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差点被打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84章 差点被打残

烈焰焚天,一片火海。 东皇太一霸道声传开,身影驭风而行,将剑芒向楚帝逼近,丝毫不畏惧楚帝释放的烈焰,凝神一只注视着他,看的楚帝头皮发麻。 楚帝见东皇太一有恃无恐,心中猜测他这是准备释放东皇钟了,神情一凝,快速将七龙结阵催动,准备和东皇太一疯狂碰撞。 嗡嗡~ 嗡嗡~ 虚空之中突然传来轰鸣声,宛若闷雷袭空一般,楚帝循声看去,滔天烈焰正在迅速消失,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抽离。 乍然抬首向东皇太一看去,只见他背后出现一尊巨钟的虚影,前行之中凌天剑芒再次袭来,快如闪电,猛如雷霆,让楚帝有些猝不及防。 “七龙结阵,破!” 龙吟震天,浩瀚的真气凝聚成七道神龙之影在虚空翱翔旋转,正在疯狂吞噬东皇太一释放的剑芒。 “七龙护体,这怎么可能?” 东皇太一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可一切就是真实存在,楚帝如此妖孽逆天,愈发让他加深必杀楚帝之心。 如此上苍眷顾之人,日后必将一飞冲天,现在已经与其交恶,要是不能斩草除根,怕是日后战争大陆将不会再有阴阳家的安身之地。 “紫灵剑,斩!” 东皇太一知道楚帝的威胁,岂会让他活着离开,袭空的紫金长剑嘶风飞驰,悬浮于空撞击在湛卢剑上。 万道剑芒迸发,璀璨刺目,楚帝身影向后暴退不已,周身正在遭受剑芒的肆虐,即便有帝王金身和天劫铠甲的防御,依旧出现一道道血痕,不多时鲜血溢出,滴滴答答的落下。 “楚帝,释放你最强一击,否则你将没有出手的机会!” 东皇太一踏空向前,凌驾于楚帝之上,好似不败之神,双目睥睨,面露轻蔑不屑。 “小贱,系统内可有物品可以和东皇钟抗衡?” “滴,提醒宿主,系统内可以与东皇钟对抗之物太多,可宿主当前拥有声望点和杀戮值加起来都不够兑换。” “什么!” “不过宿主不必担心,系统之物宿主无法拥有,但宿主自身拥有一件物品可以与东皇钟匹敌。” 小贱故意大喘气,感受到楚帝的不悦,再次出言提醒道:“宿主龙戒中拥有九星巨棺本是一尊神物,眼下勉强可以与东皇钟抗衡。” 听到小贱的提示音,楚帝心神一动,龙戒中九星巨棺掠出,突然虚空中响起一阵巨响,九星巨棺好像和东皇钟产生了共鸣。 “宝物倒是不少,本皇真的是小觑你了!” 东皇太一暴掠向前,一抹精芒一闪即逝,朝着楚帝袭去,楚帝凝神注视,瞳眸中精芒不断变大,一尊巨钟出现在视线里。 “东皇钟!” “该死!” “轰隆!” “轰隆!” 炸天巨响传来,九星巨棺和东皇钟撞击在一起,无尽碰撞之力破碎天穹,楚帝身影却在巨声中倒飞出去。 只见九星巨棺撞击在他身上,天劫铠甲都碎成残渣,分散在虚空之中。 噗~ 一道血柱飚溅于空,楚帝身影倒飞千米之遥才跌落在地面上,要是没有古树的阻挡,还不知道会被击飞多远。 砰! 烟尘弥漫而起,楚帝身影陷入地底之下,脸色苍白如纸,嘴角鲜血汩汩而流,气若游丝,显然东皇钟对他造成了致命的打击。 “九星巨棺果然只能勉强阻挡东皇钟!” 楚帝并没有怪小贱的意思,要不是有九星巨棺化解东皇钟的神威,他怕是已经陨落于此。 唰~ 虚空中一团黑雾飘落而下,东皇太一从黑雾中走出,紫灵剑直指在楚帝身上,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 “楚帝,你已经黔驴技穷,现在可以安心上路了!” 楚帝没想到东皇太一恐怖如斯,自己倾尽全力一战,仍旧无法与其抗衡,虽然白虎,赤月,影子血卫随时都可以发起进攻,但却改变不了什么,眼下他们并不是东皇太一的对手。 一时间,楚帝思绪万千,要是在赤月的帮助下逃走,一样会被穷追不舍,兽皇城内情况不明,要是他重伤返回,倒是前有狼,后有虎,处境更加危险。 蓦然。 楚帝催动龙戒中帝王印,瞬息,神威无边,金芒流光四射,直击在东皇太一手中紫灵剑上。 届时。 龙戒中天罚令暴掠而出,天罚令藏有神火和毁灭之力,一旦抛出巨大能量瞬间爆炸,可轻而易举秒杀七品武圣境巅峰强者。 帝王印出,东皇太一挥剑迎之,发现楚帝又一次抛出一枚小小的令牌,他并没有在意。 轰隆! 突然炸天巨响传开,楚帝拖着重伤之体已经出现在百米之外,而天罚令释放的威力却笼罩在东皇太一身上。 巨响传开,烟尘弥漫。 砰的一声撞击声传开,帝王印向楚帝飞来,东皇太一从烟尘中走出,脸颊上面具残破,露出狰狞恐怖的杀意,森寒蚀骨的声音响起: “楚帝,没想到你垂死挣扎,还能将本皇击伤,倒真是小瞧你了!” “受死吧!” 一声暴喝,周空腾起万丈黑色雾气,紫灵剑和东皇钟同时向楚帝飞驰而去,这一瞬间,山崩裂地,天穹上被黑雾遮蔽,好似末日降临。 见两件神器向自己袭来,楚帝面露不甘,眼下只剩下禁忌魔蚁一道底牌,可东皇钟却是魔蚁的克星。 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这一刻楚帝再一次对力量充满了渴望,才知道原来自己依旧如此渺小。 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手段都形同虚设,只有自身实力强大才最有保障。 唰~ 唰~ 东皇钟和紫灵剑距离楚帝越来越近,他已经开始催动禁忌魔蚁,就在此时,虚空中一道银光激射而来,将楚帝笼罩其中。 银光穿透而来,将遮天蔽日的黑雾击散,一道飘逸的身影出现在楚帝面前,云淡风轻的打量着东皇太一,衣袖翻飞,一股浩瀚气息将东皇钟和紫灵剑向后倒飞出去。 “楚帝,乃我人帝殿保护之人,阁下速速退去,今日之事一笔勾销!” “人帝殿?” “我阴阳家和人帝殿素无瓜葛,岂能因为你一句话就让楚帝离开,阁下未免太狂妄了。” 东皇太一必杀楚帝,冰冷之声响起,身影向前暴掠而去,两柄神器与他并驾齐驱,但却没能穿透面前银光屏障。 砰~ 东皇太一身影被震退,目露不可思议,纵声道:“阁下是人帝殿何人!” “无忧公子,不知可曾听过!” “你是无忧公子?” 东皇太一陷入沉思中,无忧公子神秘莫测,一身修为早已达到化境,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强悍几何。东皇对他早有耳闻,一直以来都以为他只存在于传闻中,没想到今日他居然为了楚帝现身于此。 “阁下既是无忧公子,今日就让人帝殿欠本皇一个人情,本皇不会在出手斩杀楚帝,至于他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造化了。” 东皇太一出言说道,身影一闪化为一团黑雾消失在无忧公子面前,天地恢复平静,无忧公子回身向重伤的楚帝看去。 “楚帝今非昔比,已经可以和半步武神一战!” “行了,你就被讽刺朕了!” “差点被打残,有什么知道骄傲的,倒是你云淡风轻就化解东皇太一的攻击,你一身修为是不是已经达到武神境了。” 楚帝面露苦笑之色,移步向无忧公子走来,出言询问道。 “什么境界,我都忘了!” “这枚丹药给你,剩下的麻烦自己处理,期待楚帝一统天下的日子!” 无忧公子递给楚帝一枚玉瓶,银光瞬间消失,他的身影已经不见踪迹,好似不曾出现过。 “来的快,去的也快,今日这个人情朕记下了,来日一定偿还!” 楚帝抬首眺望虚空,打开玉瓶将丹药吞入口中,席地而坐开始化解药力,约莫过去一个时辰,虚空中真气涟漪消失,楚帝腾起身影朝着阳敦城暴掠而去。 返回阳敦城内,驿馆外和羽林军厮杀在一起的黑衣人不见踪迹,姜尚,秦用,小桂子,纳牙阿四人正在院中踱步。 忽见楚帝返回,四人疾步行风上前,拥簇在楚帝左右,开始询问出言询问。在得知楚帝并无大碍之后,众人脸上阴霾这才一扫而空。 “子牙,羽林军现在何处?” “回陛下,微臣担心陛下安危,派遣羽林军出城寻找,算算时间应该快回来了。” 姜子牙话音刚落,长街上隆隆马蹄传来,显然是羽林军回来了,楚帝回身看去,见大军纵马而来,出言说道: “子牙,今日袭杀只是开始,接下来一路危机四伏,我们返回兽皇城怕是要颇费些时日了。” “小桂子,传令下去,即刻出发!” 楚帝知道阳敦城内阴阳家的杀手只是暂时退去,东皇太一是畏惧无忧公子,才答应他不会再出手,可阴阳家强者可不止他一人。 另外,楚帝在刚刚进入城内时,感受到了几股强横的气息,可他们并非是阴阳家之人。 前路崎岖,荆棘满布,这一路返回兽皇城,怕是一路走,一路杀,不会再有安宁的日子。 为了不将他们引入兽皇城,所以楚帝决定不乘坐朱雀飞行器返回,纵马而行,看看都有谁派人前来杀他。 良久,楚帝一行纵马离开阳敦城,城内一处酒楼内,东皇太一端坐在木椅上,此时他身上衣衫和面具已经恢复如初。 “焱妃,东皇钟交给你,绝不能让楚帝活着返回兽皇城,本皇不管其他势力如何,楚帝的首级必须落入阴阳家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