捉襟见肘,怎么可能会有余力向庆安城发兵? 当裴正颙来到城墙上时,城外的大军和攻城器械都已经全部直逼城下,漫天的冲杀声和箭支传来的破风声响彻云霄,裴正颙神情惊慌的注视着城外高耸入云的攻城器械,侧目对着身旁的偏将声音急切的吼道。 “火速发信号弹通知独孤衍将军,让他带兵前来支援庆安城!” “将军,这城外怎么会突然出现数万大军,难道紫楚国的主力军团来了?” 裴正颙听到身旁的偏将的声音,脸颊上浮现不解之色,手中水火囚龙棒高举而起,声音震怒:“弓箭手听令,全力射杀城外敌军,绝不能让他们攻入城中!” “砰!砰!砰!” 夜空中传来三道爆炸声,漫天五彩缤纷的火光绽放,犹如烟花一样灿烂夺目。 忽见,庆安城上信号弹绽放,金鸡岭下设伏的楚非梵知道白起带领的大军,已经开始向庆安城发起攻击了。此时他要做的就是安心守株待兔,只要独孤衍派兵增援庆安城,这金鸡岭下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处。 晋安城中,飞云骑大营中巡逻的士兵忽见夜空火光冲天,璀璨夺目的星火飘飞在天穹上,守卫将领疾步行风大营外中冲了出去,策马飞奔而起向独孤衍的府邸狂奔而去。 然。 当守卫将领来到独孤衍府邸大门口时,飞云骑中四位偏将军也已经到来,四人身披铁甲,手执寒光闪烁的兵刃,纵身纷纷马背上飞身下来。 五人疾步行风入府,在管事的带领下,快速向府邸后院冲了过去。 独孤衍听到院中外传开嘈杂的声音,身影骤然从床榻上腾起紧紧握身旁的朝天金花槊,大步流星的向账外冲了过去。独孤衍身居要职,常年戎马生活让他养成了戎装休息的习惯,只要带兵外出对战,他身上的战甲便很少离身。 “咯吱!” 房门打开,独孤衍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他神情冷峻,脸颊上看不出丝毫的睡意,整个人如黑暗中的恶虎一样,一股不怒自威的压力从他身影上绽放开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禀大将军,庆安城中五狼精骑的救信号弹绽放,怕是他们遭到了敌军的突袭!” 独孤衍乍然抬首,遥看苍穹之巅,此刻信号弹绽放的火花已经彻底湮灭在缥缈的雾气中,他如刀的眸光注视着庆安城方向,身影上腾起恐怖的杀气。 “东皇守将毁吾粮草辎重,现在有想他偷袭庆安城,他们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韩辛,向辽本将军命你们带领两万飞云骑,挥军夺下东皇城!” “廉功,鲍灿尔等随本将军一起前往庆安城,两面夹击将东皇城中守军全部歼灭在城下,今夜一战吾军必须将东皇城中所有可战之兵全部诛杀!” “末将领命!” “末将领命!” “且慢!”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众人骤然转身,眸光全部停留在来人的身影上,秦慕轩步履如飞身后紧跟两名骁骑军的战将。 “原来是秦王殿下,不知殿下喝止我军将士是何意?” “独孤将军某得到重要消息,紫楚新帝带领麾下数百精兵于昨日正午时抵达东皇城,此战他们怕是部署紧密,将军如此鲁莽前往恐不能解庆安之威,还会将麾下数万精兵白白葬送。” “还望将军三思,切不可中了紫楚敌军的奸计!” “紫楚新帝?” “秦王消息若是属实,那便再好不过,本将军正好可以将紫楚新帝一起斩杀在庆安城下!” “将军,紫楚新帝要是真容易如此被击败,吾风云也不会惨败如此,将军若是执意挥军庆安,那此战本王绝不参与,某可不想将风云仅剩的铁骑将领,白白送到楚非梵的嘴边!” “无胆鼠辈,难怪汝风云会被楚非梵大的落花流水,秦王别忘了大战初始,紫楚可调之兵不足五万,接连一个月的战火纵横,现在的紫楚大军早已经黔驴技穷。” “从盘龙到达东皇,紫楚大军沿途横跨数十城池,现在他早已经元气大伤,吾星洛大军数万岂会巨怕他!” 独孤衍完全没有将秦慕轩的话放在心上,侧身锋芒四射的眸光从四位偏将军身上划过,声音愤怒:“还等什么,等着庆安城被破?” “此战我军破釜沉舟,誓要拿下东皇,斩杀紫楚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