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 先做个自我介绍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609章 先做个自我介绍

羽林军出现,杀气纵横,威慑四方,同时他们代表着无上皇权,任何人都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楚帝是爱民如子,也不代表他不杀人,帝王一怒,血流千里,巍巍皇权,岂容小觑?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声传开,众人循声看去,楚帝紧勒缰绳,纵墨龙上前,房玄龄,工部尚书,户部尚书,以及在场所有的城防营,纷纷躬身施礼,雄浑浩荡声响彻天穹。 “微臣恭迎陛下!” “皇上?” 见状,千余工匠面色铁青,样子极度惶恐,扑通的一声,全部爬在地上,先前嚣张逞威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 “众卿平身!” “陛下,微臣...........” 房玄龄话尚未说完就被楚帝挥手制止,他心中所想楚帝非常明白,当着千余工匠面前,楚帝岂能让自己的左膀右臂,公然道出自己办事不利。 再说,以房玄龄雷厉风行的手段,区区小事不可能让他为难,眼下瓮城和地下城修建是当务之急,工匠乃是筑城的根本,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房玄龄才选择如此柔和的手段。 要是放在往日,别说是千余工匠,就算是千军万马,一样该杀的杀,没有丝毫的畏惧,毫不留情执行。 “玄陵,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楚帝心有狐疑,只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才能够判断出是否真的有人在暗中捣鬼。 少时。 房玄龄将整件事情告知,大致和小桂子阐述的差不多,可让楚帝觉得奇怪,材料搬运亦非一日,怎么偏偏在今天绳索断裂,竟一次性伤及无辜十人。 “陛下,微臣怀疑是有人刻意为之,其心可诛,藏匿不可告人的秘密!” 房玄龄并非庸人,一切他都看在眼中,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一时半会无法定罪,加上工匠的轰乱,让他来不及揪出从中作梗的人。 “无妨!” “如此小事,朕亲自前来,就是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在残害无辜百姓的性命。” 楚帝出言说道,移步向出现事故的场地走去,来到搬运巨石的地方发现,所有悬挂巨石的绳索居然都是依靠人工蛮力拉扯。 这些巨石都是瓮城地基所需,数量恐怖如斯,不敢想象要将瓮城修建完毕,单单搬运巨石需要多少民夫,难怪古代每个朝代的兴衰都与大兴土木有关。 最常说的是隋炀帝大兴土木丢了江山,秦始皇修骊山发生民变,最后灭亡,民脂民膏全用在了房子上,民穷了,国焉能富。 历史告诉楚帝为君者应励精图治,把心思放在经济上,国家必然富强,要是将精力用在大兴土木上,必然国破家亡。 可楚帝觉得这一切都可以改变,眼下楚国是科技治国,一切可以用机械完成的事情,就没有必要使用打量的人力。 这一切楚帝当前并不着急,眼下最主要的是解决工匠要罢工的事情,楚帝微眯眼眸,视线从面前绳索上划过,看着斩痕整齐的绳索,他非常断定是有人暗中多了手脚。 此时。 楚帝面沉如水,目光如刀,回身视线从千余工匠身上划过,他笃定做手脚之人就鱼目混珠,藏在眼前工匠中。 视线环顾一周,楚帝面色阴沉至极,起身向巡防营押着的十人走去。 这十人被巡防营看押,想来应该是他们在工匠中妖言惑众,煽风点火,被房玄龄揪了出来。 楚帝查看了十人的信息,他们其中有人来自于大汗帝国,且都隶属于真火别姬的侍从,这些人再次制造麻烦,难道他们是想营救真火别姬,还是另有其他企图。 找到了罪魁祸首,楚帝不动声色来到十人面前,移步从他们身边绕了一拳,凌厉的目光让十人头皮发麻,心下惶恐至极。 “玄龄,为何将他们看押!” 楚帝没有直接道破十人的身份,而是侧身询问房玄龄,十人此时早已冷汗狂流,目露恐慌,眼前楚帝的身影就好像一座巍峨的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回陛下,这十人煽动工匠罢工,且出言不逊,所以微臣下令将他们看押。” “唔,原来如此!”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朕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妖言惑众,蛊惑他人的恶徒,他们触发吾楚法度,绝不能姑息。” “来人,拉下去,就地斩杀,以儆效尤!” 楚帝一声令下,两列羽林军豁然出现,腰间兵戈出鞘,剑锋闪烁,摄人心魂。 扑通~ 接连几道跪地声响起,十人中有四人直接跪地,纵声高呼道:“陛下饶命,饶命啊!” “草民也是一时糊涂,受了他们的蛊惑,注意都是他们出的,也是他们暗中动手将绳索破坏。” “陛下,草民一时鬼迷心窍,贪图他们的钱财,还望陛下饶命啊!” 四名工匠跪地放声痛哭,双手拍打在地面上,磕头好似捣蒜一般,一把鼻涕一把泪,别提哭的有多伤心。 “说说吧,你们到底是何身份,为什么要破坏绳索,残害吾楚百姓!” 楚帝明知故问,可他就要如此,要让这六人将他们的罪证一一道出,此举意义非凡,可以轻松化解眼下危机,同时让楚国百姓再一次深度认识大汗帝国的卑鄙。 蓦然。 两列羽林军起身来到六人面前,利剑直指,距离他们脖颈咫尺之间,六人修为本来在巡防营之上,他们要是早点离开,或许还能逃过一劫。 可眼下面对的羽林军,六人想要掀起风浪,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朕治理楚国以来,从不伤害百姓,如果尔等是普通百姓,也和他们四人一样是受人蛊惑,朕一样可以既往不咎。” “你们却闭口不言,是做贼心虚,还供认不讳?” 楚帝身影昂立如枪,出现在六人面前,神情云淡风轻,雄浑声激荡在虚空中,清晰的传入在场众人耳畔。 “楚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是条汉子!” 楚帝抬脚向前走了两步,背后羽林军手起剑落,鲜血飚溅于空,说话之人已经身首异处。 “手段太犀利了,差点溅朕一身血!” 斩一人只是为了威慑,其他人还有坦白的机会。 “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羽林军雄浑狂暴的声音传来,五人面色惨白如纸,冷汗将后背打湿,可他们依旧闭口不言。 唰唰唰~~ 三道剑光落下,瞬间只剩下两人瑟瑟发抖的在风中凌乱,羽林军雷霆手段,从不拖泥带水。 “最后一次机会,不说,你们就一起上路!” 羽林军长剑高举而起,楚帝移步上前,道:“朕早知你们的身份,真火公主在皇宫里做客,与她阿妹小住几天,原本你们可以平安返回大汗帝国,现在你们在吾楚作祟。” “不但你们要死,真火公主也要受牵拉!” 闻声。 仅剩的两人相视一眼,同时双腿磕碰在地面上,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破坏绳索,残害楚国百姓,是我等筹谋之事,和公主没有任何关系。” “好,很好,非常好,眼下不说你们的罪责,先做个自我介绍,让众工匠认识下你们。”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608章 闹出人命

下一篇   第1610章 天工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