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吾名白起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8章 吾名白起

东皇城下,黑云压城,甲光向日。 风云骁骑军和星洛飞云骑声势浩大的向城下逼近,却因一道如天堑般的护城河,大军列阵停止不前。 独孤衍听到秦慕轩的询问声,故作神秘,嘴角噙着丝阴狠的笑意,侧身对旁边的偏将军低语了几句,抬首看了眼东皇城。 “全军后撤二十里安营扎寨,黄昏时分在向东皇城发起进攻!” 飞云骑诸将听到独孤衍的命令,纷纷指挥军队有条不紊后撤,秦慕轩不知独孤衍何意,骁骑军诸将视线全部汇聚在他的身影上。 秦慕轩刚毅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暮怒色,两军协同作战,然独孤衍的做法完全没有将骁骑军和他放在眼中,这让秦慕轩心中非常的震怒。 “撤,全军后撤二十里,安营扎寨!” 秦慕轩雄浑的声音响起,骁骑军前军变后军,快速向二十里外狂奔而去。 东皇城上,皇甫宗,百里俊雄,公羊洵,李大锤四人见敌军突然绝尘而去,脸颊上纷纷腾起疑惑之色。 “二哥,这敌军突然后撤怕是另有阴谋!” “独孤衍不愧是独孤衍,此人用兵诡诈,从来都不按照常规行军,此法到时和大哥有些相像。现在他带领麾下大军后撤,怕是另有他求吧!” 皇甫宗浑厚的声音响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星眸如刀注视着消失在漫天尘埃中的敌军。 “三弟,四弟,五弟,全城戒备,四道城门都要严防死守,敌军撤退绝对没有表面如此简单,还是等大哥回来再拿注意!” ............ 东皇城外,敌军撤退,兵临城下的燃眉之急化解,可城墙上四人没有丝毫的松懈,皇甫宗留在南门防御,其他三人百里俊雄镇守北门,公羊洵镇守西门,李大锤镇守东门。 然。 白起带领麾下五百虎贲军越过独孤衍大军来到晋安城下,看着城头上不足两千人的守城士兵,白起策马狂奔向晋安城下奔袭而去。 “来这何人!” “瞎了你的狗眼,赶紧给本将军开城门,我等奉独孤将军之命前来押送粮草辎重,要是耽搁独孤将军大军的行军,汝项上人头怕是很快就要落地!” 白起霸道的声音响起,晋安城上的守城士兵都是原城中守将梁封的手下,就算梁封见着飞云骑的偏将军都要低声下气,何况是他们小小的守城小兵。要是误了独孤大将军的事情,他们就算有十个脑袋怕是也不够砍。 “开城门,赶紧开城门让将军进城!” “咯吱!” “咯吱!” 一道道城门开启的声音传来,白起深邃的眸子中杀意纵横,拍马带着五百虎贲军向晋安城中冲了进去。 如此轻而易举的进入晋安城中,白起抬首示意身后的虎贲军将士,只见他们抽出腰间的长剑快速将城门口的士兵全部斩杀,城墙上的守军感觉情况不妙,快速从城墙上冲了下来。 白起纵身从狮子骢背上跃下,手提破龙擎天戟带领数百虎贲军向城墙上杀了过去,眼前守军的战力和白起带领的虎贲军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在白起和虎贲军的屠戮下,不到两千的城门守军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全部被斩杀。 霎时间。 晋安城门口血流成河,残尸遍地,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之气,白起留下一百虎贲军守住城门,自己带着其余虎贲军和一名守城将领向城中奔袭而去。 此次,白起率领五百虎贲军前来就是为了入城,焚烧城中敌军粮草辎重,独孤衍和秦慕轩带领大军近十万之众,没有了粮草辎重看他们还如何挥军东皇城。 一路策马奔腾而来,白起在被俘将领的指引下来到了城中囤积粮草的地方,带兵直接将守护粮草的三百士兵斩杀。 “唰!” 白起飞身跃下马背命令手下的虎贲军,将所有的屯粮和辎重全部焚烧,滚滚狼烟冲天而起,被俘的守将身形瑟瑟发抖,直到此刻他还完全沉浸在恐惧之中。 “唰!” 白起见四周火光蔓延开来,慢慢凌空而起,他骤然转身手中长戟高举而起,直指俘虏守将的脖颈之上。 “本将军不杀你,留你一条小命,告诉独孤衍,吾名白起!” “今烧毁他粮草只是警告,再敢犯我紫楚,下次取得就是他的项上人头!” 说罢。 白起带领着虎贲军将士向城门口狂奔而去,其实白起可以烧毁敌军粮草只是运气,他在赌,没想到他赌赢了。 风云国大军向东皇城发起攻击时,白起从来没有偷袭晋安城的念头,因为那个时候城中梁封的大军从来没有离开过。但是今他在城头上看到敌军中的旌旗上有秀有梁字的旗帜。加上敌军来势汹汹,所以白起肯定独孤衍定是将晋安城中大军倾巢而出。 白起率领麾下五百虎贲军来无影去无踪,轻轻松松斩杀敌军两千余人,焚烧粮草辎重不计其数。 晋安城中火光冲天,滚滚浓烟如腾空的巨龙一样,直冲云霄而起。 三个时辰转眼即逝。 白起带领着五百虎贲军返回东皇城,于此同时独孤衍的大营外,一道身上布满鲜血的士兵从马背上跌落下来,脚下步伐跌跌撞撞的向大营冲了过来。 “紧急军报,晋安城被破,数万粮草全部被烧毁!” “紧急军报,晋安城...........” 士兵的身影倒在地面上晕死了过去,可他口中高喊的声音,大营外的士兵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两名士兵紧握腰间长剑快速向中军大营冲了过去。 “大将军,大事不好了!” “何事如此大惊小怪的,没看到本将军正在和秦王商讨军务?” 独孤衍手掌拍在面前的木案上,如剑的眸光怒视着冲进来的中郎将,声音微怒道。 “大将军,末将真是有急事禀告,所以才会如此鲁莽,望大将军谅解!”来人跪在地面上,抱拳施礼,声音颤抖的说道。 “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独孤衍深知眼前跪地的中郎将可是做事非常谨慎,从没有见过他如此模样,心中暗想难道真的发生什么大事了? “禀大将军,晋安城被攻破,城中粮草辎重全部.........” “怎么了,赶紧说!” “全部被烧毁,焚烬一空!”

下一篇   第159章 大战前夕